茱蒂康默分享拍攝《最後的決鬥》三種敘事角度的挑戰&最終「真相」的鋪陳巧思(下)

電影神搜

接續上次說到的,由雷利史考特 (Ridley Scott) 執導的《最後的決鬥》(The Last Duel) 找來了曾經合作多次的麥特戴蒙,攜手茱蒂康默和亞當崔佛主演。對於首次與雷利史考特合作的茱蒂康默,她透露雖然麥特戴蒙曾在開拍前提醒過她導演的工作速度超快,但她還是被嚇到了:

「我最早和麥特戴蒙見面時,他給了我一些關於與雷利合作的小叮嚀,他說『你必須知道,他工作的節奏很快,一次會有四到五台的攝影機同時都在拍攝』。後來等到我真正上工時,我就像是『喔天,這真的不是開玩笑的』,我從來沒有這樣工作過。

無論是故事中的角色、地點或佈景的設計,看到他是如何做決定以及他對於細節的重視,這一切真的很有趣。這部電影聚焦在很多內心情境,但同時也圍繞在打架和決鬥,我認為這就是導演他的厲害之處。」

《最後的決鬥》片場照。

複習上集>>茱蒂康默分享拍攝《最後的決鬥》三種敘事角度的挑戰&最終「真相」的鋪陳巧思(上)

此外,康默也表示正是因為雷利史考特的效率不拖泥帶水,片中令人不安的強暴戲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拍完。

「我們在早上開拍的,但還沒到午餐時間就拍完了,這效率是前所未見的。如果你在其他只用兩台攝影機來拍攝的電影或節目中,這肯定是需要拍到下午的,而且一定身心疲憊,花費也會很可觀。但像雷利這樣一次有超多台攝影機同時在運作,你就能擁有這般奢侈,因此我們都很感激導演。」

 

最終真相的鋪陳與設計巧思

回到片中三種不同視角的敘事,每個章節開始前,觀眾都能在銀幕上看到章節名稱,像是第一章就命名為「The Truth According to Jean de Carrouges」,第二章則是「The Truth According to Jacques Le Gris」,最後才是「The Truth According to Marguerite de Carrouges」。眼尖的觀眾應該會發現在瑪格麗特的故事開始前,她的篇章名有一部分的文字會先淡出,只剩下「The Truth」(真相)兩字留在銀幕上,而茱蒂康默表示這是特別設計過的:

「那是我們的本意。這是在剪輯後製時才做的決定,對於 the truth 兩字應該要在銀幕上停留多久十分講究。我們希望觀眾能在看完電影後會想『我知道她的故事才是真相』。」

《最後的決鬥》茱蒂康默。

雖然電影強調瑪格麗特的故事才是真相,但這不代表呈現出尚和雅克的觀點就毫無意義,就像導演雷利史考特曾說過的,這部電影的用意在於討論什麼是強暴和什麼才是真相,因此三位角色的觀點都是值得被拿出來探討的。

「那兩場戲無疑都是在描述強暴,但它是很難被完整呈現的。為什麼雅克會沒看出來?這就是我們在摸索這種題材時的用意,雖然畫面讓人不忍直視,但它會開啟話題、引發討論,你也會了解到並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非黑即白的。」

康默說道。

《最後的決鬥》麥特戴蒙、亞當崔佛。

 

600 年前的故事在現今社會中的意義為何?

雖然《最後的決鬥》是在講一個發生於 600 年前的故事,當時的法國女性的權益被極度壓迫,幾乎沒有話語權,茱蒂康默十分佩服瑪格麗特當時過人的勇氣,就算命在旦夕也不願被噤聲,但是她也強調雖然這是 600 年前的故事,但依然能反映在現今社會中女性會遇到的事。

「很明顯的,雖然我們在很多方面都有取得進展,但在許多方面我們還是沒學到教訓,尤其女性持續受到性侵犯及必須為身體自主權抗爭這類的事。這真的很令人沮喪,就好像是我們還要再花 600 年才會有所進展,但願事實不會是這樣。這個故事直到現在還是一面能反映社會的鏡子。」

茱蒂康默說道

《最後的決鬥》班艾佛列克。

《最後的決鬥》全台熱映中。

電影資訊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