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超殺武打動作片《全面突襲3》?可能再也看不到了

如果你是一位動作電影的死忠愛好者,甚至能夠享受那些缺乏劇情,卻擁有精彩動作設計的電影。那你絕對是導演 蓋瑞斯艾文斯 (Gareth Evans) 的影迷。他的處女作《 全面突襲 》(The Raid) 與續作《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The Raid 2: Berandal) 令人享受近年來最刺激的動作電影體驗….所有人都期待《全面突襲2》的精彩再度延續,但是 4 年過去了,為什麼我們還沒看到《全面突襲3》?先給你一個迎面爆雷:我們可能看不到了。

超殺武打片!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 蓋瑞斯艾文斯 的《 全面突襲 3 》?

 

看似與續集無關的新嘗試

這麼多年來,所有人都在問艾文斯關於《全面突襲3》的問題,但我們得到的進度甚少,反而我們看到艾文斯這 4 年來嘗試了許多新玩意:他與「瘋狗」雅彦鲁伊安 (Yayan RuHian) 與西賽普亞利夫拉曼 (Cecep Arif Rahman) 拍了日式風格劍鬥短片、他為網飛 (Netflix) 執導一部邪教恐怖動作電影《使徒》(Apostle),這些看起來都很棒,充滿著動作橋段,卻又把動作類型更拓展至其他領域。而這些乍看與《全面突襲3》無關的嘗試,事實上也代表著艾文斯對這部遙遠續集的想法。

網飛電影《使徒》將在10月12日播映:

 

導演 : 我認為已沒必要延續《 全面突襲 》

我覺得《全面突襲》與《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非常棒,但我不想總是在製作《全面突襲》,

在接受 SlashFilm 訪問時,艾文斯表示,

而當我遠離《全面突襲》越久,我就越失去回歸續集的興趣。我在《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裡已經把一切作了一個完整的總結。所以其實對我來說,沒有必要再度跳回《全面突襲》的世界

超殺武打片!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 蓋瑞斯艾文斯 的《 全面突襲 3 》?

《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

另外稍早前,艾文斯在 CinemaBlend 的專訪裡也表示過類似的想法: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確實想過製作《全面突襲3》。我知道故事應該是什麼樣子,但這段時間以來,當我考慮得夠久,我發現自己其實並不樂於重走舊路。我們製作這些電影時有很多樂趣,而我想我們也製作了一個圓滿、與自然而然演化而成的《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結局。我想我可能已經沉浸在這個美好的系列裡太長時間了,導致一切變得不太美了。

《全面突襲》預告:

 

《全面突襲3》是一把雙面刃

對於大多數需要親力親為的新導演來說,自編自導是必不可免的過程。但是考慮到艾文斯同時身兼導演、編劇、剪輯、與武打編排,他幾乎需要 120 % 的投入才能讓這兩部電影成真,而艾文斯不但在處女秀《全面突襲》裡表現出色,《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竟然也有不錯的成績。可以想像他也許在製作《全面突襲》系列的過程中,都燃燒了好幾年的陽壽。這種狀況下,如果艾文斯一直堅持黏在這部無間警探的動作電影裡,先不提他會不會在影壇被定型,更糟的是也許《全面突襲3》會失去前兩集的精彩。

《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預告:

 

已錯過最適合的拍攝時機

在《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裡,背景從一棟大樓拓展到整座城市,而角色數量與他們各自代表的勢力也變得更複雜了。可是我們的警探「雷馬」(Rama) 卻仍然與上一集的處境相同,是一位單身上任的孤膽英雄。而延續這樣的發展,在艾文斯原本對《全面突襲3》設想的劇情裡,電影的主角角度也將會有所不同。

過去我曾經知道我要在《全面突襲3》裡拍什麼、我知道《全面突襲3》的故事會是什麼樣子。如果我真的回歸拍這部電影,就必須在我們拍完《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之後馬上開拍。因為《全面突襲3》是緊接著《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的結局的--我可以稍微透露一點我對第三集的想法。

正如同第一集與第二集的故事緊密相連一般,原先第三集也跟第二集是連在一起的。

請注意,以下將有《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劇透暴雷

武打 導演 蓋瑞斯艾文斯 的《 全面突襲 3 》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

 

是時候畫下句點了

艾文斯在接受 JoBlo 的採訪中提到:

如果你看過《全面突襲2:拳力進擊》,在結局前 15~20 分鐘左右,當後藤命令手下開始殺害警察、政客與所有人時,這個時間點正是《全面突襲3》的開始,這個片段就是《全面突襲3》的開場片段。而接下來就是日本黑幫決定開始對付我們的主角雷馬。但是雷馬事實上並不會在這個故事裡露臉太多,故事會拉回到身處日本的黑道老大們身上,他們開始發現他們某個在雅加達的手下,竟然在那裏與跟他們不相關的政客與警察勾結。這件事最終在日本引起許多餘波。

武打 導演 蓋瑞斯艾文斯 的《 全面突襲 3 》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

由遠藤憲一飾演的後藤

這部電影大概會是 95 或 100 分鐘左右,差不多還會有逃到印尼叢林之類的劇情….但是話說回來,《全面突襲3》真的需要在《全面突襲2》結束的時間點拍攝才行。現在過了 4、5 年了,再回頭看,再試著去創作這部戲的氛圍,已經讓我覺得抓不到當時的感覺了。當時我連續製作三部武打動作電影,我還想要去探索其他更多的可能。拍攝《全面突襲3》永遠是一個很棒的點子,但這件事對我來說已經不再讓我驚喜。《全面突襲》系列給我好多好多值得感謝的學習與經驗,但這場旅程現在算是到達了終點。

從一棟位在雅加達的大樓、延伸到整座雅加達城市、再延伸到日本東京。《全面突襲》系列電影的劇情正像武打動作一般富有脈絡,不會有凌空一拳的尷尬,而都是有條有理的讓動作與劇情自然發生。這是在《全面突襲》的淒厲對打之外最值得感謝的一點,卻也代表著艾文斯這位新導演的更多可能性:也許他能同時駕馭更複雜的劇情與更複雜的動作效果,但如果他繼續被困在警匪貓鼠遊戲的《全面突襲》裡,那麼我們永遠都看不到他更多的可能。

武打 導演 蓋瑞斯艾文斯 的《 全面突襲 3 》為什麼我們還看不到?

《使徒》

 

沒了續集,你還有《使徒》可以期待

當然,我們下週就看得到的《使徒》,很明顯地就是艾文斯所謂的「其他可能」。從大綱看來,這是一部拯救妹妹的動作電影,但從預告看來,這卻又是一部殘酷的恐怖電影,而恐怖類型正是在《全面突襲》系列裡無法碰觸的面向。而《使徒》光是預告就讓人垂涎三尺,蓋瑞斯艾文斯這位才 38 歲的年輕導演,是動作界永遠值得期待的希望--即便得提醒你:不用再期待《全面突襲3》了。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