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不宜!《機器戰警》要回家了!成功預言未來的科幻暴力經典之作

一句話切入正題,史上最適合現在重拍的電影終於要被重拍了,雖然你可能不懂原因,也好奇這個題材不是才剛重製過嗎,但是無論如何,現在 2018 年、美國、需要一部全新的《 機器戰警 》(RoboCop),而這件事正在發生,讓我告訴你為什麼我們應該期待。

兒童不宜 !《 機器戰警 》要回家了 ! 成功預言 30 年後世界的科幻暴力經典之作

 

兒童不宜、科幻片中的暴力經典 :《 機器戰警 》 

人說經典就是經得起時間淬鍊,這句話不是誇張,你必須每隔幾年就重看你心中的經典,用自己所處的不同時空,去檢驗這部作品是不是夠格被稱為經典。而 1987 年的《機器戰警》就是一部無庸置疑的經典,它雖然屬於最容易過時的動作電影類型──以現在眼光來看 70 年代的動作經典,有大半都要「打折」──但《機器戰警》完全不會讓人想起過時這兩個字。

事實上它的暴力程度在 80 年代看起來相當驚世駭俗,完全超越時代,是讓當年小屁孩的你會嚇到作惡夢的那種過激程度;但是在 21 世紀的現在,《機器戰警》的暴力程度仍然讓好萊塢汗顏,過了 30 年,《機器戰警》甚至看起來更暴力了──它殘酷地精準預言了 30 年後的未來,那種直白又準確的預言,比爆頭、爆掌、爆體還有爆鳥更加暴力,好像直接賞了 2018 年的我們一記響亮的巴掌。

強姦犯的終極惡夢在 1987 年誕生了:

「換你了,變態。」

 

戲如人生──跟未來還有 87 分像

《機器戰警》說底特律淪陷成為犯罪之都,這點 10 年前就成真了──2008 年次貸危機之後引爆了全球經濟危機,美國經濟最衰退的城市當然更等而下之。《機器戰警》的年代,底特律是全美一流的罪惡城市,經過多年的整治,犯罪率逐漸下降──這是好事──2015 年時,底特律成功地創下了該市 40 年來重案率最低的紀錄。等等,讓我們打開全美各大都市的重案率,糟糕,底特律還是第二名,《機器戰警》一點都沒說錯。

當年《 機器戰警 》故事中,小朋友也能拿大槍,就算在現代也算驚世駭俗的故事背景。

小朋友也可以拿大槍,真是有夠勵志。

而因為經濟蕭條,讓汽車城淪為罪惡城並不是最糟的一件事,別忘了,《機器戰警2》(RoboCop 2) 裡那幫燒殺擄掠的歹徒中,有著拿著沙漠之鷹的小朋友向戰警開槍的鏡頭,這點也在今日底特律成真了。因為經濟蕭條,年輕人缺乏機會,被迫留在本地的孩子們只好從事最便捷的工作──販毒。

上個世紀的孩子們,懂得在街角兜售毒品是最有賺頭的工作,一天能有 10,000 美金的進帳;而這個世紀的孩子們更聰明了,他們知道站在街角只會讓你成為活靶,而透過 Snapchat 與社群網站,他們可以與買家快速約定任何一個不起眼的城市角落,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而一天 10,000 美金這個過去連爸媽都未必賺得到的數字,他們只要幾個小時就能達成。

《 機器戰警 》編劇 : 紐梅爾 。

當年的紐梅爾,別看他一臉屁孩貌,他是我們這時代最擅於諷刺現實的電影編劇。

所以,你可以說,我們讓 1987 年的世界失望了,我們讓《機器戰警》當時看來驚世駭俗的未來變成了貨真價實的未來──而且都是壞的那一面成真。所以你當然可以理解米高梅影業 (MGM) 的總裁強克里克曼 (Jon Glickman),為什麼有一天要突然打電話給編劇艾華紐梅爾 (Edward Neumeier) :

「你是真的預測了會有實境秀明星去競選總統……而且還選上的劇情嗎!?」

《 機器戰警 》編劇 保羅范赫文 (左) 與紐梅爾 (右) 合影。

保羅范赫文 (左) 與紐梅爾 (右):他倆讓暴力變成最棒的諷刺手段,看得你心底發涼。

 

編劇是副業,預言才是本業吧?

