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鹿魔》:劇情牽強、氛圍取勝的超自然恐怖片

圓點點

2021 年出品的超自然恐怖片《鹿魔》(Antlers),史考特庫柏 (Scott Cooper) 編導,奧斯卡名導吉勒摩戴托羅監製,凱利羅素 (Keri Russell) 與傑西普萊蒙 (Jesse Plemons) 主演。

改編自短篇小說〈The Quiet Boy〉描述奧勒岡的小鎮,一名父親與小兒子誤闖礦坑禁地,回家後開始出現詭異舉止。大兒子盧卡斯雖然正常上課,卻成日描繪恐怖怪獸的圖像,引來老師茱莉亞的懷疑。當小鎮接連多人失蹤,找到後已是殘破不堪的屍塊,介入調查的警長向印地安人諮詢,一切指向邪靈附身的人類演化而成的「溫迪哥」。

《鹿魔》劇照。

氛圍取勝的恐怖片

印地安人相傳鹿魔是獵人食人引發邪靈附身,牠高瘦、頭有鹿角,飢餓無比又貪得無厭,吃了還想再吃。當幼時聽聞的恐怖傳說現身,有人信之,有人嗤之以鼻,最可怕的是牠可以借屍還魂,也因此活得比人類還長久。

要說的事有點多,難免讓人覺得片子劇情牽強。電影前半段吊足觀眾胃口,還不見怪物現形,頂多看到盧卡斯餵食爸爸與弟弟的場景,用陰森氛圍、詭異閃光與駭人圖像,逐步引起觀眾的好奇心。直到森林陸續發現屍塊,失蹤人口死狀甚慘,不由得讓人懷疑這究竟是人類還是動物造成。

《鹿魔》劇照。

怪物真的拿出嚇人本事的橋段有二個,一是登門晤談的校長不幸成為獵物,二是警察走入倉庫被突然現身的怪物從背後偷襲。兩者都是以小孩引誘,讓這些流露同情之心的可憐人,突然卸下心防,又無處可逃,顯現鹿魔的狡猾。

 

互相依存的病態關係

電影加入小學老師茱莉亞這個角色,初始對她的琢磨稍嫌過多,啟人疑竇。隨著她訴說幼年母親早逝,並陷入父親虐待的回憶,不時被突然靠近的弟弟嚇到,以及後來發現盧卡斯可能受虐並挺身而出,終於帶出她與學生的相似之處。

《鹿魔》凱利羅素 劇照。

當家不再是避風港,你除了逃之夭夭,還能採取何種行動扭轉局勢呢?一場茱莉亞跟盧卡斯說他父親已經去世的戲,小男孩說起那是舊父親,新的父親還活著,只是需要他去餵食,頓時讓人毛骨悚然,也揭開男孩與鹿魔建立的病態關係。

然而,這種互相依存的扭曲關係無法持久,一如茱莉亞倉皇逃離禽獸不如的父親。故事告訴我們不論是面對喪心病狂的家人,還是面目全非的怪物,逃避非長久之計,挺身而出或許是書寫新結局的機會。

 

永無止盡 令人發毛

《鹿魔》凱利羅素 劇照。

片初能源開採的新聞,加上鹿魔出沒的地點大多是杳無人跡的森林與礦坑,隱約暗示人類對地球予取予求,踩到鹿魔地盤,被襲擊似乎不意外。不過這樣就把片子看成環境保護的宣傳片也太過頭,倒是提醒人們對大自然的神話與傳說,不用全然相信,但基本的尊重與理解是必須的。

人的殘酷與自私,不分年紀與階層,才是引人深思之處。片子在怪物之外,談目睹暴力與無依的兒童,如何在學校飽受欺凌,而後又眼睜睜看著惡霸被鹿魔攻擊,顯現長期被忽視基本需求的孩童,極可能偏離正道。孩子餵養了怪物,無形中也滋長了內在的暴力與合理化殘酷的行為。

《鹿魔》傑里米湯瑪斯 劇照。

如果說你是渴望被嚇到從座位上彈起來,看《鹿魔》可能會有點失望,畢竟怪物出現的場面有限。真正駭人的倒不是怪物食人與破殼而出,而是人與怪物同樣欲求不滿。鹿魔換殼再現的源頭,有極大成因是人類的慾望。

片尾茱莉亞手刃怪物的場景,血腥殘酷,讓人懷疑以暴制暴的必要性。然而,故事最終給你一個懸而未決的收場,刻劃鹿魔給人的考驗除了克服最深的恐懼,還有你必須比牠強大,不論牠哪天幻化變形成什麼樣,抑或是附在至親身上。

電影資訊

鹿魔 Antlers

上映日期
2021/11/12
鹿魔_Antlers_電影海報

劇情

⁣ ⁣一名小鎮的老師跟她的鎮上警長哥哥發現了一件驚世駭俗的案件,他們察覺一位年輕的小學生行為舉止十分異常,孤僻的個性以及詭異的談話,驅使這對兄妹介入小學生的家庭調查背後隱藏的秘密,沒想到竟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的風暴,而古老的傳說不再是天方夜譚,惡魔的甦醒也將帶來毀滅式的反撲......

IMDB
6.0
Rotten Tomatoes
--
觀看完整介紹
鹿魔_Antlers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