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驚魂記」《Dementia 13》(下)

人狼屋

《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

> >  先複習上集: 【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Dementia 13》(上)

《Dementia 13》一開始的定位只是《驚魂記》的模仿品,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野心卻不止於此。從他處理關鍵劇情的方式,就可看出青出於藍的企圖心。露易絲被殺害的一幕,無疑是抄襲《驚魂記》讓女主角在故事中段就突然退場的前衛手法,但柯波拉設計的退場時間點其實比希區考克更巧妙。希區考克的作法是讓女主角享受逃亡後的寧靜片刻時慘遭殺害,柯波拉則是讓觀眾專注於露易絲的陰謀成敗時,瞬間讓她死在憑空冒出的殺人魔手中。與前者相比,後者更能成功轉移觀眾的注意,營造突如其來的驚嚇效果。

【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Dementia 13》(下)

《Dementia 13》是《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的創作靈感來源?   

露易絲死後,家庭醫師賈斯丁成為故事後半段的主角。不相信鬼神之說的他開始抽絲剝繭,找出事件的真相。當他得知哈洛蘭的二子比利從十三歲開始,就為凱薩琳溺斃的惡夢所苦(這也是片名的由來),便以這段回憶作為線索,一步一步地揭發殺人魔的身份,並設下陷阱誘敵現身,終結這場惡夢。眼尖的觀眾會發現,賈斯丁無論在個性與舉止上,都令人聯想到《月光光心慌慌》(Halloween, 1978)的精神科醫師魯米斯(Samuel Loomis) ,他擊斃兇手的畫面,也神似魯米斯與殺人魔麥可麥爾斯的最後對決。當然,我們都知道魯米斯的名字取自《驚魂記》裡的角色,但導演約翰卡本特(John Carpenter)在創作時是否曾受到《Dementia 13》的影響,這又是一個耐人尋味的懸案。

【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Dementia 13》(下)

 

商業與創作理念不合  導致柯曼與柯波拉師徒反目

對科曼來說,柯波拉的創作理念欠缺商業考量。他在試片室看見成品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Dementia 13》被拍成一部陰鬱低調的懸疑驚悚片,與當初的草案截然不同。只有露易絲穿著薄紗潛水,與眾人發現被害者遺體的畫面,才勉強符合科曼要求的「性」與「暴力」元素。且許多慢鏡頭的含意隱晦不明。科曼要求柯波拉加入旁白說明劇情,但他拒絕了。

【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Dementia 13》(下)

科曼氣的奪門而出,他跟柯波拉大吵一架後,雇用其他人補拍了他想要的畫面,並倉促的剪進成品中。因此電影突然出現許多突兀的劇情,連處理方式也草率許多。例如獵人被殺人魔斬首的殘暴畫面,不但跟後面的故事毫無關連,原因更令人費解。而真相在片尾即將水落石出之際,電影卻硬生生切入理查與未婚妻的床戲,讓觀眾覺得莫名其妙。

【專題】名導恐怖初體驗《教父》導演法蘭西斯柯波拉的「 驚魂記 」《Dementia 13》(下):拍攝「Dementia 13」時的柯波拉

拍攝《Dementia 13》時的柯波拉

無法重拍!柯曼下宣傳猛藥讓《Dementia 13》成功回本

即使加入這些重口味的佐料,電影沈穩緩慢的敘事步調,以及反高潮的收尾方式,注定使它成為缺乏賣點的「商品」。無法重拍的科曼只好在宣傳上下足猛藥,將《Dementia 13》包裝成驚世駭俗的恐怖奇作,甚至要求觀眾在入場前簽下「嚇死不負責」的健康切結書。《Dementia 13》就這樣與科曼執導的《Dementia 13》(The Man With The X-Ray Eyes)以「一票看兩片」的形式同時上映,最後仍成功回本。

我們並不知道當時的觀眾發現受騙後作何感想,不過今天《Dementia 13》已成為不少恐怖迷心中的傳奇,史蒂芬金也曾在評論集《死亡之舞》(Danse Macabre)給予高度評價。雖然它在2017年由理查.勒梅(Richard LeMay)翻拍為《陰宅變》,但對我而言,柯波拉在2011年執導的恐怖片《此刻與日出之間》(Twixt)其實更接近《Dementia 13》的核心精神與美學觀。片中關於夢境、記憶及家庭的描寫,都像柯波拉對《Dementia 13》相隔半世紀的致意。假使他當時有更多預算,並在不受干預的環境中創作,或許《此刻與日出之間》就是他的最終答案。

2011陰宅變 劇照

2011年《陰宅變》劇照

2011年《此刻與日出之間》(Twixt) 由艾兒芬妮主演

2011年《此刻與日出之間》(Twixt) 由艾兒芬妮主演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