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鋒戰士》(完):這位「日行者」,善惡難辨的吸血鬼獵人拯救了漫威

頂著「 日行者 」稱號,1998 年的這位 吸血鬼獵人 :《 刀鋒戰士 》(Blade) 上映之後,獲得了極大的回響,但本片並不是一部單純刺激的動作電影而已。考慮到它背後的意義,以及改變了當代的許多事物,事實上我們已經應該重新評定《 刀鋒戰士 》的重要性:它是我們應該永遠記得的偉大超英雄電影之一。

《 刀鋒戰士 》善惡難辨的「 日行者 」拯救了 漫威 。

 

● 前情提要《刀鋒戰士》(二) : 差點稱霸「瓦干達」的衛斯理史奈普

 

重燃漫威對漫改電影的信心

我們的漫畫大師史丹李 (Stan Lee) 不只是一位熱愛漫畫的創作者,事實上他也是一位電影愛好者,這些他創作的大量漫畫角色對他來說,除了書頁以外,最適合活躍的場所應該在大螢幕之上──他甚至為此,特地在 1981 年從紐約漫威辦公室搬家到洛杉磯,而洛杉磯正是好萊塢的大本營,在這裡有更多讓超級英雄們成為電影主角的可能性,但很可惜地,史丹李的夢想並沒有如預期般實現。

史丹李 與 蜘蛛人 。

史丹李與他的蜘蛛人。

具代表性的當然是 1986 年的《天降神兵》(Howard the Duck),慘不忍睹的評價幾乎間接影響了漫威集團的破產,更讓這家漫畫巨頭對漫改電影感到灰心。直到 1998 年《刀鋒戰士》的成功,改變了這一切。而 2 年之後,《X戰警》(X-men) 的登場,讓超級英雄電影自 1991 年的《蝙蝠俠》後,再度迎來了第二次的文藝復興──但別忘了,《X戰警》還是一部大製作預算電影 (7,500 萬美金),而《刀鋒戰士》曾經差一點點就要難產。

如果把重燃漫威對漫改電影信心的《刀鋒戰士》,與如今漫威電影宇宙的黃金公式放在一起比較,會發現這部電影的獨到之處:它沒有英雄從凡人到異能者的練功過程。我們就像突然跳上一列疾駛的列車,看著能力值滿級封頂的吸血鬼獵人如割草般地殲滅吸血鬼。

 

單刀直入的爽快劇情

《刀鋒戰士》雖然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但它並不關注超級英雄的成長過程,它讓衛斯理史奈普 (Wesley Snipes) 大顯身手的拳腳功夫替刀鋒說話。

事實上直到電影結束,都沒有透露我們正義主角的情感或背景細節,我們僅知道他的母親受到吸血鬼攻擊而導致他的特異體質,「日行者」(Daywalker) 是他的外號,不怕陽光的他,卻擁有吸血鬼的能力,但也僅只如此。刀鋒更像是一台執行正義的機器、一個忠實執行命令目標的信念──這樣說好了,他殲滅吸血鬼的渴望甚至比吸血鬼對血的渴望還要強。

而這正是《刀鋒戰士》的獨到之處,在漫威電影宇宙對於反派簡單粗暴的刻板印象處理之下,《刀鋒戰士》的反派吸血鬼們顯得華麗又豐富。這部電影絕大多數的時間都在細心鋪陳一個有秩序、階層主義的陰影世界,包括吸血鬼們如何豢養人類、買通公務機關、如何有效率地採取、運送、保存、甚至研究血液,不僅如此,吸血鬼世界的娛樂也被細膩地鋪陳設定:像是青少年們在屠宰場的浴血銳舞派對,或是貴族們的高樓空中宴會。

《 刀鋒戰士 》中,吸血鬼邊跳舞邊洗澡邊吃飯的片段:

 

