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巨齒鯊 (二) 去蕪存菁脫胎換骨,只為追求更真實的恐懼 - 電影神搜 【專題】恐怖系列:巨齒鯊 (二) 去蕪存菁 脫胎換骨 追求更真實的恐懼

【專題】恐怖系列:巨齒鯊 (二) 去蕪存菁脫胎換骨,只為追求更真實的恐懼

【專題】恐怖系列:巨齒鯊 (二) 去蕪存菁 脫胎換骨 追求更真實的恐懼

為追求更真實的恐懼該怎麼做呢 : 去蕪存菁 ? 脫胎換骨 ? ──嚴格來說,電影《 巨齒鯊 》(MEG) 原著小說 : 《 深海侏羅紀 》(Meg: A Novel of Deep Terror) 故事裡的「危機」並非來自深海,而是主角泰勒的人生。泰勒堅信「巨齒鯊」是當年任務失敗與導致同事死亡的元兇,因此名聲一落千丈,妻子瑪姬更處心積慮地摧毀他的公信力,以作為離婚的藉口。此時「田中海洋研究所」所長雅夫 (台版的「真青」是錯誤翻譯,電影改成趙文卓飾演的張敏威) 與女兒塔莉聘請泰勒協助研究,卻意外引出巨齒鯊,並殺死了塔莉的弟弟 D.J (電影改成岡政偉飾演的研究員阿俊,D.J 反變成不相干的角色)。泰勒與塔莉被捲入追蹤巨齒鯊的大混戰,試圖在各方人馬阻撓之下活捉巨齒鯊,以阻止其大開殺戒。

從小說《 深海侏羅紀 》到電影《 巨齒鯊 》,去蕪存菁 脫胎換骨 只為追求更真實的恐懼。

 

呆板的《 深海侏羅紀 》

作者 : 史提夫艾爾頓 (Steve Alten) 試圖以多線敘事手法拓展故事的規模,但問題是,泰勒獨佔了巨齒鯊的關鍵知識,讓其餘角色的戲份與功能處處受限,且故事線之間交集甚少,無法激盪促進成長或轉變的精彩火花,導致人物難以跳脫呆板的角色設定。此外,許多伏線收尾的方式也過於倉促,例如讓巨齒鯊殺死妨礙泰勒的人,讓他的事業與婚姻瞬間解套就是相當粗暴的作法。

作者眼高手低的結果,造成《深海侏羅紀》的人類戲份出現忽快忽慢的詭異步調,幸好他筆下的巨齒鯊倒是稱職的扮演推動劇情的關鍵角色,且快節奏的殺戮場面及動作戲仍贏得不少讀者的心。

巨齒鯊 的恐懼,無論電影或小說都深深烙印在觀者腦海裡。

 

改編俐落 脫胎換骨

小說交到電影導演 : 強托特陶 (Jon Turteltaub) 的團隊手中後,劇本做出的更動之一,就是重塑泰勒的設定。

《巨齒鯊》裡的泰勒不再是巨齒鯊專家,而是專精潛水的救難人員,這個安排讓飾演泰勒的影星 : 傑森史塔森 (Jason Statham) 更容易上手;故事也從泰勒的孤軍奮鬥,變成泰勒與研究團隊處理危機的協同作業,使眾角色的戲份更為平均。

劇本刪除泰勒、瑪姬 (電影改名洛莉) 與塔莉 (電影改成李冰冰飾演的張蘇茵) 的恩怨糾葛,不但將洛莉的職業改為泰勒的前同事,更安排泰勒為營救洛莉而加入團隊,以及洛莉為泰勒及蘇茵牽線的關鍵劇情,讓電影不再重蹈小說為了撮合男女主角,而刻意將前妻描寫為陰毒惡女的幼稚手法,可說是編劇的一記好棋。

這些更動不但扭轉主角們的境遇與性格,也剪除不少多餘的故事線 (例如瑪姬的情夫赫利與泰勒的前上司丹尼森),將故事集中在人類與巨齒鯊的對峙上。即使仍缺乏豐潤的角色性格描寫,至少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乾淨俐落的好故事,無愧於托特陶的作品一貫的清爽風格。

傑森史塔森 在《 巨齒鯊 》中大戰大大大鯊魚。

 

少了點嗜血性格

此外,劇本刻意將場景濃縮在海上研究所與周邊海域,並設計主角們在外界毫不知情的孤立困境裡,一方面收拾殘局,一方面提防虎視眈眈的巨齒鯊,儼然成了另類的海上密室。

雖然這讓故事提升不少緊張感,但與原著熱鬧滾滾的獵鯊之旅相比,「巨齒鯊」的確少了一點活力與激情,加上中方對尺度的嚴格限制,到頭來,觀眾在螢幕上看到的是一隻悠閒自得的古代活化石,而非蓄勢待發的殺人機器,與小說裡殘暴嗜血的天譴者更是判若兩「鯊」。

唯一能讓觀眾回味過往鯊魚災難片風華的橋段,恐怕只剩末尾虛晃一招的海灣大襲擊,以及泰勒與巨齒鯊的最後對決。

《 巨齒鯊 》故事舞台被侷限,主角們彷若身處巨大海上密室。

 

一部「換湯也換藥」的電影

不過,減少血腥味的「巨齒鯊」倒不一定是壞事,我們可以發現製作團隊在處處受限的情形下,秉持窮則變、變則通的靈活策略,大幅度地提升巨齒鯊的生物性及神秘感,使其免於落入如出一轍的電影怪獸窠臼。

某方面而言,《巨齒鯊》甚至比《深海侏羅紀》更忠於艾爾頓追求的「真實恐懼」……(未完待續)。

 

● 前情提要恐怖系列:巨齒鯊 (一) 從小說《深海侏羅紀》到電影《巨齒鯊》

 

延伸閱讀:

Tags:

  •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