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疾厄》:溫子仁的邪惡英雄起源故事

人狼屋

如果有看過《詭屋》(The Cabin in the Woods) 的人,應該很難忘記這部看似砍殺電影的奇特作品,開場卻冒出一群百無聊賴的上班族,以及鮮紅色粗體字片名的突兀畫面。這種不協調感也出現在溫子仁執導的恐怖新作《疾厄》(Malignant)。他並不打算顛覆特定類型的恐怖片,而是讓觀眾從一開始就摸不清本片的類型。

在片頭的一連串血腥及混亂中,《疾厄》既像怪物災難片,又像肉體變異作品,或描述超能力者失控的科幻驚悚片。我們唯一確定的是,被人們稱做「蓋博瑞」的生物,在不被祝福的情況下誕生,眾人也急於將它除之而後快,於是它對所有主事者展開復仇,並消滅阻礙它的任何人事物。

開場就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詭屋》。

事實上,《疾厄》的主角是與蓋博瑞有不解之緣的失憶女子麥迪森,但由於開場成功帶出蓋博瑞的邪惡魅力與戲劇張力,這位神秘殺手的真面目,反而比麥迪森不為人知的過去更啟人疑竇。雖然溫子仁否定了本片與圖像小說《惡疾人》(Malignant Man) 的關聯性,蓋博瑞令人無法忽視的鋒芒,仍讓《疾厄》像是超級惡棍的誕生序曲。

超級英雄電影一直以來都在嘗試探索恐怖領域的邊疆,例如走火入魔的正義使者,或陷入駭人危機的英雄。恐怖片其實也帶有濃厚的超級英雄作品元素,不過不同的是,它們比較像凡人對抗超級惡棍的故事,而且英雄始終在故事缺席。如傑森或佛萊迪這些經典角色,未嘗不是超能反派與不死打手的另類化身,甚至可看作超級英雄的黑暗雙胞胎。

即使如此,觀眾鮮少將恐怖片的反派當成超級惡棍看待(于仁泰的恐怖電影可能算是特例)。其中一個理由是恐怖片很少給反派發聲的空間,它們都是被動出現在主角面前,我們也很難窺探它們的動機、想法、情緒或策略。再者,它們表現的像是沒有個性的殺人機器,也缺乏長遠的規劃及目標。恐怖片出身的詹姆斯岡恩在新作《自殺突擊隊:集結》就提供了一個有趣的對比:鯊魚王與黃鼠狼。同樣是忠於獵食本能而殺人的超級惡棍,無法使用語言且難以心靈相通的黃鼠狼,似乎比前者更像恐怖電影的常見反派。

這也正是《疾厄》與其他恐怖片相比的特殊之處。蓋博瑞最初的形象像是常見的恐怖片怪物,卻有鮮明的個性、縝密的思考及合理的行事動機。電影一方面描述麥迪森的解謎過程,一方面則從蓋博瑞的視角出發,呈現它製作凶器、籌備復仇計畫,與像《魔俠震天雷》(Darkman) 或《龍族戰神》般穿梭在黑街陋巷,矯健地躲避警方追捕的模樣。《疾厄》有許多義大利鉛黃電影 (Giallo Film) 的影子,但蓋博瑞並非只是躲在暗處窺視的鉛黃電影殺人魔。在電影揭露它與麥迪森的共生羈絆後,即使我們對它的惡意了然於心,仍會對它有種無所適從的認同感。

這種認同感更是一點一滴地拉近觀眾與蓋博瑞的情感距離。將它的形象推至黑暗反英雄的層次。它可說是麥迪森的玩伴兼守護者,卻有著恐怖的佔有欲及執著,處心積慮地孤立她的生活與人際關係。另一方面,我們不安地察覺到麥迪森似乎也透過蓋博瑞的暴行,釋放自己壓抑的恨意及報復慾望。

除了殺害家暴的丈夫,與驚心動魄的逃獄大屠殺外,蓋博瑞試圖謀害麥迪森妹妹的往事,或許可以解讀為她害怕失去關愛的焦慮,與蓋博瑞感到不被需要的憤怒,兩者產生共鳴的結果。麥迪森將蓋博瑞的現身稱為「甦醒」,但它其實從未離開過她的身邊。而一開始稱它為怪物或惡魔的麥迪森,最後唯有認清蓋博瑞與自己的一體兩面,才能勇敢果決地關上向它求助的大門。

《疾厄》的色調、場景、音樂甚至是特效都有一種八零年代的懷舊感,與其說它以特定元素勾起過去的觀影記憶,不如說它本身就像一部高畫質修復版的老電影。不過它在力求復古的同時,還是保留許多給老恐怖迷的新驚喜。蓋博瑞與過往的電影殺人魔截然不同,它並不算是真正的人類,卻以複雜的人性,及狂暴不羈的反抗姿態贏得我們的同情或掌聲。像這樣以一部原創恐怖電影,就能讓反派角色喧賓奪主的例子,在砍殺電影極為稀有,而我們也期待回到黑暗深淵的蓋博瑞,能有東山再起的一日。

* 蓋伯瑞也可翻成有宗教含意的加百列,或許這樣電影會有不同的解讀方式。

電影資訊

疾厄 Malignant

上映日期
2021/09/02
疾厄_Malignant_電影海報

導演

溫子仁

劇情

麥迪森的生活發生了可怕的轉折,開始不斷看到恐怖謀殺案實況的異象,逐漸瀕臨崩潰;當她發現這些宛如噩夢般的幻象,實際上是真實發生過的殘忍血案時,更加陷入痛苦的深淵,而這一切似乎也與一位名叫蓋博瑞的魔鬼有關。

IMDB
6.3
Rotten Tomatoes
--
PTT
好雷
80%
觀看完整介紹
疾厄_Malignant_電影海報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