超乎想像的吸血鬼世界

自《刀鋒戰士》系列之後,你幾乎無法看到其他電影如此對吸血鬼的社會制度,有著近乎迷戀般的觀察與設定,想想《暮光之城》裡的吸血鬼們似乎就是個遺世獨居的貴族小圈圈、《決戰異世界》(Underworld) 裡吸血鬼似乎沒有生活可言……而別忘了,《刀鋒戰士》也只不過是部動作電影罷了,這些複雜的設定卻讓這部動作掛帥的娛樂電影更加有趣──這可以拿來打臉那些號稱「爽片就可以不用動腦」的人們,因為這種說法只不過是懶惰的藉口罷了。

《 刀鋒戰士 》對融入社會的 吸血鬼 有深入設定。

是的,《刀鋒戰士》就是部動作電影,對主角底細的模糊描寫,讓它也很像西部電影或黑色電影。

在群敵環伺的血風中,穿梭其中的黑色身影,唯一顯露的情緒只有狂暴,而這種設定讓刀鋒的狂更狂:他會在大殺四方之後露出邪惡的笑容;在成功用道具讓吸血鬼們斷頭毀滅後會比出勝利手勢。這些都讓刀鋒比起一般熟知的反英雄更加極端:你知道他是為了保護人類才無情地殺戮吸血鬼,但他執刑後的惡行惡狀與得意洋洋,卻似乎顯露他時常以這種殘酷行為為樂──

老實說我已經砍你砍到手軟……所以這次我要火烤你。

這讓觀眾更加混淆是否要站在刀鋒這一邊,而當然這種曖昧的安排,讓原本就非一般英雄的刀鋒,更加令人回味。

 

遊走正邪間──狂妄的「 日行者 」

有著狂妄主角的動作電影,這聽起來就是為衛斯理史奈普量身訂做的電影。

事實上史奈普在還沒有接演《刀鋒戰士》之前,就已經是個善惡難辨的傢伙:《萬惡城市》(New Jack City) 裡他是瞬間變臉的大毒梟、《超級戰警》(Demolition Man) 裡他是史特龍的死對頭,而《火線悍將1600》(Murder At 1600)、《終極特區》(Drop Zone)、《巡弋悍將》(Passenger 57)、《旭日東昇》(Rising Sun) 裡他都是執法人員,但是等等,即便是上面幾片他飾演正義使者的電影裡,還是有不少像是他在《銀線風暴》(Money Train) 裡亦正亦邪的形象。

刀鋒 這位 吸血鬼獵人 ,比起「英雄」更像是個嗜殺成性的狂人。

衛斯理史奈普始終無法讓觀眾信任,他從來不是湯姆漢克斯 (Tom Hanks) 或是丹佐華盛頓 (Denzel Washington),奸笑看來總是最適合他的表情,而你總是會懷疑他最真誠的微笑,會不會在下一秒露出尖牙的閃光,而這更讓人信服刀鋒是個不可被信任、而他亦從未信任過誰的邊緣性格角色。這才是真正的反英雄,而非只會噴一堆髒話幹話,即可標榜自己是惡棍英雄。

《刀鋒戰士》並沒有把主角設定為剛正木訥的正義之師,而是亦正亦邪──而邪大多時間多過正──的自我主義討厭鬼,你甚至可以說這影響到了《X戰警》:比照像杯辣口黑咖啡的刀鋒、金剛狼羅根幾乎就像是杯加了半杯牛奶的拿鐵,他一樣特立獨行,但不像刀鋒那樣總是義無反顧,他更加溫和與懂得反省。當然這未必反映了漫畫裡真實的金剛狼性格,但是這種稀釋,也同時讓更多的觀眾接受這種有別好寶寶的超級英雄,最終讓「壞胚好孩子」成為超級英雄電影裡不可或缺的主角性格設定。

共演《 刀鋒戰士 》的 史蒂芬杜夫 與 衛斯里史奈普 。

 

歲月不曾減去他的鋒芒

中成本、限制級、沒人喜歡的超級英雄題材,最終成為了當年度的票房驚喜之作。

《刀鋒戰士》證明超級英雄電影的可能性、打破漫威電影就是爛的印象、帶給觀眾一部灰暗卻頗具娛樂性的動作傑作。而何其有幸,4 年後的《刀鋒戰士2》(Blade II) 是電影史上少數真正成功的續集,沒有讓《刀鋒戰士》淹沒在後起的超級英雄電影浪潮之中。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