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戰士2》(完):用黑人吸血鬼挑戰恐怖動作片的極限

對於接演 刀鋒戰士 系列電影的影星 : 衛斯理史奈普 (Wesley Snipes) 而言, 當年幾乎所有人都勸他不要接演一部超級英雄電影,因為「沒有人想看黑人吸血鬼戰士」,事實上他在 1998 年參與第一集製作時,也抱持著這種想法,這部電影大概就是打工領錢的一個機會……但是 4 年後,《 刀鋒戰士2 》(Blade II) 的成功幾乎在上映前就注定,所有人都認為這部精彩的動作電影會有一部很棒的續集──有趣的是,沒人再想起「 黑人吸血鬼 」在當時是一個多麼突兀的銀幕形象。當然,史奈普一點都不在意成為黑人吸血鬼,雖然吸血鬼似乎是白人的權利,黑人吸血鬼的點子好像有一點想要挑戰黑人銀幕地位的意圖……

 

*前情提要:《刀鋒戰士2》(一):屬於宅神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黑暗童話

 

黑人吸血鬼 ? 白人吸血鬼 ? 能吸引觀眾就是好吸血鬼

但是就像當《黑豹》找上史奈普時一樣,導演約翰辛格頓 (John Singleton) 想要藉《黑豹》大做平權文章時,史奈普想著的只有這部電影能不能吸引觀眾。

對這位黑人演員來說,黑白種族問題當然存在,但是他有一個生動的比喻來形容如今的電影界:

現在只要在電影裡放進一個非裔美籍或是其他人種演員,那麼就代表你得在電影裡反映這個人種所遭遇到的現實問題。

我不太同意這種做法,我想各種事情都各有其時,我的意思是,你可以準備一頓感恩節大餐,但是你不一定要把這麼多菜都放在同一張桌子上,有些可以留下來當飯後甜點吃,有些可以以後再吃。

很明顯地,史奈普不認同言必稱文以載道那一套。

黑人吸血鬼 血腥戰鬥的黑色童話 :《 刀鋒戰士2 》。

相同的,回到《刀鋒戰士2》令人印象深刻的一幕:全片中對刀鋒處處不滿的萊因哈特──由我們偉大的朗帕爾曼 (Ron Perlman) 飾演──與刀鋒第一次見面時,是這樣羞辱他的:

我跟哥兒們想知道……你會臉紅嗎?

當然,這是非常非常歧視有色人種──特別是黑人──的一句話。

但這句台詞並不是史奈普要求放進去的、他也不覺得導演把這句放進去會羞辱到他,即便這句話是來自他的親身體驗:有一次他在澳洲宣傳時,在路上有位澳洲人實際問他這個問題──而這位澳洲人其實沒有任何不敬的意味,他只是單純無知的好奇,當然史奈普狠狠地把他罵了一頓。

而後,史奈普把這件事當作笑話跟戴托羅說,導演覺得這個點子太有趣了,而萊因哈特正像一位德國 (萊因哈特這個名字正是德國名) 光頭納粹黨,他幾乎每句台詞都隱含著白人至上主義的優越感。把這句台詞當作萊因哈特的開場白,完全定調了這個角色的形象,更棒的是,為接下來這場劍拔弩張的片段帶來了動機。

 

千萬別忘這是部娛樂電影

出身墨西哥的戴托羅本身當然是有色人種,但很明顯地,他不認為一定要在細節裡斤斤計較所謂的「政治正確」、所謂的「種族平權」。他很清楚他製作的並不是一部法律,而是娛樂電影。

電影的目的在於感動觀眾,而不是教訓觀眾。萊因哈特這句歧視笑話,讓觀眾自然地討厭他,讓觀眾認同刀鋒的反擊動機。這個笑話啟動了電影中最邪惡的一位角色,最後也終結了這個角色:當刀鋒空手入白刃擋下了萊因哈特的撩陰刀,他問了萊因哈特相同的笑話,而後一刀將其斬成兩半。這種苦憋全劇最後終於一吐為快的暢快感,讓刀鋒的英雄形象在此處達到了最高點,這種設計遠比高喊「我是黑人我驕傲」來得高明許多:觀眾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徹底接受了黑人吸血鬼的形象,而種族歧視笑話變成了劇情的催化劑。

《 刀鋒戰士2 》 電影劇照 。

很多人覺得有黑人演員的電影,絕對賣不到國外去、在外國院線絕對賣不好、在日本也賣不好,但是當《刀鋒戰士》在日本上映後,那裡賣到爆炸了──雖然主角是一個老黑。

史奈普談。

 

瑕不掩瑜,光彩奪目

質勝於文的《刀鋒戰士2》呈現的是一款眼花撩亂的電玩遊戲,但它的畫風實在太美,讓人在不知不覺中忽略了那些明顯的設定漏洞:當刀鋒從血池復活後,一群保安衝進來對付已經沒有利用價值的刀鋒,而他們在數分鐘前人人手上都還拿著槍,此時卻只拿著不濟事的電擊棒;當諾曼克恍若無人般長驅直入皇室大宅時,守衛們通通荷槍實彈,忘了 UV 光線才能對他造成一點傷害……

