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回顧】《阿達一族》30 週年紀念 (二) :「星期三」再也不是一個日期,是一個有霸王色霸氣的小女孩

我們在上一篇提到了《阿達一族》(The Addams Family) 的災難,包括了它被轉賣、以及被電影公司大老闆討厭的鳥事。但是《阿達一族》悲苦命運裡至少有一個關鍵幸福:它很早就完成了選角工作,而它選到了最完美的「魔蒂夏阿達」(Morticia Addams)、長女星期三 (Wednesday)、弟弟帕斯理 (Pugsley)、叔叔費斯特 (Fester) ……更重要的是,他們有最完美的一家之主,「高魔子阿達」(Gomez Addams)。

延伸閱讀>>【經典回顧】《阿達一族》30 週年紀念 (一):這部被轉賣、被電影公司老闆厭惡、由菜鳥執導的電影,竟然沒有失敗

《阿達一族》

《阿達一族》劇照。

很多人不知道,這怪異家庭的一家之主,其實是當時 10 歲的克莉絲汀娜蕾茜 (Christina Ricci),她飾演的星期三不太說話,但一開口就是一針見血。在片場也是,那些年紀比她大了好幾倍的演員,有什麼需要跟導演或編劇溝通的問題,通通都會交給蕾茜來處理,她會口才伶俐/口才凌厲地與大人們溝通。好像她身上的義大利與愛爾蘭血統會同時發作,讓義大利人的大氣與愛爾蘭的狂暴揉合出一股勇氣,膽敢與大人們討價還價。不過這不只是小屁孩的口舌之快,更重要的是,蕾茜確實有精準的眼光,能看出問題的核心。

《阿達一族》星期三與弟弟帕斯理

《阿達一族》星期三與弟弟帕斯理。

電影《阿達一族》的劇情核心之一,是費斯特的真實身份:他究竟是一個冒名頂替高魔子弟弟身份的騙子?還是高魔子真的失散多年的親弟弟?應該有許多觀眾搞不清楚是真是假,因為導演與編劇也不確定。從電影開頭看起來,費斯特是騙子,但他卻愛上了這個被他騙的家庭,導致自己越來越像那個不存在的弟弟。索納費德原本決定讓電影走向這種「非血緣成員最終成為家人」的路線——如同現在的《玩命關頭》family。而有人阻止了他……

《阿達一族》費斯特

《阿達一族》費斯特。

導演巴瑞索納費德 (Barry Sonnenfeld)、暴君監製史考特魯汀 (Scott Rudin)、後來聘僱重寫劇本的編劇保羅魯德尼克 (Paul Rudnick),大家都很開心,他們喜歡這個假費斯特的點子。但是,他們沒發現所有演員都從讀劇會上消失了……今天是他們第一次大家聚在一起讀劇本,但現在他們全都聚集在另一個房間,然後 10 歲的蕾茜走出房門,在這三位成年男性面前說:

「我們討厭這個結局,我們不會拍這個結局。」

《阿達一族》星期三

《阿達一族》星期三。

索納費德回憶:

「我說,『你們是什麼意思?』然後克莉絲汀娜蕾茜列出了一張表,就像 30 年前的 PowerPoint 報告一樣,她開始解釋費斯特為什麼應該是真的費斯特,因為觀眾不會喜歡他其實是騙子的設定,如果我們堅持他是騙子,那觀眾一樣會疑惑,那真的費斯特在哪裡?高魔子怎麼可能忘記他對親弟弟的愛?蕾茜站在我們面前說:『喔天啊,我們必須修改這個結局。』而我們真的改了,因為她說得太動人了,而真的要感謝老天,因為我想她說的是對的。我們原始的結局是合理的,但卻無法在情感上感動人,感謝克莉絲汀娜蕾茜。」

《阿達一族》星期三(左)

《阿達一族》星期三(左)。

你知道費斯特本人——由《回到未來》克里斯多夫洛伊 (Christopher Lloyd) 飾演——對這個費斯特真實身份的改動有什麼意見嗎?他說:

「I don’t care」。

不管這個劇情改動的決定是否正確,我們必須先正視一件事:10 歲的克莉絲汀娜蕾茜已經修成霸王色霸氣,這種能說服導演與監製的霸氣,我們在電影裡也看得到。那些《阿達一族》的一句黜臭,是她展現霸氣的方式,你很難找到一個口條不順、沒有氣場的 10 歲女孩演好星期三,她能臉不紅氣不喘地說出這些細思極恐的台詞,背後甚至比她那些害死弟弟的預謀都還要恐怖,這不止是編劇的台詞寫得好,還需要能面無表情講出這些話的蕾茜才能奏效。

