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恐怖系列:巨齒鯊 (一) 從小說《深海侏羅紀》到電影《巨齒鯊》

人狼屋

1997 年,電影《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The Lost World: Jurassic Park) 挾帶《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 的餘威橫掃全球市場。這部續集賦予恐龍更多的擬人化描寫,並將戲份吃重的霸王龍塑造為電影行銷的核心形象。當觀眾對霸王龍在首集末尾的英雄式現身念念不忘時,《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讓霸王龍在城市大肆破壞,展現凌駕人類文明的野性力量。即使這些悖離原作的安排招致褒貶不一的評價,它們仍成功的贏得觀眾對霸王龍的敬畏與好感,也讓霸王龍的非正式縮寫「T-Rex」深植人心,儼然成為電影怪獸的明日之星。兩個月後,一本新上市的小說突如其來地向《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遞上戰帖 ──《 深海侏羅紀 》(Meg: A Novel of Deep Terror)。

《 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 》 劇照 。

《侏羅紀公園:失落的世界》。

 

深海王者的崛起 : 巨齒鯊

翻開這本名為《 深海侏羅紀 》(另譯 : 巨齒鯊) 的作品,作者史提夫艾爾頓 (Steve Alten)  迫不及待地在序章告訴讀者,一隻霸王龍在白堊紀的海灣追殺獵物時,被巨齒鯊 (Megalodon) 一口拖進海裡,獵人成了獵物,海面一片猩紅,見證新王者的崛起。而新王者的後代,將在未來與人類展開新的生存競爭。

《 深海侏羅紀 》小說封面 。

小說《深海侏羅紀》。

艾爾頓意有所指的將霸王龍寫成「T-Rex」,挑釁意味十分濃厚。他聰明地避開千篇一律的恐龍題材,選擇真實感更強的巨齒鯊倖存論,更為巨齒鯊創造「Meg」這個好記的非正式縮寫,展現打造新電影怪獸的雄心。對急於推銷作品的艾爾頓來說,比起傷害脆弱的人類,與霸王龍一較高下更能突顯巨齒鯊的商業優勢:一隻巨大、敏捷有力,且凶猛嗜殺的古老掠食者。

不過無論是作者本人,或他筆下的古生物學教授瓊納斯泰勒 (Jonas Taylor) 都忘了一件事:恐龍時代的確有鯊魚,但巨齒鯊是恐龍滅絕後才出現的品種。就一本標榜「真實恐懼」的小說而言,著實有些尷尬。或許這是取材上的疏漏,但更有可能是為了增加賣點而刻意為之。有趣的是,艾爾頓在 2005 年發行的修訂版裡默默刪去不少錯誤的科學知識 (台灣翻譯的是原始版,有興趣者可以比較看看),卻保留了這場龍鯊大戰的細節,可見其重要性。

小說《 深海侏羅紀 》作者 : 史提夫艾爾頓 。

作者 : 史提夫艾爾頓。

 

夢想幻滅斬斬斬!

艾爾頓的盤算其實頗具見地,作為巨齒鯊的初登場,《 深海侏羅紀 》的鯊龍大戰是個成功的起手式。它引來許多如鯊魚般嗅覺敏銳的電影公司,也開啟長達二十年的電影改編之路。雖然中間風波不斷,但大部分的編劇都不約而同的保留這個戲劇性十足的橋段,山恩薩勒諾 (Shane Salerno) 在 2005 年為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撰寫的版本即是一例。不過在歷經換導換角、劇本刪改,公司撤資等紛紛擾擾後,觀眾仍無緣在 2018 年的最終成品《巨齒鯊》(The Meg) 目睹艾爾頓構思的夢幻之戰。

2018 年電影《 巨齒鯊 》。

電影《巨齒鯊》。

事實上,這不是原著唯一遭到更動的部分。強托特陶 (Jon Turteltaub) 執導的電影版幾乎刪去了小說大部分的情節及人物。諷刺的是,艾爾頓的作品一開始就是以「適於改編電影」做為創作前提,所以在故事裡塞滿了類型電影的大雜燴,包括智勇雙全的男主角、蛇蠍美人、玩世不恭的甘草人物、愚鈍多疑的軍方人員,以及異國風情的東方美女等角色,但從結果來看,編導似乎並不領情。

2018 電影《 巨齒鯊 》劇照 : 李冰冰 (左) 與 傑森史塔森 (右)。

電影《巨齒鯊》演員:李冰冰 (左) 與 傑森史塔森 (右)。

 

 還是原來的《 深海侏羅紀 》嗎?

乍看之下,《巨齒鯊》電影似乎捨棄所有可作為賣點的元素,且巨齒鯊「本人」的表現並不如書中描寫的殘暴嗜血,加上書迷的口誅筆伐,你幾乎可斷定這又是一起電影公司自作主張的失敗案例。但排除感官刺激的不足,以及出資方的幕後干預,這次的改編其實是一次徹底的去蕪存菁,將一個庸俗浮誇的廉價故事,改造成一則精緻的災難小品……(未完待續)。

 

延伸閱讀:

【影評】《巨齒鯊》:不過是拿著1.5億美金成本的《風飛鯊》

關於作者

恐怖片的雜食動物,喜歡享用熱騰騰的新作,以及滋味妙不可言的冷門拼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