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極地追擊》伊莉莎白歐森 傑瑞米雷納 雪地緝凶逼出殘酷真相

圓點點

電影《 極地追擊 》(Wind River) 是 2017 年出品的犯罪劇情片,由泰勒謝里丹 (Taylor Sheridan) 編導, 傑瑞米雷納 (Jeremy Renner)、 伊莉莎白歐森 (Elizabeth Olsen) 主演。

美國懷俄明州的印第安保護區,地廣人稀、犯罪率高。少女娜塔莉被發現陳屍在在大雪覆蓋的風河谷,FBI 派探員珍前往調查。人生地不熟的珍,求助於當地獵人柯瑞,期盼早日查明真相。一樁謀殺案喚起柯瑞喪女的沈痛回憶,也牽扯出印第安自治區與外來者的衝突。

電影《 極地追擊 》中,以「 鷹眼 」一角為人眾知的演員 傑瑞米雷納 於此片飾演一位不幸喪女的獵人。

雪地與寂靜

電影 《 極地追擊 》 劇照

印第安保護區因政府規範而存在,雪地與寂靜卻非所有人能忍受。留下來的印第安人靠著當地有限的資源生活,某些人受了教育,選擇離開故鄉,也有一批人無所事事、沈迷毒酒,形成當地的問題人物。故事雖然要角不多,透過柯瑞翻山越嶺以及與當地人的真誠互動,帶出風河谷隱藏在寧靜背後的現代化傷痛、文化衝突與凋零、對犯罪的無奈,以及生命的失落哀傷歷程。

電影多個以自然為主體的大特寫鏡頭,人的渺小與自然景觀的氣勢磅礡形成對比。風河谷地形遼闊,天氣驟變,沒有雪上摩托車根本難以穿越山脈。要在險惡的環境與天候生存,除了一分天意、一點本事,還要耐得住寂寞。

太平盛世,大家飲酒作樂也就罷了,若是發生意外或謀殺,叫救護車或警察來協助,根本遠水救不了近火。發生在風河谷的死亡事件,證據早被大雪掩埋,不然就是屍體被野獸啃蝕殆盡,因此破案困難,人人活在犯罪的陰影。

文化鴻溝踩底線

電影 《 極地追擊 》 劇照 印地安人

電影用生活細節的對話,揭示外來者與當地人的鴻溝、法制與自然野性的對立。一幕珍與死者父親的談話,珍執著於死者父親怎會讓死者夜間出門,女兒失蹤也沒報警,父親回答是因為信任,他認為女兒已經成年,可以自由行動,然而珍還是不明所以,又急著詢問死者母親。

風河谷因鑽油公司開發,部分土地的所有權頗有爭議,身為聯邦探員的珍是唯一能在此主張公權力的人,使得該角出現別具意義。珍雖然搞不清楚狀況就被派來,還是表露破案的決心,卻在問案的過程中無形觸犯了別人的底線。故事裡的角色看似正常互動,其實有說不出的苦悶,不該說的說了一堆,該說的也說不清,言語當中隱藏了思考與價值隔閡,反面的例子當然包括歧視的對話以及暴力相向。

戰或逃 極地追擊 顯現生存意志

電影 《 極地追擊 》中,曾飾演「 緋紅女巫 」的演員 伊莉莎白歐森 在本片飾演前來查案的 FBI 探員

真相只有大地知道,電影用鏡頭傳達:只有大自然能冷眼旁觀人類的善與惡、喜怒哀樂、生存與死亡,靜靜看著人類上演不可理喻的暴力以及自我毀滅的輪迴戲碼。

電影從娜塔莉赤腳在雪地奔跑起始,雖然犯罪與偵查的過程是罪案劇情片的重點,然而本片裡面人的生存意志更是核心。能在風河谷生存的女人都不容易,面對衝突不是戰鬥就是逃跑。娜塔莉為了躲避侵擾,狂奔五英里,而珍面對凶手的槍火攻擊也予以反擊,強烈的生存意志在兩個女人身上顯現,逼人直視人類最原始的情緒:恐懼。

死人無法替自己伸張正義,活人能做的未必是幫助死人沈冤得雪,接受親人死亡的事實,擦乾眼淚,跟哀傷戰鬥,生存意志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甦醒。

大自然是最嚴厲的懲罰

電影 《 極地追擊 》 劇照之一

片子對於兇手的處理頗有新意。珍代表聯邦政府,她與當地警察、兇手三方對立的戲是全片的高潮,然而她力量薄弱,自我保護已屬不易,剩下的就交給柯瑞幫忙。柯瑞不走繩之以法的路線,而是以牙還牙,以眼還眼,讓兇手自行面對大自然的考驗,接受和娜塔莉一樣的經歷,既不髒了自己的手,也給兇手最嚴厲的懲罰,堪稱是最大快人心的結局。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以嗑電影、寫文章、談生活為職志的影癡,用文字點亮電影是我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