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鏡到底的低成本殭屍片《一屍到底》,是今年日本影壇的一大奇蹟

曾經, 日式恐怖 (J-horror) 是一個讓日本電影界驕傲的單字──很少國家有資格享有自己的恐怖風格。如今,日式恐怖已經很明顯地又回到了不為人知的角落裡,不再出現於大銀幕上嚇唬全世界的觀眾……可是今年一部日本低成本恐怖電影再度讓全世界驚豔,甚至在日本當地也創下了超高電影票房,成為各大媒體爭相報導的話題。《 一屍到底 》(カメラを止めるな!),是今年日本影壇的一大奇蹟。

《 一屍到底 》(カメラを止めるな!) 宣傳海報 。

 

嘗嘗「 日式恐怖 」的一記直球

簡單地來說,《一屍到底》把它的賣點直接寫在了片名之上,這讓它看來有點傻氣:原片名「カメラを止めるな」的意思是「攝影機不准停下來」,這意味著《一屍到底》是一部有著一鏡到底片段的恐怖電影。它沒有把一鏡到底當作觀眾在電影院裡才發現的驚喜,而直接堂而皇之地就寫在片名上,好像把招式名稱直接寫在身上、唯恐天下不知的劍客。考慮到事實上一鏡到底已經不能算是一項超高難度的攝影技巧,而觀眾也在許多經典電影裡見識了這種技巧,《一屍到底》的傻氣看起來更重了。

但是傻子劍客的這一招卻一鳴驚人。

《 一屍到底 》電影劇照 。

 

成本低,但不容你看他低

全世界低成本恐怖電影在現代經常採用的行銷方式,充滿著一步一腳印的艱辛:參加全世界各地的類型電影影展,吸收影展上不同國家觀眾的意見,也許能在影展上獲得某個獎項的肯定,如果沒得獎也不要緊,可以根據觀眾的回饋來修改電影內容。但是《一屍到底》的影展之旅卻不是一趟取經之旅,它從一開始就亮眼地讓人無法忽視。

《 一屍到底 》電影劇照2 。

《一屍到底》敘述一位獨斷的電影導演,帶領著攝影團隊到深山裡的前日軍設施中,拍攝一部殭屍電影《One Cut of the Dead》(這也是本片英文片名)。要求逼真的導演把拍攝過程搞得很不順利,突然,貨真價實的殭屍闖入了拍攝現場,對事事要求逼真的導演來說,這根本是天上掉下的禮物:他不准可憐的攝影團隊停下演出與拍攝,他要大家繼續演戲,不管是整個劇組是先 NG 還是先 GG。

《 一屍到底 》電影劇照3 。

 

小片的影展奇幻之旅

5 月多《一屍到底》在義大利參加第 20 屆遠東影展 (Far East Festival 20),在觀眾評選獎這個項目,與世界各地的大成本商業電影競相角逐。觀眾評選獎往往是各大影展上最真實的獎項之一,因為它直接反應了觀眾喜歡哪一部參展電影。

考慮到《一屍到底》的對手有:南韓的《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超高票房的《軍艦島》、因為《屍速列車》而大紅的馬東石主演的《犯罪都市》、還有來自日本的《殺戮重生犬屋敷》、香港杜汶澤自編自導自演的《空手道》等等強片……最終,這部在影展上映時間是凌晨 12 點、沒人聽過導演、沒人聽過演員名字的低成本電影,獲得了 4,589 票,贏得了觀眾評選獎的第二名……只輸給第一名的《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7 票。

《 一屍到底 》於第 20 屆遠東影展觀眾評選獎,只輸給第一名的《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7 票。

只差7票!

也同時參加這個影展的日本導演,執導《羊之木》的吉田大八,看到《一屍到底》的優異表現,當場表示:

我真忌妒。

《 一屍到底 》的團隊集結「所有失敗的可能」

所有人當然都忌妒,因為《一屍到底》的製作團隊,結合了所有失敗的可能:34 歲的新人導演、所有演員都沒有名氣、製作費僅有 300 萬日圓,更不用提這是一部殭屍電影,長久以來恐怖類型都不是必然大賣的電影類型。但是《一屍到底》做到了:原本只在東京兩個戲院進行限定上映,最終在許多名人公開讚賞、還有觀眾的口耳相傳之下,上映院線數暴增到超過 190 間戲院、全日本所有縣市都有戲院上映的盛況。

異軍奮起的 日式恐怖 :《 一屍到底 》於日本戲院的盛況。

木村拓哉也在廣播節目上推薦本片,

這部電影把我們日常片場工作的點點滴滴、那些充滿熱情的部分、那些充滿羞恥的部分,全部毫無保留地傳達給觀眾了。我對這部電影充滿著感激。

《一屍到底》的魅力到底是什麼呢?是長達 34 分鐘的一鏡到底片段呢?還是逼真的殭屍啃人效果呢──這應該不可能;還是幾乎所有觀眾評價中都提到的……「絕對不准劇透暴雷」的電影結局?也許我們很快就能回答這個問題:據悉台灣已經有電影公司購入《一屍到底》,這代表我們也能一起參與,這波正在全球恐怖影壇掀起的久違低成本殭屍電影熱潮。

預告片: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