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怒火》:香港動作電影的廿年回眸

橘貓

2021 年上映的香港警匪動作電影《怒火》,為陳木勝導演遺作,由甄子丹、謝霆鋒主演。90 年代,除了與杜琪峯合作的《天若有情》(1990) 之外,陳木勝以 1996 年的《衝鋒隊:怒火街頭》表現出他對警匪動作電影的絕佳掌握能力;數年後,成龍與謝霆鋒主演的《新警察故事》(2004) 或為陳木勝的生涯巔峰,也可能是 2000 年代之後最出色的香港動作電影。

《新警察故事》

《新警察故事》

《怒火》問世的年代,正是觀眾們已經對香港警匪動作電影產生懷疑的年代,立場分明、黑白對立,複雜的真實世界與合拍背景限制,都讓警匪類型的二元特質愈受挑戰。《怒火》故事描述甄子丹飾演的刑警,眼睜睜看著警隊一次大意出擊的行動中,同仁一一受到謝霆鋒率領的悍匪截殺。為了討回公義,他重新整理團隊並展開追緝;過程中不僅要面對警隊內部的官僚壓力,一邊還要提防惡棍開始將目標轉往他的家人……。

預告:

電影刻意安排《怒火》反派帶有警隊背景,有些像是前些陣子邱禮濤導演《拆彈專家2》的概念延伸,對於警隊體制的質疑,作用在個人的精神狀態變化中。但是,以上連串情節,其實可以直接用在介紹另外一部電影的內容,便是同樣由陳木勝導演執導的《新警察故事》。

《怒火》

撇開反派不論,在某個維度上,我們可以看到《怒火》與《新警察故事》精神相通的奇妙氣質,並且想像《怒火》是《新警察故事》在某個平行時空裡的續集,在相似的劇情架構中,於警隊成為明日之星的謝霆鋒,發生無法挽回的轉變,於是,對於《新警察故事》來說,那個帶著華人色彩的好萊塢怒氣警探形象,在二十年過後需要面對的是他原先固有想像的黑白分野被抹糊,而他的後輩帶著他無法處理的問題現身在他眼前。

《怒火》

儘管或許不比 80 年代的特技巔峰,《怒火》的動作執行無疑已經是近廿年香港動作電影的高標,甄子丹以葉偉信《殺破狼》中標誌性的「馬軍」視覺形象詮釋角色,比起成龍,他要少了一點家父長式的大哥樣貌,但是電影中的角色,卻同樣指向一個有道德原則、不滿官僚體系的警探形象,發生在他身上的道德衝突是電影巧妙的看點。

《怒火》

電影劇情中的張力,來自於衝撞這個鮮明的二元雙雄想像,一邊是自 80 年代《警察故事》以來的基層英雄角色,一邊是借用《烈火悍將》(Heat) 西裝悍匪視覺的反派。反派角色在電影的最末段提出一個正派主角無能力回答的問題:如果我們命運對調,這個故事該怎麼說?這一面像是一個「原先前途似錦卻墜入魔道的年輕人」正在要求世界同理他的轉變;但同時也像是一個由晚輩對長輩發出的挑釁:想像你在那時是我,在我這個位置,你還能怎麼做、怎麼能做得更好?電影收束在正派主角轉身離開,反派角色宣言的懸置,因此成為電影中最讓人難以忘懷的一處光景。

在觀眾們不斷尋找香港類型電影如何可能反應時代的浪尖,《怒火》一面是讓人感到懷舊的,那種「幸好有些事永遠不會變」地去重現香港警匪電影在感官刺激上的良好品質;另一面,它卻又是從《新警察故事》到現在,將近二十年之後,讓觀眾看看至今我們對一個相似的故事會有甚麼不同的反應。《怒火》是陳木勝導演的最後一部作品,他的創作生涯或許結束得太早,而從最後一部作品中,觀眾仍能看到對過往香港警匪電影的一次回眸。

電影資訊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