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12 部逼出你極致恐懼的電影 (3)《憂步》《夜噬人生》

人狼屋

今年十月,國外著名恐怖網站「恐懼基地」(Dread Central) 挑選出十二部類型各異的恐怖或驚悚電影,首次在台舉辦影展──「萬聖夜瘋狂」影展 (Halloween Madness)。雖然這類大趕集式的「影展」已行之有年,不過能在「恐懼基地」名下舉辦,仍是意義重大。本系列文章已經來到第三篇,將繼續帶領你以每篇兩部的速度,回顧本次「萬聖夜瘋狂」影展的所有參展電影。

 

*前篇由此去:【專題】恐怖系列:12 部逼出你極致恐懼的電影 (2)《尻死人之夜》《莢殺》

 

  • 《憂步》 

《憂步》電影海報。

連環殺人魔保羅偶然得知叫車 App「Ryde」的存在,認為這是隱藏行蹤與找尋獵物的好工具,因此他殺了司機後,冒用對方的身份接送客人。但計畫卻沒有想像中「獵人與獵物在車內展開了一場生死鬥」這般順利。誤上賊車的女子茉莉成為他的新目標,當她警覺到保羅的非分之想時,此時上演了攻防戰。

 

迷離夜晚中的驚悚與黑色幽默

《憂步》(Ryde) 是部出色的驚悚片。它以冷冽風格側寫保羅的犯案過程,與他光怪陸離的深夜之旅,並將夜晚的都市拍出迷離而帶有寂寞的味道。某些夜景鏡頭甚至與麥可曼恩 (Michael Mann) 執導的電影有點神似。此外,它的劇本不但成功地喚起人們對科技產品的隱憂,也反過來藉由保羅接觸新科技時的水土不服,製造不少黑色幽默。

《憂步》電影劇照。

就殺人魔的設定來說,保羅屬於與現代科技保持距離的古典派,因此「Ryde」陌生的使用方式,以及系統來者不拒所帶來的困擾,皆讓他的表現從原來的無往不利,變成令人跌破眼鏡的笨拙舉動:無論是使用 App 時的手忙腳亂,或被乘客騷擾而一臉不自在的窘樣,這些突發狀況都與犯罪者心思縝密的刻板印象相差甚遠。除了數位落差外,保羅內心致命的脆弱面也讓他在片中的形象,顯得恐怖又可憐。

然而,保羅的犯案動機並非一時興起。司機的身份得以讓他從近距離觀察乘客,透過病態的雙眼,見證都市人的憤怒、倦怠及虛無,並從中挑出適合被「清理」的對象。他可能為了滿足道德潔癖,而動用暴力除去眼中污穢的人事物,也可能替純潔無辜的對象留下一條生路。

《憂步》片尾若能增加兇手主角保羅與獵物茱莉的互動,勢必會更加分的。

但他終究與被害者一樣,只是個失去靈魂、永遠無法被填滿的空殼,即使他將茱莉視為唯一的心靈救贖,最後的結果也證明他的徒勞無功。電影在這段環節的收尾過於倉促,是最令人扼腕之處,假使能增加茱莉的戲份,讓她與保羅有更多的互動空間,本片想必會有更高的完成度。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