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懼,往往來自最熟悉的一切!HBO原創影集《亞洲怪談》:越在地、越國際

電影神搜

撰文:龍貓大王通信

當越來越多的恐怖類型作品在現今的大小銀幕上肆虐,觀眾的需求量也越來越大,他們需要更新鮮、更不同的口味。而「越在地、越國際」這句話成為了新興恐怖作品的致勝法則,像是《美國恐怖故事》或《英國恐怖故事》這類在地色彩明顯的作品,使用全球觀眾共通的影像語言,講述來自某個地區的鄉野傳奇,都受到了觀眾的喜愛。因此,HBO 這次針對亞洲地區製作的恐怖影集《亞洲怪談》(Folklore),顯然也想跟隨成功者的步伐。

 

亞洲各地怪談集大成

但是《亞洲怪談》不只是掛著異國風情的招牌而已,這部六集影集,每一集都請來不同地區的電影人,拍攝各自在地的幽微傳說。包括印尼、日本、新加坡、泰國、馬來西亞、與韓國的六國導演與演員們,讓尚未被其他地區聽聞的這些傳說,原汁原味地呈現在每周日的一個小時內容裡。

這種方式的確讓每個本質上懲惡揚善的各國鄉土故事,有了不一樣的風味,同時也能夠看出不同亞洲各國文化的異同特色,與各自堅持的價值觀念。舉個例子,當台灣觀眾看到第一集《印尼 A Mother’s Love》裡,騎著機車的媽媽強拉後座孩子的手抱住自己的畫面時,想必非常熟悉;而看到第二集《日本 Tatami》裡,以榻榻米的藺草做成詛咒人偶相關描述時,想必又有一種新鮮的感覺。

 

《印尼 A Mother’s Love》

受雇打掃的單親媽媽不向生活壓力低頭,但嚴酷的生活卻有辦法將她踢出棲身之所。帶著孩子的她暫時躲在自己正在進行清掃工作的空屋裡,卻發現有一群營養不良的孩子躲在此處。媽媽報警處理之後看似讓棄兒們回到家庭,但印尼傳說中的女鬼「巍巍」對這位媽媽的多管閒事不太滿意,她將「逼迫」這位媽媽正視自己與孩子之間的相處關係。

A Mother’s Love(印尼):

 

《日本 Tatami》

一位調查記者,這次接下的工作是撰寫兇宅報導,但當他到了現場,看到廢棄兇宅內被割裂撕開的汙穢榻榻米時,某些奇異的影像立刻浮上了他的心頭;而就在採訪結束之後,他的父親卻同時過世。父親之死、異相與榻榻米之間,隱藏著一個他尚未發現的秘密……。

以接近 50 分鐘的篇幅、單集獨立的內容,要講述一個多數觀眾不清楚的鄉野傳說,很明顯地無法面面俱到──至少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在交代劇情之外,還能放進各國的文化脈絡。因此觀眾看完《亞洲怪談》之後的感想,可能往往都是「還想再多看一點」的期待。當然這樣有點小缺憾,但著實證明這些鬼故事至少能夠挑起觀眾的興趣,也代表每集導演都得在十數分鐘內,便能建立起足夠勾引觀眾繼續看下去的引子。這點在第二集《日本 Tatami》裡更是特別有趣,因為我們往往更熟悉這位導演在演藝工作上的表現:演員斎藤工這次成為了導演「齊藤工」。《日本 Tatami》自開場起飄蕩著一股不言可喻的日式恐怖(J-Horror)詭異感,證明了這位演而優則導的影人頗有兩把刷子。

Tatami(日本):

《日本 Tatami》不單在講榻榻米這個日本傳統文化中的重要象徵,更可以看出齊藤工也想向日式恐怖獨特的幽微灰暗感致敬。安靜的主角在沒有配樂、只有背景音的場景裡出現,全靠一張張說不出哪裡怪的視覺影像傳達氣氛,這種安靜連男主角北村一輝那妖豔深刻的臉孔也失去了光彩,讓他在這個全篇沒多少對話的故事中不顯突兀。很明顯地,你想像不出西方國家的創作者們,是否能處理好這種壓抑靜默的氛圍。

 

《韓國 Mongdal》

而緊接即將登場的,是以韓國某個小鎮為背景的怪談故事──患有精神病的少年東柱,瘋狂迷戀上小鎮新來的女生,為了贏得芳心,東柱下定決心,甚至不惜違背母親的意願!

HBO《亞洲怪談》影集〈Mongdal〉(韓國) 劇照。

韓星蔡妍在劇中,飾演一位試圖安撫兒子的母親。當事情發生悲劇性轉折時,這位母親決定不擇手段地讓她的兒子高興──即使這代表要為他的「來生」找到一名新娘……

韓星:蔡姸在《亞洲怪談》韓國 Mongdal 中的劇照。

Mongdal(韓國):

 

《亞洲怪談》 越在地、越國際──

國際化並不是單一化,挖掘文化深處的獨特元素,才能讓其他文化的觀眾感到興趣,進而在這些不同文化的撞擊中,感受同為人類都執著在乎的情感。

《亞洲怪談》是一次充滿趣味的嘗試,期待它的成功能為觀眾們帶來更多元──當然,更重要的是篇幅更長──的異文化恐怖體驗。

*《亞洲怪談》「Mongdal」11/11 晚間 10 點  HBO 與 HBO HD 頻道獨家首播

資料來源:HBO Asia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提供最新電影情報、新聞、影評、影片等,讓影迷們都能在這個網站找到你想瞭解的電影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