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剖析《聖鹿之死》─有如強迫買賣一般。

無鬼

【**請注意:以下內容有聖鹿之死的劇透**】

 

聖鹿是指什麼?
「希臘神話中的刻律涅牝鹿是狩獵女神阿爾忒彌斯的座騎,直到特洛伊戰爭爆發,希臘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殺死了牝鹿,使阿爾忒彌斯大怒,把希臘軍隊用逆風逼到奧利斯港,阿伽門農為了要解決這場災難,就犧牲自己的女兒伊菲革涅亞,換取阿爾忒彌斯的原諒,希臘軍隊才得以逃過一劫」

《聖鹿之死》源自希臘神話,但是電影情節裡絲毫沒有提到希臘神話,而是引用聖鹿被殺死的橋段,在電影中鹿與阿爾忒彌斯都只是平凡人。

故事發生在一個家道小康的家庭裡,身為一家之主的史蒂夫醫師(柯林法洛 飾),在一次的外科手術前飲酒,導致手術失誤,讓一名病患就此不治,之後史蒂夫覺得愧疚,就跟死者的兒子馬丁(貝瑞柯根 飾)時常交流,透過送一些禮物方式與馬丁保持良好關係,當作補償。可是卻沒想到,馬丁卻暗中用了無形的力量詛咒至著史蒂夫一家,強迫史蒂夫殺死自己家中的一人,才能解開這無形的詛咒。

用一命換一命
電影中一命換一命的原則,與神話中阿伽門農犧牲自己女兒伊菲革涅亞的情節有些相似:史蒂夫就像是阿伽門農,而馬丁的父親就好比聖鹿。電影第一個鏡頭就落在馬丁父親的心臟上面,像那性命垂危的聖鹿,當聖鹿死亡,憤怒的阿爾忒彌斯女神將希臘軍隊逼到絕路,而馬丁也漸漸把史帝夫一家逼上死路。

到了最後,史蒂夫犧牲自己兒子換取解除詛咒,也對照到阿伽門農犧牲自己女兒來求得阿爾忒彌斯的原諒。你殺了我家人,那你也要用一位至親的性命來賠我,一命換一命的概念。

公平交易
今天我咬掉你身上一塊肉,是我欠你的,但假如我也咬掉了自己身上一塊肉,那我們就互不相欠,誰也不能怨誰。在地下室,馬丁咬掉自己手上一塊肉,這是瘋狂的行為嗎?並不是!在馬丁心中這其實是公平的交換,他的種種行為都在反映公平交換這件事。

今天我到你家送禮物送給你的兒女,那你的兒女以後也要對等的還我一切「什麼」,所以史帝夫的兒女最後雙雙癱瘓。那為何史蒂夫一家最後是失去了兒子?因為女兒有適當給馬丁好處,所以不犧牲她。今天我把你請到我家來作客,還讓媽媽主動搭訕你,我給你這種好處,那你也要還我,代價就是史蒂夫老婆可能也要犧牲。

那為什麼史蒂夫自身都不用受苦,而是家人幫他承受呢?因為馬丁並沒有忘記史蒂夫曾經也給過馬丁好處,所以不找他碴。但仔細觀察,馬丁根本是強迫性的給史蒂夫一家好處,若你不接受,也就像史蒂夫拒絕與馬丁來往,你不接受?那好!詛咒開始。馬丁實際上是用公平交易的理念,去達成他的復仇,表面上的禮尚往來,是刻意要我們感覺到馬丁的冰冷,貝瑞河根把那種刻意性的冰冷,演的非常明顯,那種感覺就像是用眼神來強暴你,用靈魂來勒索你,強迫你一定要買我的東西那樣。

馬丁的行為就好比情緒勒索一樣,我都買禮物到你家了?你能不收嗎?可是又露出「你收了你就得還」的眼神看著你,這種手法對表面上衣冠楚楚的史蒂夫一家,根本就是脅迫,看似慘忍?不!一切都是公平交換罷了。

整部電影彷彿沒有空氣
尤格藍西莫導演把整個電影打造成像是個沒有空氣的世界,彷彿隨時都會窒息。裡面所有人物的對話,通通都沒有溫度與個人特色,舉個例子,把馬丁的對白換給隨便一個角色來說都無違和感,而劇中任何一個角色的對白互換也不太有違和感,這些對白有如寒冬般冰冷。

劇中角色的行為有如執行例行公事般沒有情感,連躺在床上準備要做愛的姿勢都毫無激情,即使露點也激不出任何性慾,只是為了應付做一下罷了。唯一有感情的是配樂,但那種情感非常具有殺意,恨意滿點的配樂凸顯整部電影的基調,我認為這配樂其實根本就是馬丁的主題曲。

這部片最冰冷的地方在結尾,史蒂夫一家竟然對馬丁一點恨意也沒有,彷彿像是跟一個商人完成交易那樣,交易結束就沒了,只是這場交易是用命去換命而已。

而最後我們只看見女兒對馬丁似乎有了一點點情感,以及女兒對家中似乎也有一點點不捨。像是在反應家庭精神其實很空泛一般,尤格藍西莫用馬丁去大力指責史蒂夫一家人,利用生死離別強迫史蒂夫一家產生感情,或許某方面來說也是在諷刺希臘邁錫尼國王阿伽門農一樣也說不定。

順道一提女兒金·墨菲唱burn~~burn~~burn~~那段,我不敢直視螢幕,甚至連耳朵都想捂起來,說為什麼?

因為很尖銳!很噁心!

關於作者

電影的存在、讓人類的壽命延長三倍 有電影,使我們能參與不同的人生體驗 沒電影,容易只活在自我設限的井底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