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非法宇宙系列 (二) 下:這可能是你看過最棒的《猛毒》

在猛毒第一次跳上大銀幕的經驗看來不太順利之後,當時才 28 歲的年輕製片人阿迪香卡 (Adi Shankar) 決定在自己的「非法宇宙」(Bootleg Universe) 系列中,製作一部站在粉絲角度、為了粉絲、製作讓粉絲滿意的猛毒電影。2013 年,他與導演喬林區 (Joe Lynch) 合作了一部以猛毒/艾迪布洛克 (Eddie Brock) 為主角的短片:《猛毒:報導中的真相》(Venom: Truth in Journalism)。

阿迪香卡《猛毒:報導中的真相》短片明顯是向《人咬狗》致敬。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

1992 年邪典電影《人咬狗》。

《人咬狗》。

而既然是站在粉絲角度的創作,《猛毒:報導中的真相》自然劇有所本,沒有天馬行空的重新設定猛毒/艾迪布洛克的出身,而是以原版漫畫布洛克被逐出號角日報 (Daily Bugle) 的事件開始。

 

*前情提要:【專題】非法宇宙系列 (二) 上:忘記打醬油的猛毒吧!真貨來了

 

阿迪香卡的《猛毒》世界

當時蜘蛛人正在追蹤城中恐怖的執法魔「食罪者」(Sin-Eater),但當他逮捕了食罪者後,想要搶功的記者布洛克採訪了食罪者,並將此做為頭條新聞。只是好大喜功的布洛克萬萬沒想到,這個食罪者,事實上是名為艾彌爾葛雷格 (Emil Gregg) 的精神病患,他自以為是食罪者,並將真正犯人犯下的罪案都攬在自己身上。

而誤逮捕他的蜘蛛人還好有夜魔俠 (Daredevil) 的超強聽力協助,知道自白時心音平靜的葛雷格並不是真正的食罪者,因此讓他們轉向繼續找尋真正的犯人;但早一步發表新聞的布洛克問題可就大了,他被控製作假新聞,而被踢出了號角日報,原本期望藉著這次機會大出風頭的布洛克卻出了大糗,從小渴望肯定的布洛克淪落到小報「驗證者」(Examinator)工作。

漫畫中,艾迪因為假新聞被報社開除的起因......。

可憐鬼葛雷格被訊問,自白是殺人魔 (可以看到蜘蛛人外裝已經被共生體附身)。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裡,紀錄片三人團隊便是為了要深入關於誣罪艾彌爾葛雷格的事實經過,自法國遠渡重洋而來採訪布洛克,但布洛克卻用強大的扭曲現實能力想要說服自己與對方,要讓他們採訪一個「追求真相」的布洛克形象。

在《猛毒:報導中的真相》充滿諷刺的安排下,觀眾能清楚地看出布洛克事實上不關心真相,只在乎發現真相的自己。如果沒有真相,那不如自己來製造真相,儘管用上偷拐搶騙的手段也不要緊。事實不重要,戲劇感 (Cinema) 才重要;保衛正義的義警 (Vigilante) 反而是破壞新聞成為好故事的兇手──這種似是而非的理論自然是在批評他的仇人蜘蛛人。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非常犀利地在數分鐘內,成功地還原了狗仔精神至上的艾迪布洛克形象,有史以來,從來沒有第二部猛毒映像化作品辦到這件事。

艾迪布洛克在教堂被共生體附身的漫畫場景。

在教堂被附身的艾迪布洛克。

 

腥聞狗仔&嗜血共生體

即便是目前票房仍在飆高的 2018 年版《猛毒》(Venom),也只關注在艾迪布洛克的衰鬼人生,卻並未討論為什麼他會離開大好前途,淪落到成為網路記者。只把他美化成一個懷有正義之心,卻總是不懂得看氣氛看臉色的正義魔人。充其量,如果只是這樣,那艾迪布洛克不過就是漫威版的露薏絲連恩 (Lois Lane) 罷了,他根本算不上是所謂的反英雄……只是時運不濟的英雄罷了,

