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電影只會套公式?《閃靈悍將》與《地獄怪客》將翻轉超級英雄的未來

各位同學,讓我們再來複習一次這個問題:如何拍好一部「 英雄電影 」?相信答案你已經了然於胸,因為漫威影業已經花了 10 年訓練全世界觀眾的口味,而且很明顯地他們成功了。但是隨著漫威的十年成績單即將發表完畢──《復仇者聯盟4》將在明年 5 月 3 日上映──那些即將準備上場的超級英雄們,已經決定打破這套「建立角色-遇上麻煩-得到能力-打敗壞蛋」的黃金公式,而超級英雄電影的未來將會從此不同。

近十年來, 超級英雄電影 黃金公式 已由 漫威系列電影 將其發揚光大,而它即將被翻轉改變。 圖為 《 鋼鐵人 》劇照。

 

陶德麥法蘭 《 閃靈悍將 》

如果你能夠稍微忍受一下──好吧,是盡可能地忍受──陶德麥法蘭 (Todd McFarlane) 似乎永無止盡的怒氣,以及因為怒氣而口無遮攔的抱怨與大話,那麼,這幾個月來,你應該已經聽到不少關於新版《閃靈悍將》(Spawn) 的新消息。麥法蘭這位《閃靈悍將》漫畫原作者、暨新版電影的編劇與導演,決定在這次親手送親生兒子登上大銀幕

《 閃靈悍將 》原作者既電影導演 陶德麥法蘭 。

陶德麥法蘭。

既然這次不假他人,那麼想必他也得負起新版成敗的全面責任。當然,別期望他會乖乖遵循漫威電影的黃金公式。

談起漫威,麥法蘭可是有著陳年舊恨:他當年還在漫威當打工仔時,為蜘蛛人系列製造了一波口碑銷量雙高潮,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的努力讓大老闆很滿意,滿意到漫威吞掉了大部分銷量的利益,而只有少許的麵包屑分給畫家與作者──麥法蘭也是勞資不平等關係下的犧牲者。一身是藝的麥法蘭怎麼受得了,他立馬雙腳一蹬跳出漫威漫畫,自己開出版社去了。

陶德麥法蘭 所創作的《 蜘蛛人 》 漫畫 。

麥法蘭的蜘蛛人

而且話說回來,《閃靈悍將》原本就不是勇者鬥惡龍式的正統故事:一個從地獄爬回來的怨靈也不可能想被人家稱為英雄。

因此,據麥法蘭的說法,新版《閃靈悍將》不算是一部超級英雄電影,或者說,它不會是一部傳統的超級英雄電影。原因之一,就在於觀眾不會再次被強迫需要重溫閃靈悍將的誕生物語,觀眾也不需要再看到閃靈悍將還在猶豫是否接受超能力的素人階段,也就是說,這次的《閃靈悍將》裡,觀眾不需要再陪著主角走過無趣的新手村升級路線,我們直接切入他已經成魔的狀態,見證他那些神奇的能力。

想想這麼多年來的《蜘蛛人》,死了兩次的班叔卻往往是觀眾想要快轉的部分──這樣安排讓電影的第一二幕不用再準備那些觀眾早已知道的老套劇情,而可以擁有更廣的篇幅去深究這部電影的主要劇情──每次都從孫悟空被壓在五指山開始,看也看煩了。

不只是故事進行的套路不同,麥法蘭這幾個月再三強調的,就是《閃靈悍將》更算是一部恐怖電影,他不保證這次閃靈悍將的披風夠帥氣,但保證這次閃靈悍將給人的氣氛要夠恐怖。他做到極致之處,甚至考慮讓閃靈悍將不講人話──而是發出野獸般的吼聲。麥法蘭的做法似乎也有一番道理:

「來自地獄的戰神講什麼人話!」

換句話說,這次《閃靈悍將》裡的主角不是什麼鋤強扶弱的英雄,而根本是一頭被地獄黑暗包覆的魔物。

當然,《閃靈悍將》是 R 級,好寶寶請勿進場。

 

打掉重練 再闖銀幕的《 地獄怪客 》

《 地獄怪客 》即將再度登上大銀幕, 挑戰 大家已經習慣的 超級英雄電影 黃金公式 。

來自地獄的訪客不只艾爾希蒙斯 (閃靈悍將的本名),還包括了這位紅通通的大塊頭──雖然他是惡魔之子、雖然他頭上被鋸斷的惡魔雙角看來有點恐怖、雖然他注定要毀滅人間,但說實話,沒人覺得《地獄怪客》(Hellboy) 很恐怖,反而在宅宅胖胖導演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對怪物總是充滿溫情的手筆之下,紅大個看起來其實更像隻溫馴的聖伯納犬──大大呆呆乖乖的,偶而大吼兩聲。

這當然沒什麼不好,但這可能是電影公司怪罪《地獄怪客》系列電影票房一直沒有頂好的主因。地獄怪客站在地獄與人世之間的尷尬角度,他應該更有衝突性與戲劇性一點。所以,雖然戴托羅想盡辦法要籌錢拍攝《地獄怪客》──他甚至發起了一場網路公投,但是最後片商還是沒有同意他的企劃。

