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NETFLIX 驚悚/犯罪電影《1922》讓凶手告訴你什麼是「罪有應得」

電影虎蘭花

2017年的後半年,可謂史蒂芬.金的稱霸年,無論是炒熱各平台把1990影集片段回播又回播的《IT》,或是聽說評價不怎樣的《黑塔》,Netflix也在《怪奇物語》搭上不少話題的同時(達菲兄弟想爭取《IT》的翻拍)於美國10月發行同名小說改編電影《1922》。

故事在這位講話死都不分開牙齒的農場主人-威爾弗雷德.詹姆斯的自白下,揭開1922年一件無人知曉的命案:他謀殺自己的妻子。演員湯瑪斯.傑恩詮飾的美式鄉村口音真是聽在耳裡拗在心裡,聽了半小時後也是會習慣了啦~

《1922》在爛番茄得到「左紅右綠」超極端評價,影眾被虐地期待看到駭人、驚嚇、懸疑的《IT》驚悚模式,然而視《1922》為「犯罪者自白記錄片」反能得到意料之外的衝擊,勸世劇情值得反覆咀嚼。

沒有警匪追逃,也沒有讓情侶們在影廳互謀福利的Jump scare,每位登場角色不愧對畫面營造的陰暗色調,個個渾身解數展露自私自利的一面。電影的可怕之處,在於「罪孽」如火影忍者的影子束縛術般從腳底攀延緊箍喉嚨,你卻只能發出窒息呻吟,無法動彈。

▲阿蕾特.詹姆斯與亨利.詹姆斯

總會有其他方法,但你的選擇是?

一般在肚子餓時,比起吃鹽酥雞,喝杯牛奶是相對正確的方案,但在誘惑下通常都會卡到陰(好一個如此爛,卻感同身受的例子),一如威爾弗蘭德明明可以走法律途徑解決問題,但在對妻子的憎恨下還是走歪了。

「總會有其他方法」乍看下是說給自己聽的,若將視野放寬至電影每個段落會發現貫穿全劇:亨利當初要是能控制下半身何必私奔;鄰居若不執意送走女兒,說不定還活著;當然回到一開始,阿蕾特如果願意坐下來好好談,可能也不會成為孤魂了。

一直都有別的方法,但1922年的威爾弗雷德心中,並不這麼想。」

▲為了掩蓋妻子的屍體,不惜再殺一頭牛

驚悚片也可以選擇不尖叫

有些電影嚇完就忘了,但有些電影不可怕,一想起卻渾身不對勁。阿蕾特的怨魂(或幻影)一步步走下階梯,湊近自己的丈夫兼凶手(還以為要變成walking dead的劇情),不理會威爾弗雷德的哭求,低語兒子最後慘死的下場……從屍體口中竄出的老鼠帶來極具衝擊的催眠力,每每見到老鼠躁動,影眾自然浮現畫面與關鍵字:謀殺、屍體、心虛和愧疚。這就是《1992》的驚悚,內斂不做作,不協調的配樂引起不舒服的心理反射,有如冰冷的手指拂過背脊……看著威爾弗雷德因罪行折磨而日漸腐敗,這比殺人償命的復仇電影更令人印象深刻。

「最終,我們都會被逮到」

▲阿蕾特在耳邊細訴著兒子不忍目睹的下場

《1922》以不同的角度詮飾一場犯罪的開始與結束,也讓評價呈現不同方向的兩極態度。威爾弗雷德透過口述的方式描繪自己的心境轉變,特殊腔調可能會讓不習慣的人像是耳朵卡著剌。

故事並非圍繞在剌激的犯案和逃亡,而是犯罪後的懦弱與悔恨,喜歡的人會說是「深度」,不喜歡的人則覺得是「悶到發慌」,似乎只有像是喜歡吃辣(驚悚),但舌頭還沒痲痹的影眾才有機會品究箇中滋味。

《1922》官方預告_英

電影名稱:1922
電影類型:驚悚、犯罪
片  長:01時42分
發行公司:Netflix
導演:Zak Hilditch
演員:湯瑪斯.傑恩、莫莉.帕克、迪倫.施密德

※圖片來源為各網路、論壇,版權屬原電影公司所有,如有侵權煩請告知,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