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其實,麥克魯克只是試著讓自己輕鬆一點:《星際異攻隊2》勇度

以續集公式來說,《星際異攻隊2》(Guardians of the Galaxy Vol. 2) 考了滿分:角色更多、劇情更複雜、揭露更多秘密。你喜歡的格魯特更萌了、火箭也更混蛋了,但不管誰覺得哪個角色表現最好, 麥克魯克 (Michael Rooker) 的答案可能是最接近正確答案的一個:《 星際異攻隊2 》是一部 勇度 (Yondu) 的電影

別意外這麼沒禮貌的答案,這就是麥克魯克,他講話不客氣、做事不二話、就算在拍戲中不小心睡覺也……繼續睡。

在《 星際異攻隊 》《 星際異攻隊2 》中,由 麥克魯克 飾演人氣角色 勇度 。

 

你應該要更了解他 : 麥克魯克

事實上我們與好萊塢一直在忽視麥克魯克,對這位總是眼熟的演員,我們的所知甚少:舉個例子,總是演大老粗角色的魯克,其實小時候是被霸凌的受害者。他在 13 歲時從阿拉巴馬搬家到芝加哥,在阿拉巴馬他還有不少朋友,但剛到新環境時,身材瘦弱的魯克馬上變成了活沙袋,他被揍到媽媽都認不出來,終於有一天,他心裡的浩克爆發了──最適合魯克的漫威角色,可能不是藍色的勇度,而是綠色的巨漢。

好萊塢 銀幕硬漢 : 麥克魯克 ,但小時候與現在其實差很大。

硬漢以前拙拙的。

魯克參加了學校的摔角隊,果然在專業訓練下身材開始健壯起來,沒人敢找他麻煩了,但過猶不及,他甚至有了「禽獸」的綽號──有天練習時,隊友練習時死抓他不放,他一時氣急攻心,把對方狠狠摔在地上,憤怒的隊友大叫「你真是個禽獸!」但這就是魯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有人要挑戰他的極限,那他只好變成浩克。

體弱的 麥克魯克 少年,後來勤練空手道, 漸漸變成我們熟悉的樣貌。

魯克後來拿到了極真派空手道黑帶。

 

踏上演藝圈

這條路其實不是魯克心之所願,雖然他的確是進了演藝學校念書,但他對這個圈子並沒有太多美好的期待。那部讓他一砲而紅的主角處女作《 亨利 : 殺手的肖像 》(Henry: Portrait of a Serial Killer),描寫真實連續殺人魔亨利李魯卡斯的生命片段:魯卡斯是美國史上殺人最多的連環殺手,他似乎沒有任何道德感可言,沿路隨機殺害任何他不喜歡的人……他自稱殺害了超過 3,000 人──這是個怪異到超出人類忍受極限的靈魂,而這不正是每位演員都想要體驗的極限嗎?能夠親自扮演這位殺人魔,不管是為了挑戰藝術呈現的極限、還是自己演技的極限,這都是個難得的機會。

 麥克魯克 首度擔綱主演的電影《 亨利 : 殺手的肖像 》劇照。

《亨利:殺手的肖像》:讓人非常不舒服的電影,全靠這張冷漠的臉──

但魯克卻不是抱著讓自己精益求精的念頭而來,有點令人喪氣的,他似乎只是為了體驗一下所謂的「長片電影」真實的製作過程而來。

這麼多年來,早已成為邪典電影經典的《亨利:殺手的肖像》有著無數的粉絲,他們見到魯克都會興奮地問他:

「你是如何揣摩出這樣冷酷無情兇手的神態?」

而魯克總會露出微笑──有點尷尬,好像做錯事被發現的笑容──

「我只是照著劇本演而已。」

 

演「 勇度 」就像在演自己

是的,不只山繆傑克森,這又是一位只會演自己的演員,但他比傑克森更加徹底:他不喜歡事前排演,他覺得在每一個 take 中臨機應變,才能讓他感覺新鮮與活力;他拿到劇本後都從結局開始看,如果結局不好──就像《星際異攻隊2》──他會打電話罵導演;他可以在每一個 take 之間瞬間睡著,理由是……

「因為我在哪裡都睡得著,很不錯吧?」

──等等,你的敬業精神跑到哪去了?

