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勒摩戴托羅差點因為宅在家拍不成《水底情深》

吉勒摩戴托羅 (Guillermo del Toro) 比你想像的更接近你:他的體重已經接近三位數、他喜歡無敵鐵金剛與鋼彈、他會因為電視上正播映他感興趣的節目,而拒絕朋友的派對邀約…對了,他當然很宅。

就像令堂時不時嘮叨的一樣,太常宅在家沒好事。戴托羅從不認為宅是件壞事,但他沒想到,這次差點害他拍不成《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 :這部電影榮獲今年威尼斯影展金獅獎,更被視為明年奧斯卡的強勁獲獎希望之一。

根據他在這周末一場媒體派對上接受訪問時說的,時間是 2014 年 1 月 12 日,那個晚上對墨西哥來說是個光榮的夜晚,人稱「墨西哥三傑」之一的阿方索庫朗,在幾個小時前才因為《地心引力》,拿到了他的金球獎最佳導演獎。他與阿利安卓崗札雷伊納利圖 (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 ,《神鬼獵人》)正在派對上享受,問題是墨西哥三傑當中兩位都到了,他們不可能不找另一位老鄉同樂,於是他們打了電話給戴托羅,請他一起來。

戴托羅沒空,他不想去派對,因為他正在看電視,電視上正在演《骨董馬路秀》(Antique roadshow),他不想離開這有趣的節目跑去喝酒(但他當然為庫朗感到高興) 。儘管他的朋友們願意派車去載他,但戴托羅不想去,他有他自己一套可以自圓其說的理論:

「因為我很胖。」

「因為我很胖,所以我的身體需要非~~常~~大~~量~~的酒精才能起作用,而且喝酒之後我很快就清醒了,導致我沒宿醉這困擾,所以說啦,我建議你們應該都變胖才對。」

但總之戴托羅還是去了派對,去了才知道,他的兩位多年好友決定不拚酒了,不知是失望還是慶幸 (趕快回家看電視) 的戴托羅正準備離開,卻在人群中看到了莎莉--戴托羅正接洽莎莉霍金斯 (Sally Hawkins) 的經紀人,準備讓她飾演某個角色--戴托羅熱情地向她打招呼,卻有個奇妙的想法在他腦中閃現,他對她說:

「我正在為妳寫一部電影,妳願意與一位魚人墜入愛河嗎?」

莎莉開心地說

「太棒了!」

這正是《水底情深》一連串奇蹟的開始。

這位笑聲總是比人先到的胖宅導演,其實也得與一般好萊塢導演一樣,面對事業的低潮,與主流片商抗衡資金籌備方式和創意歧見,他用繁如天星的製片計畫填滿他的時間,因為這樣才能滿足他對於怪物、機器人與惡夢的濃厚興趣,只是每天在夢想與現實中掙扎,戴托羅也有心神耗盡的時刻。

「有三部電影,在我生命中真的、真的、真的低潮時誕生了,它們拯救了我的--我不會說是理智--人生,真的。」戴托羅細數過去將近20年的製片生涯。「第一部是《鬼童院》(The Devil’s Backbone),它拯救了我上一部電影《秘密客》與米拉麥克斯合作的創傷經驗,那段經歷至今,仍然是我遇過最糟的拍片經驗;再來是《羊男的迷宮》,那時我正對人生中許多事感到質疑,包括我們工作的目的,我們放棄了什麼,還有我們到底是什麼。」

最終,第三部電影就是《水底情深》。

預告:

如果你看過《鬼童院》與《羊男的迷宮》,你應當瞭解,這兩部電影幾乎是同一個故事:童真在戰火下遭到扭曲,他們在冷暗的人生中找不到慰藉,卻在另一個世界裡找到自由,那些戴托羅想像出來的異界鬼怪,卻不像牠們的外表那麼嚇人,但理應理智的成年人們,卻才是人面獸心的劊子手,為了錢財、為了權力、為了勝利,人類轉化成魍魎魑魅,遠比怪獸們還要冷血無情。

但《水底情深》不一樣,它不是兒童們對大人的一種怒吼,它純然是獻給成年人的,獻給他們內心裡的信任、自他差異、戀愛、與性等等情感,

「這些不是我七歲時會關心的事物」

戴托羅說。

雖然《水底情深》仍然是一部童話或寓言氣氛濃厚的電影,但它敘述的是一位成年女性,一位無法開口講話的女子,因為她的殘缺而讓她錯過了某些情緒的成熟期,但她仍然有戀愛與性的衝動。她深深地迷上了一位被叢林原住民視為神的特殊生物,而奇異地讓她的性靈得到了莫大的自由。對戴托羅來說,《水底情深》是一場針對成人的奇妙治癒歷程,正如同他無法想像三年前那個金球獎之夜,他放棄了《骨董馬路秀》,卻得到了一位最適合故事的女主角。

《水底情深》將在明年情人節檔 2 月 14 日在台上映。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