是真的,紐梅爾與他的夥伴麥可梅納 (Michael Miner) 可能真的是預言大師。事情是這樣的,這兩位大師是 1987年《機器戰警》的編劇──你知道他們已經成功預言了底特律的沒落。這部電影上映後,他們立刻寫了一個續集劇本,沒想到,雖然執導《機器戰警》的暴力大師保羅范赫文 (Paul Verhoeven) 跟他倆是老交情──隨後范赫文還與紐梅爾再合作了《星艦戰將》──但是范赫文從無興趣再繼續拍續集。而之後的兩部續集,也沒用上紐梅爾與梅納的那份劇本;而 2014 年的重製版《機器戰警》,雖然紐梅爾與梅納雙雙歸隊,但是故事也與那份劇本沒關係……就這樣,這份 30 年前就寫成的神祕預言劇本,靜靜地躺在時間的陰影裡。

連商人都能當總統──紐梅爾與梅納當年寫下的劇本居然也和現實生活有87分相近。(此圖與本文無關)

USA! USA! USA! (此圖與本文無關)

但是時間會證明一切,預言大師的諷刺劇本現在看來都成真了,最不可能成為總統的人都變成了總統,米高梅總裁立刻請兩位編劇把他們的故事做成簡報,向高層報告,其中在場的一位導演很有興趣,他就是尼爾布洛姆坎普 (Neill Blomkamp)。

導演 : 尼爾布洛姆坎普 (Neill Blomkamp)。

尼爾布洛姆坎普:年少得志,而後年少不得志。

 

尼爾布洛姆坎普

先忘記布洛姆坎普這兩年不順遂的運勢:《成人世界》(Chappie) 與《極樂世界》(Elysium, 2013) 口碑與票房都不怎麼樣。但是你會發現,他所有的作品,都沈迷於物變類型的主題:《第九禁區》(District 9) 裡人類變成外星人、《極樂世界》裡人類變成半機器人、而《成人世界》裡反而是機器人變成了人類。這位非常喜愛恐怖電影的導演,似乎無法抗拒人類變形為其他種族的命題,而一位底特律人類警官變成了堅不可摧的機器人類保母?這根本是布洛姆坎普的天菜。

布洛姆坎普導演近年的作品不一定成功過:他的異形重啟電影構想被棄用了。

布洛姆坎普的失敗之一:他的異形重啟電影構想被棄用了,猜猜看,他要把蕾普利變成……

我小時候就非常喜歡《機器戰警》,而它仍然是 20 世紀科幻電影中的經典,它有非常真實的意涵。

布洛姆坎普接受 Deadline 的訪問時說道,

我希望真的能製作這部續集,這是我的人生目標,《機器戰警》讓小時候的我念念不忘的那股魅力,至今仍然持續進化著。

 

2014 版《 機器戰警 》

2014 年所推出的新《 機器戰警 》電影中,最驚人的創新:黑色塗裝。

2014 版《機器戰警》最驚人的創新:黑色塗裝。

2014 年的重製版《機器戰警》(RoboCop, 2014),老實說讓很多人失望了,它的確有許多地方進化了,像是用科技大亨取代了企業集團大老闆,這的確更加符合現實。但其他地方一點都沒變,更少掉了最重要的暴力元素,讓那種被打壓的怒氣最終反撲的暢快感被乾淨地移除了。城市淪落了、人類不相信機器人、有錢有勢的人恣意妄為,這些我們在現實世界束手無策的困境,1987 年的《機器戰警》用惡即斬的死硬派正義把它們一掃而空。2014 年版卻沒做到這一點,它竟然變成了 PG-13 分級,是的,連噴血都沒有,乾淨無菌,這真是一種悲傷的淪落。

當年的《機器戰警》善惡制裁直白明快 (如圖),反倒 2014 年重製版無法帶給觀眾這麼多衝擊。

當年這一幕嚇傻無數無辜小朋友。

 

最新版《機器戰警》,我們可以期待你嗎?

我們仍然不知道這部最新的《機器戰警》是什麼,只知道它將會被稱作《機器戰警回歸》(Robocop Returns),這仍然是個底特律的故事,機器戰警回家拯救這個即將無政府化的城市,但我們不知道它會是重製 (Remake) 或重啟 (Reboot),或是一部直隸於 1987 年電影的續集──把中間的三部電影丟進垃圾桶,就像詹姆士卡麥隆 (James Cameron) 的作法──但是它已經確認了導演、也確認了編劇……突然這部已經被遺忘的科幻暴力經典,好像被一支快速反應部隊給撿了起來,現在箭在弦上,隨時都有可能開始進行製作。

最新的《機器戰警》電影即將誕生,我們可以期待嗎?

你們最好記得給我放一台 ED-209 進去!要記得!

 

延伸閱讀:

【影評】《未來總動員》多重元素炒出的科幻經典

老實說,科幻宅宅們,誰是你們的「科幻女王」?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