《阿達一族》星期三

《阿達一族》星期三。

「那些女童軍餅乾是用真的女童軍做的嗎?」

「我扮的是連續殺人魔瘋子,他們看起來跟平常人無異。」

「人類的靈魂是很難殺掉的,連用電鋸也不行。」

把弟弟綁在電椅上:「我們來玩一個遊戲……『真的有上帝嗎?』」

《阿達一族》星期三:扮殺人魔就是要正常

《阿達一族》星期三:扮殺人魔就是要正常。

星期三與帕斯理在這部電影裡的各種人畜有害小遊戲,是這部電影裡最令人喜愛的段落之一,它們強調了這部電影的荒謬氣氛,同時我們也能從這對孩子身上,看到父母給予他們的家教——用敬語講話是不禮貌的、殺人不俐落是可恥的、而探索死亡與犯罪是用功好孩子應做的功課。沒有這些好笑的黑色幽默小片段,這一家人只是怪而已,但由這麼小的星期三與帕斯理演出這些片段,觀眾很快就知道阿達家是真正有病——他們並不是在模仿瘋子,他們的個性、家風與傳統,與觀眾們熟悉的概念是完全相反的。

《阿達一族》星期三

《阿達一族》星期三。

阿達家是玩真的,而蕾茜是玩真的,當她說出「餅乾真的是用女童軍做的嗎?」在場工作人員紛紛笑到彎下腰來,導演喊了卡,蕾茜卻依然面無表情——她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是一個冷面喜劇角色,她不是要講一句笑話然後忍著內傷地一臉冰霜,她演的是一個認真單純的女孩,只是是在一個特殊價值觀家庭裡長大的「平凡女孩」。導演索納費德只給她兩個指示:講話快、講話平,他不想聽到星期三講話有抑揚頓挫、他希望星期三毫無口音地棒讀台詞,好像這些台詞是世界上最無聊最無意義的話——而觀眾必須自己找出笑點。

《阿達一族》星期三:舞台大噴血

《阿達一族》星期三:舞台大噴血。

而觀眾真的笑了,蕾茜與小她 8 個月的吉米沃克曼 (Jimmy Workman) 演出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姊弟關係,姊姊想盡辦法讓弟弟到達人世的另一邊,弟弟開心地享受姊姊的實驗結果,而觀眾會對他們尖叫連連。這甚至只是蕾茜的第三部長片電影,她的第一部電影《風情媽咪俏女兒》 (Mermaids) 裡,飾演媽媽的雪兒 (Cher) 不負責任、男女關係豪放、還把整顆南瓜套在蕾茜頭上……蕾茜似乎早就演過這種失能家庭小女兒角色,但是她在《阿達一族》裡,卻再也不是那個唯母至上的乖乖小甜心。

《風情媽咪俏女兒》雪兒、還有飾演女兒的薇諾娜瑞德與蕾茜

《風情媽咪俏女兒》雪兒、還有飾演女兒的薇諾娜瑞德與蕾茜。

這可能與媽媽有關:雪兒與安潔莉卡赫斯頓 (Anjelica Huston) 長得有點像、個性也同樣奔放堅強。事實上,獵戶座影業原本預定由雪兒來飾演《阿達一族》的魔蒂夏媽媽。但是,索納費德知道,這部電影不是好萊塢最豪華的電影、佈景與梳化也不是最頂級的、至於內容更是離經叛道,因此,儘管他們的預算不夠,但他仍然要找到兩個真正會演戲的好演員,來飾演魔蒂夏與高魔子,這樣觀眾才會被他們說服,這樣怪異的家庭是真的存在。

《阿達一族》母子的睡前時光

《阿達一族》母子的睡前時光。

當導演與監製在比佛利山旅館裡與赫斯頓碰面,請她飾演新片的怪媽媽角色,赫斯頓的回答是:

「你們為什麼不找雪兒?」

安潔莉卡赫斯頓與導演索納費德

安潔莉卡赫斯頓與導演索納費德。

這位自視甚高的女強人,很少把上門機會推給別人——更何況是另一個形象非常相似的女人,最大的原因是……赫斯頓不想再拍一部《巫婆》 (The Witches) 了。

(未完待續)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