在片場就像在自己家那樣自在的 麥克魯克 ,覺得在每一個 take 中臨機應變才能讓他感覺新鮮與活力。

所以他不只是在片場演自己、他根本是把片場當作自己家一樣輕鬆。

而當然,《星際異攻隊2》對他來說完全就是遊樂場:這一集有席維斯史特龍參演,他跟史特龍可是有 25 年交情的好友。別忘了《巔峰戰士》(Cliffhanger),他們還在裡頭演過登山隊友。這次他倆在片中有一場針鋒相對的吵架戲,魯克是既興奮又懷念:在《巔峰戰士》裡,史特龍害死了他的女友,他憤怒地幾乎把史特龍丟下山崖。

魯克還跟史特龍去玩槍:

等等,那頭還有寇特羅素….他們一起演過《絕命終結者》(Tombstone)……《星際異攻隊2》根本就是一場同學會。

 

縱橫影壇三十載

演過 30 年的戲,他跟凱文科斯納就詹森總統有沒有涉案槍殺甘迺迪總統吵過 (《誰殺了甘迺迪》)、他在床上頂著艾爾帕西諾的屁股,質問他昨晚是不是對他老婆做一樣的事 (《激情劊子手》)、他跟湯姆克魯斯坐著輪椅在醫院走廊賽車 (《霹靂男兒》)、他質問安潔莉娜裘莉是不是偷藏證據 (《人骨拼圖》)、等等,他還曾經差點被周潤發狙擊 (《替身殺手》)……

30 年在藝壇打滾,無論再如何沒有事業心的人,終究會學到一兩招自有獨特的心法。而麥克魯克懂得天性自由的他,最適合的就是繼續做自己。為那些外表凶狠、血氣方剛、講話不經修飾、卻有一顆豆腐心、時常為自己衝動懊悔的觀眾們,在銀幕上飾演他們的分身。

 麥克魯克 在《 誰殺了甘乃迪 》和 凱文科斯納 有精采共演。

《誰殺了甘迺迪》:魯克 (左) 飾演少數信任檢察官老闆 (科斯納) 的調查員,最終也無法忍受主角的橫衝直撞。

所以麥克魯克沒辦法演好神父 (就跟西恩賓演神父一樣詭異),但他絕對可以演好勇度。

魯克自白,在拍攝當時他其實並不瞭解這些橋段有什麼獨特之處,而又為什麼觀眾會在勇度的那些橋段會感動落淚:首先電影拍攝原本就不是按照劇本順序拍攝,所以他不了解這一段戲之後會承接什麼情節,再來是表演當下背景通常是一片綠幕,他也不清楚最終視覺上的效果會是什麼──像在電影裡伴隨著 Jay & the Americans 的〈Come a little bit closer〉的歌聲,他走過艦橋一邊吹著口哨,身邊的敵人像雨一般落下的帥氣鏡頭……其實魯克就只是在一座鐵橋上慢慢走過去而已,除了他與口哨之外,其他全是電腦動畫 (連那隻浣熊跟小寶寶也是):

 

千里馬也需伯樂

下次你再聽到有人嘲笑某位演員不會演戲,你可以在心中吹起口哨……那些笨蛋,有些演員就是沒辦法演什麼像什麼,但這絲毫不阻礙他們扯出你的淚水。他們就是把真實的自己呈現在銀幕之上,他們需要的是那位懂得把他們放在最好位子的導演,懂得他們的真我其實十分美好的導演。對山繆傑克森來說就是昆丁、而對麥克魯克來說呢?

當 勇度 : 麥克魯克 ,拿起 薩諾斯 的 無限手套……

2013 年,詹姆斯岡恩打電話給麥克魯克聊天,順便希望他能出演自己的下一部戲。

「這小子聽起來還蠻懂拍片的,」

魯克回憶。

但是他正好在大紅劇《陰屍路》裡扮演一個重要角色,以電視圈 on 檔的壓力,他不可能抽身去拍電影。沒想到風水輪流轉,幾周後影集製作高層把魯克叫進小房間,

「很不好意思,我們決定……」

魯克離開了這部殭屍劇。他想想不知這個熱情小夥子的計畫開始了沒,就打了電話給岡恩,告訴他現在自己沒事幹了,也許……

「天啊!這真是太棒了!我就相信一定能跟你合作!我等等就打電話給迪士尼跟漫威!跟他們說我可以開始拍這部電影了!」

麥克魯克當然是詹姆斯岡恩最心愛的棋子,你怎麼會有疑問呢?

因為 詹姆斯岡恩 的力邀, 麥克魯克 就這樣開始成為 勇度 (但演起來還是像他自己)。

 

延伸閱讀:

【 電影背後 】 復仇者聯盟|為什麼 WWE 冠軍 巴帝斯塔 淪落到去演不夠猛又令人喪氣的外星殺手:毀滅者 德克斯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