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綠騎士》:紅色是慾望,綠色是褪去後的遺留物

屢次於獎季獲獎無數的 A24,打造多部好評佳片,像是《不存在的房間》、《月光下的藍色男孩》《淑女鳥》與《夢想之地》等等。不僅如此,A24 出品的恐怖片更是其一大招牌,像是《宿怨》、《仲夏魘》、《女巫》及今年即將上映的《羊懼》。擅長出品獨特觀點及多元題材電影的 A24,推出首部奇幻史詩冒險電影《綠騎士》,改編自《亞瑟王傳奇》中的經典篇章《高文爵士與綠騎士》。找來頗具個人風格、《鬼魅浮生》導演大衛羅利擔任編導,並由《貧民百萬富翁》戴夫帕托、《丹麥女孩》艾莉西亞薇坎德、《大亨小傳》喬爾埃哲頓、《不可能的任務》西恩哈里斯與《敦克爾克大行動》貝瑞科漢等人共同演出。導演對經典史詩大膽又創新的重新詮釋,不僅賦予影迷不同的觀影體驗,更是一部文學性、美學極高的電影。

 

非典型的成長故事

《綠騎士》改編自長篇敘事詩《高文爵士與綠騎士》,但電影與原著本身還是有著些許差異。雖然電影依然保有原著的寓言故事的架構,可是卻不同於原著談論基督教與異教,且在人物設定也有些許差異,像是高文母親並非巫師,城堡女主人其實是巫師的化身,而綠騎士則是高文後來遇到的城堡主人。電影保留了部分劇情與人物設定,注入導演的個人風格,為使現代更加有共鳴,將原先宗教隱喻改成人本主義,講述的更是一種普世價值觀與非普通的成長故事。

 

近乎過頭的母愛

在電影裡高文母親成為了巫師,綠騎士也是母親為了兒子高文所下的巫術,夜夜笙歌的他,缺少該有的騎士精神,卻嚷嚷地說成為騎士的時間還多的是,母親為了讓兒子真正成長,成為一個受人尊敬的騎士,一個能夠繼承王位的人,她費盡心思安排了這場奇幻成長之旅。而難得一見的是,巫術在這部電影的安排,出發點是良善的,從高文在前往旅程之前,母親交付他一條帶有保命效果的綠腰帶,代表著母親下這個巫術,並非要害死自己的兒子,而是希望兒子能夠有所成長,通過一道道成為騎士的考驗。不僅如此,連在旅途中也能看見母親不斷地提點他,像是途中陪伴他許多旅程的狐狸,以及城堡看見的矇眼老婦,都是母親在旅途中的化身。母親的出發點當然是為高文好,但這樣的方法其實有好有壞,也是一個非常鋌而走險的方式。一個閃失,可能高文就此走偏也說不定,但對於高文母親來說,看著兒子整天無所事事,也算是在走偏的道路上了。

 

砍下頭顱,重獲新生

其實在高文砍下綠騎士頭的那一刻起,其實故事就有個「必死無疑」的結局了。但要如何在這段旅程中獲得真正的成長,就得換個角度想。在這之前的高文,是個典型的紈褲子弟,生活無憂無慮,每天就是夜夜笙歌,他不僅對未來感到無所適從外,也代表著他是一個逃避現實、過一天算一天的人。當母親遞給他那條帶有保護作用的綠腰帶時,整趟旅程幾乎不離身,而當他歷經這麼多考驗,最終都失敗時,到了最後綠騎士那一關,難免會有一個念頭-假如高文就這樣轉身離去,回到家成為國王,導演在這用了與一開始被困在森林一樣的手法,以蒙太奇快速過完了高文逃避綠騎士之後的生活及下場,始終綁在腰際上的綠腰帶,直到最後一刻解開時,頭顱便離開了高文的脖子,其實他的頭早就在那時已註定難逃一死了。回過神,高文的眼神像是看清了一切,他知道自己該做什麼,或許唯有坦然面對自己的命運,才能真正地從中解放,獲得真正的自由。

電影資訊

綠騎士 The Green Knight

上映日期
2021/09/10
綠騎士_The Green Knight_電影海報

導演

大衛羅利

劇情

中世紀傳說《高文爵士與綠騎士》故事的改編,描述在亞瑟王的聚會中,出現一名神秘的綠騎士前來挑戰,誰砍一刀砍下他的頭,明年再換他回敬一刀。亞瑟王與圓桌騎士,在宮殿中歡慶聖誕節,一名綠騎士(拉爾夫伊內森飾演)闖進大廳,一手拿著冬青、一手拿著斧頭,揚言向亞瑟王的眾騎士挑戰,看現場哪位騎士敢用斧頭砍下他的頭顱。亞瑟王的姪子高文爵士(戴夫帕托 飾演)挺身而出,砍下綠騎士的頭。沒想到綠騎士竟舉著被砍下的頭顱,要求高文爵士在隔年聖誕節,必須回到綠教堂找他,並接受他的回砍。 一年後,為了兌現承諾並遵守騎士精神,高文爵士踏上了這段驚心動魄的旅程......

IMDB
6.6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100%
觀看完整介紹
綠騎士_The Green Knight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