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絕命凱特》:闖入東京大開殺戒的女性殺神

橘貓

如果你是動作片影迷,卻又對 Netflix 獨家發行的負面先例感到裹足不前,那麼結果如下:《絕命凱特》(Kate) 確實如大部分觀眾預先猜想的那樣缺乏一點原創性新意,但它仍然是相當不錯的動作電影,一流武打編排團隊,加上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的出色表演與動作明星架式。對於動作片影迷來說,《絕命凱特》能提供尚稱滿意的兩個小時。

一如大多 Netflix 發行的類型電影,《絕命凱特》的故事匯集大量元素,拼貼痕跡重,選角策略則介於精準與無趣之間。電影故事描述一名即將退休的女殺手,在執行最後一次任務前被投毒陷害,她剩下不到一天的壽命,在最後一個晚上,女殺手決定要完成手邊的任務,並且奮力找出自己被陷害的真相。她造訪的第一站,便從任務目標的寶貴姪女開始。

《絕命凱特》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日本,瑪麗伊莉莎白文斯蒂德飾演的女殺手負傷潛行,在天亮之前,與自己逐漸崩壞的身體機能賽跑,同時帶著極道首領的姪女──某個活潑的青少女──結伴前進。這個高概念組合,首先讓人想到尚雷諾與廣末涼子主演的《極速追殺令》(Wasabi,2001),外表嚴肅內心柔軟的硬漢主角與一個可愛的日本少女共同過關斬將。然而,《絕命凱特》的氣質更接近《捍衛任務》(John Wick) 或《極凍之城》(Atomic Blonde) 那樣的動作電影。

《捍衛任務》與《極凍之城》的導演大衛雷奇同時是本片的執行監製,《絕命凱特》將文斯蒂德打造成一個與該兩部電影相仿的動作片英雄,觀眾可以注意到,凱特這個主角的特色來自她幾乎不可能被擊敗的戰鬥技巧,還有她總是負傷殘敗的身體狀況,正如基努李維在《捍衛任務》的特色,基努李維總是拖著他已成中年大叔的身軀,用一種隨時會氣喘倒地的狼狽姿態前進,他的臉上總是有傷痕,但他幾乎沒有對手,他會被狠狠擊倒在地,但總是會再爬起來。這種負傷硬漢的形象似乎是大衛雷奇參與電影中常見的主角塑造,《絕命凱特》也不例外。

奠基在這之下,《絕命凱特》發展出的視覺風格特色則歸功於導演賽德瑞克尼可拉斯托楊,受日本文化浸淫的他不諱言自己是動漫迷,在一段主角凱特奔跑於大樓追擊目標的橋段中,背後的螢光幕投影出巨型的《東京喰種》畫面,蔚為奇觀。尼可拉斯托楊活用霓虹燈光、螢光等元素,結合陰冷的影像,強調東京帶有賽博龐克氣息的視覺空間。

在故事方面,《絕命凱特》最直接的比對方向則可能是近期上映的漫威大作《驚奇隊長》與《黑寡婦》。儘管在電影類型上,《絕命凱特》更接近大衛雷奇以往的殺神動作片,但回到故事,電影將關鍵的情感核心,擺向一個被決定人生的女性主角,如何面對操控自己也造就自己的父系體制,並且嘗試阻止年輕的女孩步入她的後塵。比起常見的弒父主題,這個故事路線更重視的是主角被決定的、被操作的人生,並且反思任何『評價』背後的權力關係。這是觀眾近期反覆看到的故事主題。或許,在 Netflix 發行的商業作品中找到這層對比,也能更接近好萊塢當下的類型電影價值觀脈動。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