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以身入戲!敬那些為戲伸縮自如的演員們

黎仰欽

筆者前陣子看了2月初上映的韓國電影《解凍屍篇》,除了才女導演李秀妍繼《四人餐桌》睽違14年再執導筒引人注目以外,大物級演員趙震雄這次又會端出什麼可怖的演技,更是吸引我進戲院觀看的一大重點。果不其然,這個戲中看起來很「有事」的醫生,再度用百變詭譎的變臉戲碼,成功收服了觀眾。

嗣後查了一下資料,發現他為了詮釋戲中這個敏感的醫生,認為這樣多疑的人不應該看起來營養太好,於是他開始忌口,遠離高熱量食物,雖然依然喝酒卻對下酒菜保持「只可遠觀」的策略,看來痛苦的過程(減重了18公斤)卻成功打造了正邪難辨、虛實難分的銀幕形象,為他堪稱變色龍的表演生涯再添璀璨的一筆。

其實趙震雄在拍攝電視劇《信號》之時,就曾靠著減少食量、晚上6點之後禁食,再加上每天晚上都跑30圈操場,為戲減重30多公斤,超乎常人的毅力令人嘆為觀止,而瘦下來的模樣更被大家稱讚「帥度直逼孔劉」!而令人難以想像的是更早之前,他也曾為戲增胖到124公斤。

對演員來說,這樣忽胖忽瘦的經歷,雖不是家常便飯,但環顧影壇,屢冒著自身健康可能出狀況的風險,真正做到為戲犧牲的,仍所在多有。以下就來讓筆者介紹,那些伸縮自如的演員們。

湯姆漢克斯(Tom Hanks)

2月底要上映、由史蒂芬史匹柏(Steven Spielberg)執導的《郵報:密戰》(The Post),雖然未能讓湯姆漢克斯再次入圍奧斯卡影帝,但依然無損這位當代美國最重要演員的偉大。他演過無數膾炙人口的角色,戲路多變、類型不拘,堅毅正直的「美國先生」形像深植民心。為了投入角色而為戲忽胖忽瘦,這位國民影帝也不以為苦,無論是出於對演員或角色的敬重。1992年,他為演出《紅粉聯盟》中的棒球教練吉米杜根,增肥30磅,1993年,為了詮釋《費城》片中患有愛滋病的同性戀患者,除了靠妝髮改造外,他又減重了30磅,只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加虛弱。

拍攝《費城》之前以浪漫愛情喜劇聞名的湯姆漢克斯,用自己如同角色經歷一般痛苦的貼身演繹,成功地贏得了觀眾的掌聲,也為自己拿下第一座奧斯卡影帝。2000年為了拍攝《浩劫重生》,他先在電影前半段將自己體重增至225磅,後半段又讓體重銳減至170磅,只為了讓自己從不起眼、肥胖的Fedex運送員變成不修邊幅、漂流到荒島且挨餓瘦弱的「魯賓遜」,刻劃角色著墨之深可見一斑。

延伸閱讀:【影評🎬 N探員試映回報】《郵報:密戰》

馬修麥康納(Matthew McConaughey)

一樣是為了詮釋愛滋病患,在加拿大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ee)執導的《藥命俱樂部》中,馬修麥康納足足減重了47磅,打破湯姆漢克斯演費城》的愛滋病患減重30磅的紀錄。當時年過40的馬修麥康納謹小慎微的遵守醫師指導的減重原則,少量多餐,每天吃8餐,保持適度的運動,維持人體器官正常的新陳代謝功能,在睡前啜飲小杯紅酒,以幫助促進血液循環。

馬修決定接演藥命俱樂部》之初,應該有不少影迷會想,俊帥如他、出道時曾被譽為「保羅紐曼」的接班人的馬修,何苦為戲犧牲至這般程度?但我想當時已在演藝圈打滾多年,並無真正令人印象深刻代表作的馬修,應該不會視減重以貼近角色形像的功課為折磨,視剝離自己俊秀皮相的舉動為犧牲,好演員一生就是等待這樣一個角色。除了為戲減重外,他也閱讀這部真人實事改編的電影裡本尊Ron Woodroof的日記,務求自己與他一同經歷那些年的悲歡,還原出更真實的場景。形神兼備的演出終於讓這位來自德州的實力派演員拿下當年的奧斯卡影帝,獲致實至名歸的肯定。

延伸閱讀:【影評】《金爆內幕》淘金現貪婪,挖礦成騙局

克里斯汀貝爾(Christian Bale)

講到伸縮自如的橡皮人,當然不能不提這位外貌實力兼具的英國男星:克里斯汀貝爾。他為戲忽胖忽瘦的「變形史」,絕對不亞於他接演過的角色之多變繁複。2004的克里斯汀貝爾之黑暗時刻》,為了符合劇中角色只有168公分的設定,183公分的他硬是從85公斤減到僅剩55公斤的皮包骨,那段「最黑暗的時刻」他每天只喝無糖咖啡,加上一顆蘋果或鮪魚,飲食之素淡簡直令人難以想像。

