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回顧】IU x 呂珍九《德魯納酒店》:疫情之下重新品味,全盤重整對生與死的意念

《德魯納酒店》是洪氏姐妹繼《主君的太陽》、《花遊記》後又一力作,由IU(李知恩)、呂珍九主演,描述經歷悲慘過去的張滿月,在首爾市中心開了一間專收鬼魂客人的「德魯納酒店」,作為他們到陰間前,暫時休息、了卻遺憾的暫歇之所。本作是tvN2019年的收視冠軍,承襲洪氏姐妹在《主君的太陽》中展現成熟的短篇鬼魂故事風格,加上IU精湛的演技與華麗的服裝風格,在韓國也引起不小的討論。

《德魯納酒店》劇照

《德魯納酒店》劇照

是鬼魂集散地也是了卻遺憾之所——德魯納酒店

韓文的「한」有怨恨、憂愁、遺憾的意思,意義上跟中文的「憾」很類似,都有不完整的概念。而德魯納酒店匯聚的鬼魂的「憾」,大多是對於自身生命未完整的遺憾,此生必須完滿,才能朝來生而去,便是德魯納酒店存在的價值。

新冠肺炎疫情已經來到第二年整,對於生命的無常、如何過好生活,相信許多人的想法改變不少,此時重看《德魯納酒店》,更像是對生死觀全盤的重整跟檢討。《德魯納酒店》的每一個故事都很經典,大多是要我們學會對執念放手,執念是死者對「憾」的執著,也是生者對死者的不捨,邊看會發現,雖然滿月是如此風華絕代,但在德魯納酒店能量耗盡之時,她的姿態也如我們認識的所有將死之人,疲憊、不捨,最終無論是誰都無法毫無波動的送走自己。

IU《德魯納酒店》劇照

IU《德魯納酒店》劇照

《德魯納酒店》給我們的是更宏大的生死觀,不光是活得沒有遺憾,而是要如何對那些遺憾放手,其中最有啟發的還是具燦星跟滿月,在越過漫長的生命終於來到彼此身邊,他們各有一次把握相愛的機會,但終究選擇放手,是滿月看清了這一世漫長的歲月,相愛只是短暫一瞬,遺憾跟思念會留得更久,也是具燦星不想讓滿月再次經歷痛苦。漫長的時間裡,只有「愛」是永存的,相聚反而不是重點。看透了執著的本質,具燦星跟滿月在短時間就平靜地有了體貼對方的共識,非常不容易。於是我們回過頭用同樣的概念看「憾」,也許活著、度過生者的歲月並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我們到底能在這段時間裡,創造多少永存的事?愛嗎?恨嗎?或者是著作?子嗣?

《德魯納酒店》劇照

《德魯納酒店》劇照

沒有CP感其實沒關係

《德魯納酒店》是一部很奇妙的劇,故事設定在生死交界,看起來跟《鬼怪》裡強調的輪迴有很多呼應,但《鬼怪》裡恩倬跟鬼怪強烈的宿命感,在《德魯納酒店》滿月跟具燦星的身上卻一點都沒有,可以說是少數韓劇中最沒有CP感的一對主角。說起來本劇中最有CP感的甚至是青明、滿月CP,古時毫無隔閡的相處、曖昧,大婚代嫁,其實是為了刺殺男主角,完全就是經典言情小說公式,後面青明的守護更是讓人心疼,相比之下滿月跟具燦星的故事線太平凡無奇。

李到晛《德魯納酒店》劇照

李到晛《德魯納酒店》劇照

就如滿月所說:「我從來沒想過還會再愛上別人。」懷著巨大怨恨,以贖罪的心情經營酒店的滿月,跨過千年歲月,很難讓人再進到她內心,但又是滿月常說的,具燦星是一個多麽好的人,所以滿月一直都對具燦星很滿意,他們沒有命運般的相戀、沒有命運般的情節,他們的相處大多是作為兩種觀點,去對照鬼魂的生死執念,更貼心或更尖銳的直搗問題核心,因為他們理解彼此,後來總是一個眼神就知道更適合怎麼處理,雖然不高潮迭起,但也是一段舒服的關係。

IU、呂珍九《德魯納酒店》劇照

IU、呂珍九《德魯納酒店》劇照

《德魯納酒店》聚焦在張滿月這樣一個敢愛敢恨、武藝高強的女子,劇中使用劍的時候多,變魔法飛來飛去的時候少,但李知恩仍然能撐起一個華麗又不怒而威的酒店老闆,無論是讓人眼花撩亂的服裝風格或幾個關鍵場面的演技都掌握得很好,尤其領導著年紀比她大的金書生、客房經理在德魯納酒店穿梭也毫不遜色,誰能想到她是在歌唱、綜藝都非常出色的歌手IU,讓人期待她之後的戲劇作品!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