【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 (14):十年榮光一夕終

身手大不如前,動作戲成「模糊仗」

這是為什麼我們把《魔鬼戰將 2》視為席格事業最後高峰的原因,因為才相隔 15 個月推出的《魔鬼尖兵》,讓《魔鬼戰將2》看起來像《教父》(The Godfather) 一樣精采。本片的質素已經差勁到每一個片段都值得重看好幾遍──以便讓你練習各種不同的翻白眼與吐槽方式。

也許你會說,動作爽片本來就不需要什麼劇情,沒錯,那我們來看看合氣道吧。在這部 90 分鐘的電影裡,席格已經開始使用大量的鏡頭剪接技巧來糊弄動作橋段,而非他親自表演合氣道──但這正是他看不起其他不會功夫的動作巨星的原因,席格嘲笑他們都靠剪接跟替身。但現在觀眾在銀幕上看到的席格,與他曾經嘲諷過的巨星並無二致──席格還要更差一點,因為他連身材都沒有維持在最好的體態。

在這部電影裡,席格似乎是忘記了合氣道,但更諷刺的是,他唯一沒忘的功夫招式,就是抓雞雞

還記得我們【電影背後】這就是偉大的動作天王史蒂芬席格系列介紹過的「席格三神器」嗎?

幾乎每部電影,席格都要抓一次雞。

《魔鬼尖兵》上映時甚至比《魔鬼戰將 2》還安排了更多院線數,但是 4,500 萬美金的成本僅僅只有 2,000 萬美金左右的票房,回收連一半都不到。這是席格出道 8 年來票房最爛的電影,只比他的出道作《熱血高手》(Above the Law) 的票房多出 1 百多萬美金,但《魔鬼尖兵》的成本整整是《熱血高手》的 6 倍之多。

你可以想像,兩周便匆匆下檔的《魔鬼尖兵》,讓席格與華納影業之間已經很深的成見更加雪上加霜。

 

跟華納跳最後一支舞:《烈火戰將》

「高爾靠著鼓吹環保拿到了一座奧斯卡與諾貝爾和平獎……但那基本上就是我在 18 年前在《絕地悍將》結局演說裡呼籲的事物,我超越了時代……我原本的演說還要更長,他們剪掉了大半……但這些是這個星球上正在發生的壞事,而我是為了全人類而呼籲的。」

對於環保念念不忘的席格,很明顯對於美國前副總統高爾 (Albert Arnold Gore, Jr.),靠著《不願面對的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 拿獎感到不滿。沒關係,《絕地戰將》(On the Deadly Ground) 雖然失敗了,但拍一支這樣的環保電影──雖然我們不太了解哪裡環保了──是為全人類作功德,因此他將與主流片商合作的最後一部電影《烈火戰將》(Fire Down Below),再次獻給了環保題材──他飾演一位臥底調查任意排放工業廢棄物案件的 FBI 探員。

史蒂芬席格與華納影業合約的最後一支片:《烈火戰將》。

《烈火戰將》:右邊的警員看起來挑到一位錯誤的舞伴。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