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史丹利圖奇:美食是他的生命,而 3 年前口腔癌悄悄地找上了他……

3 年前,CNN 決定重現他們大受歡迎的美食實境節目《安東尼波登:祕境探索》(Anthony Bourdain: Parts Unknown),邀請會做菜又有品味的義裔影星史丹利圖奇,製作一檔新節目《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Stanley Tucci: Searching for Italy)──到義大利探索他熟悉的義式美味。而那時,圖奇被綁在紐約醫院的診療台上,準備接受放射線治療──他罹患了口腔癌,有一顆腫瘤長在他的舌根。

CNN 美食節目《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

《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

 

熱愛美食的影壇廚師,遇上了老饕的終極夢魘

如今我們才知道,身為好萊塢最忙碌的演員之一的圖奇,他這幾年來的祕密生活。這位過去 20 年,就演出超過 50 部電影的大忙人,在 2018 年後似乎少了許多表演,這一來當然是因為疫情的影響,但他原本擅長的聲優工作也少了許多。當然,與此同時,圖奇開始出版他自己的食譜,代表這位好萊塢演員,似乎開始開展自己的第二職涯。

但是在這個月《紐約時報》刊出與圖奇的專訪之後,我們才知道,這位熱愛美食的影壇廚師,遇上了老饕的終極夢魘。

CNN 美食節目《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

《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

他戴上特製的面罩、口中塞進了一大塊塑膠牙套,開始進行放射線治療,這已經是令人想像就快窒息的痛苦,但是更糟的是,在三次放療之後,圖奇開始有暈眩症狀,而且他開始喪失了味覺──任何食物現在嚐起來都像厚紙板,而舌根的腫瘤令他痛苦異常。但是,《史丹利圖奇:探索義大利》已經在 2019 年秋天開始進行製作。

2020 年,儘管疫情因素,劇組與圖奇只能到義大利北部的那不勒斯與波隆那進行拍攝,但這已經是疫情之下最幸福的發展了,而圖奇面對滿桌在地正統的義式大菜,卻無法放心享用。

史丹利圖奇。

圖奇與學者討論那不勒斯的披薩歷史。

「這很痛苦,因為我雖然仍然可以吃東西,但我幾乎吞不下任何東西。每一口我都必須咀嚼十分鐘以上,這樣才能吞進喉嚨……而在大多數時候,我只能直接放棄這些美食。」

史丹利圖奇。

這讓圖奇的新書《品嚐:我的美食人生》(Taste: My Life Through Food),與他先前的食譜內容有些不同。這本書不只是單純地介紹美食作法,而更多著重在他與美食之間的關係,像是重溫過去他母親料理過程的回憶、重溫他在拍片過程裡遇見最喜愛的美食等等。

如今,圖奇的口腔癌治療看來十分順利,但這個幾乎奪走他生命的腫瘤,對他來說,最恐怖的不是因此而死,而是他可能從此之後,喪失品嚐美食的味蕾:

「如果你不能品嚐與享受美食,那你還能享受什麼呢?」

史丹利圖奇新書《Taste: My Life Through Food》上市。

新書上市。

 

自導自演了電影《狂宴》的史丹利圖奇

而圖奇已經享受了將近 60 年,他出生於紐約,而他的祖父母流傳下來的義大利手藝,撫養這個孩子長大……同時成為一位美食老饕。當別人帶著果醬三明治上學時,他的午餐三明治,夾著昨晚家裡吃的義式焗烤茄子。他在好萊塢大量電影裡飾演溫柔的、變態的、或冷面無情與境遇悽慘的配角,而當他有機會成為導演與男主角,他在 1996 年自導自演了電影《狂宴》(Big Night)──一部開場就在做菜的料理電影。

史丹利圖奇電影《狂宴》劇照。

《狂宴》。

這部電影裡有小店經營問題、有理想與麵包的兩難、有兄弟情、有愛情與親情的選擇,但是,無論你看到《狂宴》的哪個面向,《狂宴》都是一部不折不扣的美食電影,它告訴你,義大利菜不是只有披薩加肉球蕃茄麵。如果不是真心傾心於食神之道的創作人,不會拍出這種美食才是主角的電影。但更重要的是,圖奇在拍完這部電影後,才認真思考那些在他從小到大吃過的「老家小菜」,其實每一道背後,都是一段義大利的料理傳統歷史。

《狂宴》劇照

《狂宴》。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