2010年的《燃燒鬥魂》,他為了完美詮釋戲中染上毒癮的角色,除了戴假牙扮禿頭外,他又減重了13公斤,甚至不斷激勵自己一定做得到(減重)且樂在其中,只要服膺劇情需要。2013年的《瞞天大佈局》,這回他不減重了,頂著戲中的禿油頭一舉增重至90公斤,但導演大衛歐羅素說完全沒有要求他增肥,而是克里斯汀貝爾與扮演的本尊談過後認為必須如此。因著這樣不斷吹氣又消風的體型變化,克里斯汀貝爾的身體造成嚴重負擔,甚至導致他脊椎受傷,這個力行方法演技的演員,徹底為「不瘋魔不成活」這六個字,寫下最好的註腳。

延伸閱讀:克里斯汀貝爾談對《星戰》的喜愛、還有對漫威英雄的想法

安海瑟薇(Anne Hathaway)

在我們為上述三位男演的敬業程度大為讚嘆之餘,其實女演員勇於接受挑戰的,亦不乏其人。「美國甜心」安海瑟薇為了詮釋2012年《悲慘世界》自己戲稱「看起來快死了的女人」的妓女一角,她先提議剪掉一頭長髮以平頭示人,在拍攝前先讓自己瘦5公斤,再來一天只吃2塊燕麥糊果腹,平均只能攝取500大卡的熱量,最後總共瘦了12公斤,只為了更貼近角色的生命狀態,如此的投入與入戲程度讓她終於獲得了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肯定!

然而安海瑟薇在當年的頒獎典禮後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曾透露,她當下無法真的感到喜悅,因為她是藉由萃取這個角色的苦痛去成就大家看到的殊榮,她的開心是佯裝出來的,事實上她相當有罪惡感。據稱她為了能更有血有肉的去詮釋芳婷這個角色,也對賣淫做了許多研究,因此對她的身心靈都造成不小衝擊。在看似風光的背後,原來有這麼多不為人知的辛酸,也讓我們對演員這兩個字,產生更由衷的敬佩。

延伸閱讀:《瞞天過海:八面玲瓏》預告引起男性觀眾不滿?

吳慷仁(Kang Ren Wu)

金鐘影帝吳慷仁在2017年的電影《白蟻:慾望謎網》裡,為了為扮演竊衣賊白以德,一個月內從70公斤減重到只剩56公斤。導演朱賢哲並未要求他減重,然而他卻自願瘦身,1天只吃1盤青菜或1杯果汁,只為了貼近白以德情緒不穩的狀態,徹底入戲的他讓我們從第一個鏡頭就感受到他「化身」白以德的功力:只見骨瘦嶙峋的他背對著觀眾打手槍,那股飢渴感和對女性衣物特有的迷戀,透過背部連脊椎都會演戲的顫動,徹底說服且震懾住觀者,精湛的表演也讓他拿下2017年第19屆台北電影獎的影帝。

延伸閱讀:2018台灣電影圈10大潛力新人,「蔡凡熙」「瑞瑪席丹」「劉冠廷」新人出頭天!

松山研一(Kenichi Matsuyama)

2月初上映的日片《百合心》,除了女主角吉高由理子成功地詮釋了這個心理糾結的女殺人魔、並入圍了日本奧斯卡影后外,與他演對手戲的松山研一,也貢獻了出色的演技,與吉高由理子激盪出非同小可的火花。劇中松山研一飾演的洋介一角,因為年少時一樁無可挽回的意外,而讓自己過著行屍走肉的生活。為了更貼近角色,松山研一不惜調整自己的作息,怕自己睡著,他徹夜打電動,只因想過著洋介般的生活,深入他孤寂自覺沾滿罪愆的心理狀態。

除此之外,他更自發地展開地獄式減肥,只因他認為這樣的人不可能是胖子;然而當角色必須是胖子的時候,他也意不容辭地去完成演員所需肩負的使命。2016年曾在金馬影展放映過的《聖之青春》,為了詮釋英年早逝的天才棋手村山聖,並吻合他現實中因為疾病纏身需要打激素,故身形肥胖的現實形像,松山研一為戲增重了足足二十公斤,雙下巴都長出來了。當然有些人會想,現在特效那麼發達,非得必須親臨實境才叫做真實表演嗎?但我想當演員在臨摹的過程中,務求達到他所要的真實,為戲所增減的任何一吋筋肉,也都是貨真價實的表演,住進角色的唯一法門,松山研一就如同《聖之青春》本尊村山聖對棋藝的敬重般,也是如此篤定而堅決地去看待自己的表演,讓他所詮釋的每個角色都有了真實的血肉,而成為我們過目難忘的回憶。

關於作者

看電影,愛電影,持續挖深,不斷誌記。書寫的目的不在比較,而在感知,銀幕內外持續穿透的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