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飽一頓的速食電影!Netflix 《奪命催眠》在演什麼?評價不佳原因為何?

SCUD

2019 年的香港電影《催眠·裁決》,劇情描述催眠大師許立生(張家輝 飾演),因女兒遭人綁架,被脅迫需以「催眠」讓陪審團做出有利於罪犯的決策,電影當時因將「判決」結合「催眠」題材,引起不少人關注。

《奪命催眠》01

或許因為以「催眠」為主的電影並不常見,使得 Netflix 10 月 27 日上架的原創電影《奪命催眠》(Hypnotic),甫上線就獲得不少觀看,榜上有名。但從上部《夜牙》到這次的《奪命催眠》,評價都不甚理想,而這部片到底在說什麼?又是如何玩「催眠」題材,以下為大家整理——

手拿《奪命催眠》導筒的是馬特安吉,女主角為《鬼入侵》《午夜彌撒》的凱特西格爾,而之所以演出這兩部影集,某部分原因也是因凱特西格爾與導演麥可弗拉納根是夫妻。其他演員有《神盾局特工傑森歐瑪拉、杜勒希爾等人。

《奪命催眠》02

雖並無大咖演員加持,但凱特西格爾乍看之下,與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有點神似,頗得觀眾緣,也讓人很快地與女主角共感。

這邊先提一下,《奪命催眠》在爛蕃茄上的新鮮度為 31 %(13則評論),IMDb 則是 5.2 分,影評是如此說的:

「它試圖變得複雜且燒腦,可惜仍非常平淡,一切很快就攤開在眾人面前,完全可以預測,根本沒有任何驚喜。」

「《奪命催眠》遵循著老舊公式,帶來一部擁有有趣題材卻執行不佳的電影。」

「Netflix 原創電影就像速食,便宜又易製作,能讓你快速感到飽足,但嚐起來卻很一般。一切都那麼熟悉且毫無挑戰性,你要不是快速忘掉內容,就是很快地後悔。」

*以下含劇情雷,請斟酌閱讀

《奪命催眠》03

電影劇情描述女主角珍妮佛,因無法走出喪子創傷,導致生活陷入一陣低潮,後來,她決定聽從好友建議,尋求催眠治療師米德的幫忙,一開始治療頗有進展,但珍妮佛因發生記憶斷片,開始注意到米德的詭異行徑,以及不為人知的過往,心生害怕的她,只得找上警探幫忙……。

《奪命催眠》04

《奪命催眠》開頭是一個女子被困在電梯中,驚嚇而死的場面。接著帶到珍妮佛參加好友派對,並結識催眠治療師米德的過程。兩個電影片段看似毫無關聯,但開頭女子身份卻逐步被解答。原來,那位陌生女子是米德過往的病人,或應該說是獵物。

《奪命催眠》05

雖然米德幫助許多病人走出低谷,但自己卻因對亡妻的思念過於強烈,導致心理扭曲,以自身強大的催眠能力,對許多病人下毒手,目的是要從病人潛意識植入過往與妻子的回憶,讓對方取代自己的妻子,重回美好生活,由於先前獵物都不受米德喜愛,所以氣質出眾的珍妮佛,在第一次聚會上,就已經被米德盯上。

為了不讓事跡敗露,在珍妮佛邀約前未婚夫布萊恩共進晚餐前,米德先是用催眠影響她,使她在晚餐中加入對布萊恩有嚴重過敏的芝麻,導致他昏迷;接著讓珍妮佛患有蜘蛛恐懼症的閨蜜,因恐懼身上的大蜘蛛,而發生重大車禍死亡。這些行動的主要目的,都是為了以絕後患,且讓珍妮佛可以不被影響的成為自己的愛人。

《奪命催眠》06

而如同上述影評所說,以「催眠」為題材,照理來說能在敘事上多製造些反轉,營造讓人不安的懸疑感,但《奪命催眠》真的將一切都「攤」在檯面上,幾乎可以預測主角和反派的每一步,且米德僅是會「催眠」、「跟蹤」,彷彿就能控制一切的威能,也讓人有些出戲,不管是安排助理「潛入」警探家中暗殺、抑或是打通電話下指令就能造成奪命事件等,敘事都無法兼顧細節,執行粗糙。最後反轉結局,也說不上是出乎意料,畢竟前段有刻意鋪陳,珍妮佛要求另一位催眠師為她植入指令,才能在危險時刻發揮作用,但收尾似乎過於簡單和侷促,充其量僅能說是一部中規中矩的打發時間電影,並無法留下深刻印象。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