悲情的宅神 吉勒摩戴托羅 與他曾經執導過的《 地獄怪客 》。

最後,一切都變了,《地獄怪客》漫畫原作者麥克米格諾拉 (Mike Mignola) 雖然與戴托羅的私交不錯,但這次他決定自己來主導親生兒子的命運。換了發行片商、換了製作公司、也換掉了導演與朗帕爾曼 (Ron Perlman)──但帕爾曼永遠是我們心中最完美的地獄怪客──預計明年上映的《地獄怪客》重拍版,全部打掉重練,紅大個要脫胎換骨。

《 地獄怪客 》原作者 麥可明格拉

《地獄怪客》生父麥克米格諾拉。

明格拉對新版電影的最重要指示,就是要遵循漫畫的基調風格。沒錯,就如同《閃靈悍將》一般,恐怖、恐怖、恐怖。

《地獄怪客》漫畫也是一本恐怖漫畫,但不是《閃靈悍將》的那種見佛殺佛的血腥恐怖,而更靠近幽微陰暗的日式恐怖。在飽覽世界鄉野傳說的明格拉筆下,地獄怪客有如靈異偵探一般,走遍各地探幽訪微。別期望每次地獄男孩都用他的煉獄右拳打爆所有壞蛋──問題就在漫畫裡根本沒有明確的壞蛋,即便是那些地獄魔王,也各有各的苦惱與掙扎,更遑論散步人間的孤魂野鬼,全都是走不出生前的人類欲望而被迫在無間道裡徘徊。

《地獄怪客》漫畫中的世界觀較偏日式幽暗路線,就連反派也各有苦惱與掙扎。

漫畫裡地獄男孩對上日本妖怪:一群飛頭蛮。

所以明格拉不要超級英雄,他不要「誕生-練功-救人-幹掉大魔王」那套一條龍模式,他甚至覺得戴托羅的版本都嫌太過英雄──《地獄怪客》兩部電影裡都有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然後連自己命都差點賠上的無私劇情。他甚至寧可要「台灣傳奇劇場」或是「藍色蜘蛛網」那一套,他要地獄怪客見證更多鄉野傳說裡的人性黑暗、那些被主人逼死的女僕在井裡數著盤子的故事、那些相信丈夫功名成就就會回家卻永遠等不到的幽魂。什麼拯救人民於水火之間,那是漫威宇宙在做的事,明格拉可不相信什麼拯救,因為往往都是人類害死人類、我們害死自己。

當然,新版《地獄怪客》是 R 級,好寶寶請勿進場。

 

英雄電影 老套公式將被翻轉

新生代 超級英雄 由年輕演員 湯姆霍蘭德 所飾演的 蜘蛛人 。

荷蘭小豬豬。

你可以看到,從福斯影業證明會賺錢的 R 級電影不只是大明星的露點情色片之後,現在有一股新的風潮,都想跟隨著福斯的《羅根》與《死侍》走上 R 級題材。這讓那些原本就很邊緣的美漫主角們,反而有了一塊廣闊的新天地。這種狀況下,這種 R 級超英雄電影能夠挑起觀眾嘗鮮的慾望。而且不只內容調性,那些從素人一步步變成英雄的打怪練功過程,也已經被新的美漫超英雄電影捨棄。

有一個明顯的例子:索尼影業三度重啟的《蜘蛛人:返校日》(Spider-Man: Homecoming) 裡,甚至連提都沒提到班叔的存在、甚至連輻射蜘蛛是什麼也沒提到。我們看到的已經是會飛簷走壁的彼得帕克,這可以讓他在電影中更專注在主軸劇情裡。想想,空出了這些前情提要的時間,米高基頓也才有足夠的篇幅能讓他徹底使壞--他現在已經被稱為漫威電影宇宙最佳壞蛋之一。

布麗拉爾森 (Brie Larson) 演出的《 驚奇隊長 》也將會是 漫威 打破自己 超級英雄電影 公式的分水嶺作品。

布麗拉爾森 (Brie Larson) 就是驚奇隊長。

即便是漫威自己,也想要掙脫這套從《鋼鐵人》伊始的公式。萬眾注目的《驚奇隊長》(Captain Marvel) 就已經準備做出改變,漫威宇宙的總監製奈特摩爾 (Nate Moore) 就認為,舊式的超級英雄電影,無非就是讓觀眾看到:

主角登場、主角遇上麻煩、主角在第一幕最終得到超能力、他們在第二幕最後學會了如何使用能力、然後在第三幕與擁有相似能力的壞蛋打鬥。

這個公式從《鋼鐵人》一路到《黑豹》,百試不爽。

但是現在,摩爾不想讓凱羅丹佛斯走這條老路變成驚奇隊長。他想要改變,讓這間十年老店看起來仍然很新,繼續走向下一個十年。

物極則反、數窮則變,以前的次文化,變成今天的主流文化、十年前的英雄公式,今天當然也要改頭換面。超級英雄電影類型正在找尋它的下一次蛻變型態,也許再過不久,超級英雄電影會變成市面上最嚇人的那一種電影。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