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片是男性的專利? 數據會說話 ─ 越怕越想看!其實女孩們就是喜歡來點驚嚇

麥克邁爾斯在萬聖節刺殺女孩、傑森戴著面具刺殺帳棚裡的女孩、佛萊迪伸出尖爪接近正在泡澡的女孩….女性似乎是恐怖電影裡必定不變的受害者,有些恐怖電影更是打著販賣屍體與肉體的名號來吸引觀眾。這麼露骨地擺明服務男性觀眾,那麼是不是可以這樣說,恐怖電影是男性觀眾的專利呢?而數據告訴我們的答案顯示,並沒有你想的這麼簡單。

恐怖片是男性的專利? 數據會說話 ─ 越怕越想看!其實女孩們就是喜歡來點驚嚇

《月光光新慌慌》

情色元素結合恐怖元素行之有年,剝削類型電影便是其中翹楚,那些年剝削電影高舉著清白道德大旗,把人生道路走偏的女子便成為這類電影的最佳主角。香港桂治洪導演的《邪》貌似是勸人歹路不可行的恐怖電影,片尾一幕在裸身女角身體上寫避邪佛經的過程,鏡頭偏偏要在豐胸等敏感部位停留多幾秒。說恐怖有點牽強,說詭異又有點太過,最後好像只是披著恐怖皮的艷色電影,觀眾不期待索命惡靈早早出現,反倒期望把金剛經多在玉體上抄個十來遍比較划算。

向波神致上崇高敬意

女性觀眾對恐怖電影的胃口比男性更好

恐怖電影不像文藝電影那樣,還有不少女性自省文藝電影是針對女性觀眾製作的。這樣說來恐怖電影似乎不太照顧女性觀眾,但事實上,從2009年開始,主流電影界開始發現,在銀幕上是被害者的女孩們,才是銀幕下付錢買票進場的重要顧客:進場女性觀眾比率在2002年《西洋版七夜怪談》(The Ring)的佔比高達60%;2004年《咒怨》(The Grunge)佔了65%;2005年的《驅魔》(The Exorcism of Emily Rose)也有51%。2009年紐約時報甚至這樣評價:「明顯地女性觀眾對這些恐怖電影的胃口比起男性還要好。」

2004年《咒怨》

OK,幾乎十年前的調查是如此,十年後呢?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