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末日電影《屍控警戒》好構想不等於好電影

人狼屋

一部電影完成後,導演最常被問到的問題,恐怕非「為何想拍這部片子?」莫屬。雖然導演會擠出大家想聽的答案,但事實上,支持他們完成作品的靈感,或許只是一絲微光,而非大家想像中的浩瀚藍圖。更何況,一旦你急著想傳遞的訊息越多,作品搞砸的可能性就越大。這也是身兼「 末日電影 」《 屍控警戒 》(Redcon-1) 編導的 張志強 (Chee Keong Cheung) 最大的致命傷。

【專題】恐怖系列: 末日電影 《 屍控警戒 》好構想不等於好電影

 

具有潛力的「 末日電影 」

2000 年開始,張志強就帶著電影企劃案四處募資,當時暫名《活屍啟示錄》(Zombie Apocalypse) 的草案架構已相當龐大。在這十幾年間,劇本又從《活屍之城》(Zombie City) 更名《屍控警戒》,完整的故事也逐漸成形。在他的構想裡,一種從監獄爆發的病毒將倫敦大半居民化為活屍,一批特種部隊奉命潛入疫區,在軍方摧毀城市前逮捕病毒發明者瑞恩斯博士 (Dr. Julian Raynes)。特遣隊進城後被捲入活屍、自立為王的幫派與生還者軍隊的血腥衝突。保有記憶的活屍甚至使用坦克、步槍與火箭筒襲擊入侵者,讓任務倍增兇險。在這場混戰中,無論是軍方高層、瑞恩斯,甚至是他們的隊友,似乎都隱藏不可告人的秘密,直到一對生還者姊妹的出現,帶來解開謎底的關鍵。

【專題】恐怖系列: 末日電影 《 屍控警戒 》好構想不等於好電影

充滿暴力的《 屍控警戒 》

這個份量足以拍成電視劇的故事明顯從《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紐約大逃亡》(Escape from New York) 以及尼爾馬歇爾 (Neil Marshall) 的電影擷取不少靈感。或許有磨劍十年用在一時的覺悟,《屍控警戒》可說是史上暴力鏡頭密度最高的活屍片。這部從頭打到尾的作品從子彈到拳腳無所不包,槍枝射完換刀械、刀械砍完換拳頭,拳頭骨折換爪牙。撇開無謂的慢動作與搖晃鏡頭不提,雖然它少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動作場面,但滿足感官刺激已綽綽有餘。

【專題】恐怖系列: 末日電影 《 屍控警戒 》好構想不等於好電影

 

亡羊補牢的敘事方式

假使導演在此見好就收,成績倒也差強人意。然而他卻試圖在每分每秒塞滿槍彈與血肉的情形下,還要騰出空間描繪活屍災難中的人性群像劇。可想而知,這個任務比徒手闖越活屍城市更為艱難。看到開場在十分鐘內就將事件背景與任務交代完畢的俐落剪接時,我曾一度相信張志強真能完成這項壯舉,但他介紹人物的方式不過是在動作戲的短暫空檔中,硬是塞進特定角色的相關設定。這種亡羊補牢的補述手法不但造成前後不連貫的後遺症,也讓觀眾難以理解角色互動。比如說,凱特琳娜華特斯 (Katarina Waters) 飾演的女隊員與同袍的苦戀,究竟出於原有的親密關係,還是在生死交關下從友誼昇華的愛情,電影始終無法給予合理的解釋,更讓劇本苦心營造的感人橋段顯得空泛無力。

【專題】恐怖系列: 末日電影 《 屍控警戒 》好構想不等於好電影

身兼導演及編劇的張志強 (右)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