2018 年的《猛毒》對於艾迪的狗仔性格並無多加著墨。

新版電影把猛毒這個角色的陰暗面,全部推給了來自外星、不懂得地球道德觀的共生體身上。但如果只是因為共生體喜歡吃活物,使得吃人這件事變成他的反英雄要素,那就是大大地洗白了猛毒的原本設定,也讓他的魅力蕩然無存。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保留漫畫原作中艾迪布洛克的狗仔本性。

假警徽,讓狗仔橫行無阻。

但是,《猛毒:報導中的真相》裡我們更接近了這位記者身上的真相。他的邪惡來自於他對成名的渴望,而手上的相機與假警徽便成為他最有利的出頭工具,在布洛克被共生體附身之前,看得出來他就已經是這副德性了,而猛毒只不過是讓他毀屍滅跡的工具罷了,他並沒有想利用這股超能力去改變什麼,更遑論是什麼「只吃惡人」的打高空理由。

 

獨具風味的三次元猛毒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不只是以原版漫畫設定為本,在它刻意復古的 16 釐米影片風格之外,這還是一部非常聰明的電影──雖然我們要到最後幾分鐘才會看到猛毒的模樣。

但在前頭,猛毒已經透過布洛克種種詭異的行徑,現身在觀眾的疑問中:開場布洛克向著房外的小情侶說「他們還有一周」、「我的眼睛盯著他們」……到後面可以發現到小情侶只剩下女生,這無疑是代表著布洛克把他們當作了午餐;布洛克在浴室換衣服時的自言自語,還有瞬間從打赤膊換好西裝;舉重不喘氣;把殺人兇手吊到樓頂等等,這些不言而喻的設計,都讓這部電影快速地瀰漫著一種不祥的氣氛,直至最後的惡夢現身,來到劇情的高潮。

《猛毒:報導中的真相》對艾迪猛毒化的詮釋更加貼近原作。

說真的,雖然喬林區與阿迪打從一開始,就決定採用漫畫原始創作者:陶德麥法蘭 (Todd McFarlane) 的猛毒造型,來作為《猛毒:報導中的真相》最後猛毒現身的樣貌──麥法蘭的設定裡,猛毒更加笨重與猛獸化──但是低成本的限制,讓他們無法使用實物特效,而只能用緊身衣來勉強呈現猛毒的身形、以電腦動畫來繪製猛毒的頭部。

這樣的猛毒看起來一點都不麥法蘭,事實上還有點好笑──飾演布洛克的萊恩昆坦 (Ryan Kwanten) 身材本來就比較精瘦,讓布洛克與猛毒之間的外型差距,並沒有太大的差別。

低成本的《猛毒:報導中的真相》只能以緊身服搭配動畫效果呈現「猛毒」樣貌。

建構猛毒的頭部 3D 模型。

而且雖然《猛毒:報導中的真相》採用了漫畫的設定,但漫畫原作中,講話總是「我們」連發的猛毒,在這部電影裡並沒有讓意識逐漸混合的布洛克,用我們來指代他與共生體,這也算是一個很可惜的設定。

原作漫畫中,與共生體融合的艾迪都是以「我們」來自稱。

講話都是 we、we、we 的艾迪布洛克。

但上述兩個缺憾,只能算是以雞蛋裡挑骨頭心態找出的小問題,而阿迪香卡與喬林區再次證明,猛毒的魅力絕不是偽裝成正義英雄,他的心態與慾望更加原始,這讓他比起無趣的蜘蛛人有著更多道德爭議空間,也有著更強的戲劇張力。

想想如果他們手上有個 1,000 萬美金 (這在如今的好萊塢算是超低的成本)、給他們 90 分鐘的長度篇幅、這部《猛毒:報導中的真相》會有多麼驚人?

 

非法宇宙,最棒的改編電影宇宙

只有 17 分鐘的《猛毒:報導中的真相》──扣掉花絮的 4 分鐘,正片其實只有 13 分鐘──卻已經證明了,即便片長 112 分鐘,2018 年的《猛毒》已經突破了美國一億美金票房,但這部多年前拍成、免費下載的小電影,卻仍然毫不遜色,甚至更有趣與更灰暗。這也同時證明了,非法宇宙仍然可能是我們見過最棒的改編電影宇宙。(完)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