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結局解析:神秘石箱藏著什麼?結局意味的是?

SCUD

繼 Netflix 獨家推出的恐怖電影《謎屋闇語》、《異國陰宅》後,又一部鎖定「住宅」的恐怖故事誕生——《戰慄公寓》(No One Gets Out Alive) 。

電影改編自《林祭》原著作家亞當奈韋爾 (Adam Nevill)在 2014 年出版的同名小說,《林祭》描述四位成年男性,相約至瑞典荒野健行,卻意外闖入森林的驚悚過程。而這次《戰慄公寓》中,誤入危險森林的「小白兔」,成了墨西哥的非法移民安柏。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故事聚焦於墨西哥出生的女主角安柏身上,她隻身偷渡至美國,為了想拿到假造身分證,找份好工作,而暫時先在成衣廠工作,並以低廉價格住在一間老舊破敗的公寓。

安柏並沒有待太久,立刻就發現這棟公寓有問題,每當夜晚降臨,房內各處就開始出現女人哭聲、電燈也常無故閃爍等……,安柏一直思念的已故母親,也不時以詭異方式出現在夢中,這一切令人發毛的怪事,使安柏想趕緊脫身,但恐怖的,不只是房東瑞德與他的怪異哥哥貝克……。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以下含劇情雷

 

神秘石箱裡面是什麼?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安柏在劇情中段,發現了一卷錄音,裡頭說著:

「就如獻祭儀式所進行的,接著老人、女人和小孩都獻給她,你就能得到祝福作為回報,我不知道這是怎麼開始會是結束的。」

這明示著之後的劇情走向,瑞德的哥哥貝克一直將公寓租客作為「活人獻祭」的祭品,當安柏被貝克綁在石階上,正上方對著的就是電影開頭曾出現的「石箱」。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回憶一下《戰慄公寓》開場,1963 年的墨西哥,一位教授發現古老墓穴中的深處,發現到與公寓中的「神秘石箱」,而對應到瑞德與安柏的談話,這個石箱原本持有者是他們兄弟倆的父親,但因貝克看到父親的所作所為,開始對石箱的力量感到著迷,甚至不惜殺掉母親,原本生病無法痊癒的貝克,身體也因獻祭行為而慢慢好轉,自此開始了「殺戮」生活,那些夜半哭聲都是亡靈的哀嚎。

電影最精彩的部分,莫過於從「神秘石箱」爬出的「怪物」登場,龐大的身軀,彷彿蛾與蜘蛛的混種,牠用那非人類的長手臂撫摸著受害者,並張開假臉底下的血盆大口,親自為他們送終。

不過,電影並沒有提到石箱的真實起源,以及詳細的運作模式。只知道這似乎是一種「交換」儀式,用「祭品」換取怪物的「祝福」。

安柏如何成功躲避怪物?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當安柏躺在石階上時,感受到的是她媽媽仍在世的假象,她在病房和媽媽一起度過,劇情前段花了蠻大一段篇幅,刻畫安柏對媽媽的深厚情感,而人類最割捨不下的情感、最憧憬的願望,似乎就是「怪物」迷惑受害者的武器,牠要受害者心甘情願,困在「假象」裡,才會吞噬掉他們。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而安柏在最後一刻,起身反抗夢中的「媽媽」(也等於是怪物),於是當她一睜開眼,怪物早已縮回石箱中。但安柏還不能鬆懈,門外還有兩個大漢必須制伏,經過一番激烈打鬥,安柏用武器擊碎貝克頭骨,但自己的腳也受了重傷,行走不便,接著她將負傷的瑞德拖至石階上,這次終於換瑞德成了公寓的亡魂之一。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最後結局是?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有趣的是,當瑞德被怪物吞噬,安柏的腳傷也自動痊癒。呼應著上述所提到的:「你就能得到祝福作為回報。」

貝克的病被怪物給治癒,安柏的腳傷亦是。畫面停在安柏回望著那間有石箱的地下室,是否意味著,他會為了「個人利益」妥協,犧牲受害者,來換取自己所需?

電影以「外來移民」為核心,提到不少非法移民的困境,身無分文、底層求生、求助無門、格格不入等……,想想當時安柏為了拿回押金,不得不回到可怕陰森的公寓,才有了後續ㄧ連串的可怕經歷。而瑞德與貝克藉由公寓租客來尋覓目標,因為這些外來移民就算消失,也無人問津。

Netflix 恐怖電影《戰慄公寓》

可悲的是,安柏同事也曾提到,當初自己也是追夢來到美國,待了許久卻仍一事無成。讓人想到《魷魚遊戲》裡提到的,活著就是地獄,反而怪物讓受害者在最美好的時刻死亡,或許也是一種救贖。電影藉驚悚故事包裝外來移民被剝削的困境,並在最後拋出一個問題:你是否願意為了個人利益違背道德?因為比起外來移民現實生活的殘酷,或許活下去是更為重要的事情。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