但同時,戴托羅這種乍看之下荒唐不羈的混搭類型風格──包括了奇幻、武俠、怪物、戰隊等等──卻井然有序地駕馭了這團混亂,而不讓觀眾在觀影過程中啞然失笑──儘管過了一陣子之後你才會想起這有多詭異──可以跟 2017 年同樣混搭多種類型風格的《變形金剛5:最終騎士》(Transformers: The Last Knight) 相比,這部從上古歷史一路串到外星戰爭的大製作電影,許多片段不但令人翻白眼,還讓人想起萊因哈特的那句臉紅名言。而是的,我都看到臉紅了。

《 秘密客 》片場花絮照。

《秘密客》(1997):戴托羅 (中) 正在指導喬許布洛林 (左),戴托羅拍攝這部電影時痛不欲生。

首周就賣出 3,300 萬美金的開票票房,讓戴托羅一吐怨氣。彷彿是在對好萊塢曾經強力干涉《秘密客》(Mimic) 創意的一種強力反擊:我的宅力全開,而觀眾樂得買單。別忘了《刀鋒戰士2》仍然是一部 R 級電影,而它眼花撩亂的視覺效果卻只讓成本比起上集多了約 900 萬美金,這象徵著實質的票房勝利。但是,戴托羅並未想要在刀鋒身上繼續他的創意。

《刀鋒戰士2》不過是戴托羅的小考成績單,他心中的目標一直是《地獄怪客》(Hellboy),但是電影公司覺得戴托羅不過是個只會拍恐怖電影──而且還是很安靜的那種嚇人電影,看看《鬼童院》(The Devil’s Backbone)──的悶導演。戴托羅為了要向電影公司證明自己也能駕馭一部爆米花電影,因此執導了《刀鋒戰士2》,來做為《地獄怪客》的試金石。

吉勒摩戴托羅 《 地獄怪客 》片場花絮照。

這位宅宅一生的愛。

挑戰極限的瘋狂實驗

所以我們甚至可以說,《刀鋒戰士2》是故意拍得這麼熱鬧的。因為戴托羅想盡辦法超越自己只會拍恐怖片的形象,於是在《刀鋒戰士2》這部電影裡,測試「恐怖動作片」類型的各種極限,而這當然在電影製作一開始,與只想拍一部娛樂電影的史奈普想法大相逕庭。但是戴托羅與史奈普的意見不合,最終變成了更好的創意激盪。

他們一起挑戰了各種沒人嘗試過的方式,像是這場諾曼克與刀鋒的最後決戰:

你可以看到有許多動畫與真人演出結合的效果,讓距離數尺之外的兩個角色能夠顯示在同一個畫面中。這種宛如漫畫創作的構圖,是戴托羅對於漫改電影的一種嘗試。你可能很快想到李安在 2003 年的《綠巨人浩克》(Hulk)裡,也曾經想把漫畫風格帶到膠捲之上,但是很明顯地,李安模擬漫畫分格的效果並沒有受到觀眾的認同。而有了史奈普的全力支持,戴托羅的瘋狂有了最好的實踐者,這為他帶來了久違的自信。

漫改電影 :《 綠巨人浩克 》中,模仿漫畫分格的畫面呈現效果。

《綠巨人浩克》:玩得過火的分隔線。

如果你告訴我,你不喜歡《秘密客》……我可能會告訴你很多原因、也許有些疏忽沒注意到……但是,如果你告訴我你不喜歡《刀鋒戰士2》,OK,那還真抱歉嘍。

戴托羅大笑談著,他已經不在意外人對他的作品的評價,因為他已經在《刀鋒戰士2》使出渾身解數,還有了主角與片商的支持──在向新線影業試映時,還有主管看到下巴關不起來──如果有誰不喜歡這部電影,那是他們的自由。

 

沒有戴托羅,刀鋒是否依舊犀利……?

戴托羅的目的達成了,他有更大的個人目標要追尋:哥倫比亞影業已經通過《地獄怪客》的計畫,戴托羅有更多怪物、裝備與紅通通大男孩的設計圖要畫……而離開《刀鋒戰士》是一個早已確定的決定。

《 刀鋒戰士 》拍攝花絮照 : 衛斯里史奈普 、 吉勒摩戴托羅 。

對新線影業來說,拍攝《刀鋒戰士3》(Blade: Trinity)變成了一個不需思索的問題。但是當年願意賭注龐大資本的麥可迪盧卡已經離開了新線、戴托羅也放下了導演筒,最終只剩下製片彼得法蘭克福與編劇大衛高耶……於是情勢似乎變成了「蜀中無大將、廖化當先鋒」……對於戴托羅擅改劇本而抱怨不已的大衛高耶,決定坐上了導演的位子……

《刀鋒戰士3》,是一部也許你不會想再重看的電影,但到底是什麼造成了這一切的悲劇?讓我們後話待續……

 

▶ 系列電影:《刀鋒戰士》專題報導 ◀
《刀鋒戰士》(一) : 在屍橫遍野的戰場上,首位崛起的黑人超級英雄
《刀鋒戰士》(二) : 差點稱霸「瓦干達」的衛斯理史奈普
《刀鋒戰士》(完):這位「日行者」,善惡難辨的吸血鬼獵人拯救了漫威
《刀鋒戰士2》(一):屬於宅神導演,吉勒摩戴托羅的黑暗童話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