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冰島電影《樹下驚魂》相礙相侵的警世劇 - 電影神搜

【影評】冰島電影《樹下驚魂》相礙相侵的警世劇

【 影評 】 冰島電影 《 樹下驚魂 》相礙相侵的警世劇

橫掃冰島奧斯卡七項大獎,由古納席古德森 (Hafsteinn Gunnar Sigurðsson) 編劇、執導的《 樹下驚魂 》(Under the Tree),劇情描述男主角 Atli (Steinþór Hróar Steinþórsson 飾) 被老婆 Agnes (Lára Jóhanna Jónsdóttir 飾) 抓到看著電腦裡自己和「 小三 」打砲的影片,憤而將老公趕出家門,電話不接,訊息不回,換了家門鎖,甚對外宣稱兩人已分居,不准這個令人不放心的老公,再有做自己女兒爸爸的機會。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Alti 回到家暫避風頭的這一端,父親 Baldvin 和母親 Inga ,與鄰居 Konrad 和對方女友 Eybjorg 之間,一場因緣於「界限」的風暴才於焉展開:鄰居認為 Baldvin 門前大樹的陰影遮住露臺陽光,Baldvin 並無修剪樹木之意,直到輪胎被劃破,Baldvin 開始質疑是否鄰居動的手腳,請人來安裝防盜監視器;Inga 訕笑 Konrad 是跟前妻離婚後變了樣,還拿 Konrad 家狼狗在自家庭院屙的糞便袋往他女友 Eybjorg 身上丟去,一心認為走失的愛貓絕對是這對鄰居搞的,兩家的鬥爭越演越烈,彷彿永無止息之一日。

樹下驚魂 : 相礙相侵 的警世 肥皂劇 圖中男子和 小三 私通的影片被妻子看到,夫妻緣盡。

「 互相傷害 」的雙線展開

劇情分為兩條線,一是 Atli 和 Agnes 的夫妻問題,二是 Atli 爸媽和鄰居的相處問題。問題的萌生隱約都導向於單方或雙方的拒絕溝通──

先看主角 Atli,偷吃固然不對,但 Agnes 拒絕聽解釋,自己裁定小孩的監護權,把家醜堂而皇之的說給整棟住戶聽,似阻絕了他們與曩昔尚存美好回憶接軌的可能,也否定了在我們眼中看來仍有好爸爸樣貌的 Atli 繼續成為家人的想望。

而在 Atli 爸媽和鄰居這一方,樹木砍不砍只是個引線,真正屏蔽雙方的「陰影」並非偌大的樹影,而在於人心無處不見的陰影,未審先判、未窺見全貌卻自行勾勒原型,而後用自己的偏見去支撐自己的懷疑、放大對方的不是。Inga 說 Konrad 是離婚後才變成這麼敏感的,Konrad 說 Inga 是因為大兒子失蹤後才變成這麼暴躁的,總之雙方都覺得與自己的口舌無關,我們只是維護自己的權益,追求我要的正義。

樹下驚魂 : 橫掃 冰島奧斯卡 七項大獎 探討人性的故事

情緒總是 Hold 不住

人是情緒性的動物,當人們在氣頭上時,自然很難做出理智的決定。不管是 Agnes 對 Atli 的冷暴力:Atli 因為氣不過而摔 Agnes 手機、踢教室桌椅的肢體暴力;又或是 Baldvin、Inga 和鄰居的交相攻訐,至最終的全武行上演……這部冷冽的冰島電影把人類最不成熟、脆弱又自私的一面大剌剌的攤在觀者眼前,透過帶著焦躁感的配樂,不斷橫生的小事件,片中的監視器就像觀眾的視角,冷眼的看著他們的一舉一動,靜靜的等待這齣肥皂劇的「結局」。

冰島電影 《 樹下驚魂 》 劇照

事出必有「因」──

本片高明之處在於這兩條線慢慢交攏時,我們慢慢可拼湊 Atli 何以至此,以及這個家中長子的「不見」,是如何影響著這家人,連帶牽動鄰家人的發展。

從我們最早看到 Atli 的悖德似是引發老婆報復的主因,後來才發現哥哥走失後媽媽對他的冷然,間接造就他與老婆關係的淡漠;媽媽近乎粗鄙的行徑,從頭到尾都沒打算討你喜歡,但當你知道她失去長子,又尋不見可被她視為等同長子的愛貓之時,心裡的悲涼無處可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循最大嫌疑犯──鄰居的愛犬開刀。縱然我們無法認同這樣的行徑,甚至找不到同情她的理由,卻知道這個甘冒動保人士大不諱的劇情鋪排在片中的用意,就是要凸顯人的憤怒和偏見,是如何鋪天蓋地的遮蓋了我們的良善,只為成就自己的道德宇宙。

樹下驚魂 劇照

樹下驚魂 冷冽的冰島電影

相愛相親是淑世理想,但相「礙」相「侵」或許才是現世更常見的光景。我們不難預料 Atli 爸媽和鄰居衝突越演越烈的態勢,尤其劇末那駭然的場景初看時覺得誇張的緊,回頭看「老翁整夜彈吉他擾民,鄰居怒抓其頭撞地至死」的新聞,這齣發在生北歐的戲劇對我們一點都不陌生。

類似的社會寫實劇每天不斷交迭上演、舉世皆然;然而即使恨的火焰是如此龐大,導演在殘酷而冰冷的現實中,仍稍稍遞來一絲愛的餘光,給 Atli 和 Agnes 這對無能相守的夫妻。

樹下驚魂 劇照3

相較「熟齡組」的消恨不能、和解無望,Agnes 在公公 Baldvin 登門造訪後,那把心頭的鎖才漸被撬開,心裡的結也稍微鬆動,那封給老公的信中「我原諒你」這四個字,幾成了全片少數可見的曙光。

選擇原諒或不原諒

當我們都跟別人說「你只欠我一個道歉時」,要說出「我原諒你」誠然需要更大的勇氣與度量,這個原諒對 Atli 何其重要,不是代表他能回家了,可以重新做好爸爸、好丈夫了,也不是「那件事」的污名從此洗刷掉,而是 Agnes 不再恨而 Atli 也不再被恨了。

找不到再相守的理由,最少也給自己一個消解恨的可能,一雙懂得聆聽的耳朵,一張不求話語馨香但也不口出惡言的口,還原出一點人的溫度。

 

延伸閱讀:

Tags:

  •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