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一張十年份的成績單

要評斷《 復仇者聯盟3 :無限之戰》,某種程度上是很困難的。我們都知道這部電影等同於漫威電影宇宙的十年成績單,也知道至今這個越來越龐大的電影宇宙裡,那麼多的超英雄們都應該要擠進這部2小時40分的電影裡。它在份量上已經注定是份大碗公餐點,但一個有趣的問題誕生了:它美味嗎?它會令人期待這個系列的未來嗎? 復仇者聯盟3 海報

如果以導演羅素兄弟的先前作品觀之,他倆總是能達成了兩個貌似互相背離的目標:維持漫威電影宇宙的連續性、卻又在內容上保有獨立欣賞的完整性。像是《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引介了酷寒戰士這個新角色,讓他成為了美國隊長實質意義上的最大弱點,與精神上的唯一依靠對象,但這部電影也同時是一部高度驚悚的政治陰謀電影,它很像你喜歡的那些陰謀論電影傑作--《全民公敵》或是《北西北》--原本友好的全世界,一夕之間追殺孤立無援的主角。

《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本身的故事性完整,它依附在漫威電影宇宙既有的人物結構上,卻又不需要依賴這個宇宙的其他角色替它說完故事,沒有鋼鐵人或是雷神天外飛來拯救陷入貓鼠遊戲的隊長,他得自己面對問題、自己做出決定,並且自己承受結果。即便是對漫威英雄毫無所悉的觀眾,甚至也可以直接從這部電影切入這個神怪的超英雄電影體系。因為即使不認識超英雄,也不妨礙你喜歡《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這部電影本身就很好看。

 復仇者聯盟3 美國隊長2

《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

至少,在這點上,《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比起它的前兩部復仇者系列作品來,有趣的多,而這是羅素兄弟成功的第一件事--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點。這部電影裡不再花心思介紹新角色--十年來累積的角色已經太多,現在的問題已經不是「為電影觀眾介紹嶄新的漫畫角色」,而是「如何利用超過70名的已登場漫畫角色」。羅素兄弟很明顯地比起喬斯威登佔了一點優勢,他們不再需要把第一二幕的篇幅用來鋪陳新角色的心路歷程,而是從電影第一秒,就想辦法讓觀眾重新回想起,這些角色之間原有的情感關係。

羅素兄弟更注重在少數角色間的情感關係,而非典型的團體群戲。我們看不到在《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裡的英雄派對橋段,你甚至連一幕超英雄們拍團體照的畫面都看不到--群戲才是喬斯威登擅長的技巧。在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裡,英雄們被分散成群,有趣的是,每個小群裡的故事線都是一對一的。情侶間對於互相犧牲的爭執、父女間對於理念的差異、師徒間的彼此認可等等,這些不同面向的情感聯繫,都是過去十年來這些英雄在各自電影裡的部分支線。 復仇者聯盟3 幻視和緋紅女巫

羅素兄弟從這些電影裡取出的不只是角色看似豐富的人物設定,也同時把他們過去未解決的情感問題帶進了《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這才是這部電影真正吸引觀眾之處。因為情感,才是超英雄們與我們唯一相似之處,這讓他們在脫去絢麗盔甲與外顯超能力之下,更像人類。這給了觀眾感同身受的空間,也同時,觀眾才能真正對超英雄們即將面對的滅頂之災,嘗到真實的痛感。

所以《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確努力地將接近30位正派角色,全部呈現在2個多小時的篇幅裡,卻又能同時不讓觀眾感到煩悶與擁擠。當然,這次的故事與無限寶石有關,而某些角色原本就與這些寶石距離稍遠,自然他們的戲份也就少了一點,但這些邊緣化角色仍然被精心安排在某些英雄時刻(Hero time)中,這讓他們仍然會令觀眾為其叫好鼓掌。

而說到英雄時刻,這種製造劇情高潮、並且讓英雄主角發光發熱的時刻--通常也是主題音樂放得最大聲的時刻--羅素兄弟至少在《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裡成功地安排了兩段,這些片段都能營造巨大的情緒反應,你會為前一秒還在吃土噴血的英雄們,終於能夠猛力逆襲而忍不住大聲叫好。

 復仇者聯盟3 黑寡婦

《 復仇者聯盟3 :無限之戰》是一部特殊的漫威電影作品

當然,《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的結局是非常複雜的,這部電影作為背靠背電影(《復仇者聯盟3》與《復仇者聯盟4》是接續拍攝的)的上半部,必定會將真正結局留待下半部才說完。因此它也得留下一個讓觀眾能夠支持到明年的重大懸念,就這點來看是成功的。奇妙的是,這個結局在電影開始不久就已經被數個角色重複過了,但當它真正發生時,刻意冷靜處理的畫面卻仍然讓人震撼。它令人困惑又感到悲傷,就像電視突然被拔掉插頭一般,你只能看著黑黑的螢幕發呆,卻有無數疑問不停地冒出。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是一部特殊的漫威電影作品,沒有一個角色確定已經真死--即便是死了也未必不會再復活;每項計謀背後似乎都有後路;但是這種出人意外的驚奇感,卻是我們最熟悉的羅素兄弟風格,對於那些喜歡《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或是《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的觀眾們,也許《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不只是漫威的十年成績單,還是一張雖不到滿分——但可能滿意——的成績單。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