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豬殺令》:以飲食記憶取代血腥殺戮的救贖之旅

橘貓

豬殺令》(Pig) 是一部由美國新銳導演麥可薩諾斯基 (Michael Sarnoski) 擔任編導,尼可拉斯凱吉主演的劇情電影。本片讓凱吉表現出有別於近年給予觀眾一般印象的演出,以更為深沉內斂,注重角色心理狀態的方式表演,並且獲得國際媒體的一致好評,在 Metascore 上面獲得 82 分的高分評價。許多評論者認為本片具有美國知名導演凱莉萊卡特 (Kelly Reichardt) 的電影風味,在許多面向上呈現美國獨立電影的寶貴特質。

《豬殺令》電影海報。

《豬殺令》的故事描述阿米爾是專職銷售頂級食材給一流餐廳的中盤商,他與一名隱居在深山中,但技藝絕佳的年邁松露獵人羅伯有合作關係。然而,有天晚上,羅伯心愛的松露豬被歹徒劫走,為了不影響這段合作,阿米爾只好陪同憤怒的羅伯踏上尋豬旅程。在旅途中,阿米爾意外地發現,羅伯有一段傳奇般的輝煌過往,透過飲食與羅伯斷裂的人際連結,他們在旅程中逐漸將過往的一切重新拼湊拾回。

《豬殺令》電影劇照。

從故事出發,本片在臺灣的宣傳策略有意塑造出「凱吉版」《捍衛任務》(John Wick) 的意圖。當然,觀眾應該不會期望本片是一部注重官能刺激的血腥動作電影,事實上,它甚至也沒有太多在心理上的獵奇成份,凱吉並沒有因為心愛的寵物豬大開殺戒,或是被迫做出太多破格行為。與《捍衛任務》真正的對照之處,可能是本片如何將一個具類型張力的故事,提出它平凡寫實的一面,並從中再度發掘出一些戲劇性。

《豬殺令》尼可拉斯凱吉。

故事最大的戲劇性動力是羅伯的身分,年輕的阿米爾像是提供觀眾一個切入故事的角度,他眼中的羅伯,是一位落魄、沒有身分,如遊魂般逃避世界,隱居在深山中的松露獵人,但他過去曾經是大人物,他的名號曾經在業界響徹雲霄。如今,羅伯因為私人理由,重新回到他還沒準備好面對的過去環境,這裡的戲劇衝突,與羅伯如何透過他過往與飲食相關的工作經驗,去拼湊丟失的情感記憶,是《豬殺令》的其中一個看點。

《豬殺令》電影劇照。

所以,我們確實在這裡看見一種可以跟《捍衛任務》那樣「一無所有的男人觸底反彈」類型故事對話的趣味,當基努李維拿起手槍大開殺戒時,《豬殺令》反過來的提問是,一個在現實世界中處於與約翰維克相似處境的男人,他沒辦法用速成的暴力方式斬開所有連結,並修復過往創傷,他可能會面臨甚麼樣的狀態?這種仍帶有一點類型敘事張力的餘味,讓《豬殺令》把自己的主角推向一個複雜且無法速成療傷的樣貌,其中可能具有的文藝或寫實能量,也可以更好地被觀察到。

《豬殺令》電影劇照。

身為尼可拉斯凱吉的死忠支持者,我們也很難不討論凱吉在《豬殺令》當中扮演的角色。凱吉的銀幕形象與他的表演能量,讓觀眾可以常常把他跟某種張牙舞爪的破格狀態連結在一起,《豬殺令》嘗試讓他把過往演繹出來的靈魂煎熬收進身體裡,並且在適當的時候釋放。

我尤其非常喜愛導演麥可薩諾斯基拍攝凱吉的方式,薩諾斯基注重角色的肢體觸碰,我們可以在長鏡頭的時間長度,或是中景與特寫鏡頭中,用不同的角度觀察凱吉的肢體語言,薩諾斯基會拍攝凱吉的手輕觸某項物件,或是拍攝他用一段時間靜靜地在一個空間中漫步移動,凱吉是一位能熟捻掌握肢體語言的表演家,以個人觀點來說,捕捉到凱吉珍貴且少見緩慢清楚的肢體表演狀態,則是《豬殺令》更出色的絕佳成就。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