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追追追】群鬼出籠:細看恐怖電影裡的「中元節」,與其多元開展的類型特色

人狼屋

中元普渡常見的野台戲(或神功戲)在《女傭》僅是驚鴻一瞥,不過在張家輝執導的恐怖片《盂蘭神功》就成了牽動眾角愛恨情仇的重要關鍵。張家輝飾演的戲班主兒子在接下劇團後,就被捲入一連串靈異事件。這場始於演員自焚事件的怨靈復仇大戲,在盂蘭節之夜以玉石俱焚的方式慘烈收尾。即使主角得知自己的生世與慘案的關聯,仍無法阻止最後的劇團大屠殺。

《盂蘭神功》的恐怖效果時好時壞,但這種遠景的窺視鏡頭的確令人毛骨悚然。

本片的品質其實差強人意,除了大雜燴的恐怖元素讓人難以入戲,電影前半部節奏過慢,後半段倉促交代真相的趕場手法,也讓它顯得頭重腳輕。不過演員排練時被怨靈附身的場面,在舞台陰影的無聲襯托下,倒是呈現強烈的不安及恐怖感。此外,它的結局也堪稱一絕,張家輝與劉心悠從未履行的看戲之約,為最後一幕埋下伏筆。兩人的鬼魂坐在神功戲的第一排保留席,與台上粉墨登場的老班主默默相望的畫面,讓以血還血的復仇連鎖,劃下頗有救贖意味的句點。

《盂蘭神功》對鬼月文化的描寫,在近年的亞洲恐怖片相當難能可貴。即使像中國的校園恐怖電影《七月半之恐怖宿舍》及續集《七月半 2:前世今生》,也只是將故事背景設在中元節期間,而且最後一如往常地推翻了「見鬼」的可能性。不過在 1990 年代,有不少香港電影將鬼月作為靈異或刑事事件的舞台,例如林正英主演的殭屍動作片《驅魔警察》(又譯《驅魔探長》)。至於當時最具代表性的中元節電影,或許是錢昇瑋執導的恐怖片《七月十四》(又譯《不見不散》)。

《驅魔警察》。

《七月十四》是香港影壇「日期恐怖電影」的始祖,也是女星羅蘭以通靈人「龍婆」一角備受矚目的起點。不過它的主角其實是劉青雲周文健飾演的刑警搭檔。本片一方面是典型的拍檔喜劇,一方面則是靈異路線的警匪劇。但兩人要對付的不是鬼,而是一個束縛陰陽兩界、違者即死的黑暗詛咒。且這個連鬼都怕的詛咒,竟源自於一句單純的童年約定。嚴格來說,《七月十四》雖然以鬼月為題,也巧妙地點出「思念」的力量,不過故事提及中元節習俗的部分少之又少。然而它的衍生續作《七月又十四之信不信由你》,就無疑是一部標準的節日電影。

《七月十四》的這個承諾成為日後災難的根源。

《信不信由你》比《七月十四》有更濃厚的喜劇色彩。它的趣味在於用鬼魂尋仇的主線劇情串連三個中元節的小故事,而天外飛來一筆的驚人轉折,讓原來如「聊齋」般的浪漫情緣,搖身一變成為刑警大戰鬼魂的恐怖動作片。李燦森飾演的快遞員則是穿針引線的甘草角色,頗有集錦電影的說書人架勢。本片狂放的混搭風格在當時毀譽參半,但許多創意在今日看來仍十分前衛。這些故事有的提醒人們鬼月禁忌的重要性,有的則警告我們「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見得只適用於人類。

《七月又十四之信不信由你》。

事實上,在大多數的鬼月電影裡,鬼魂都保有生前的個性及七情六慾,因此他們仍有自己的執著或盤算。即使是背負冤情的厲鬼,也不一定與同仇敵愾的主角們互動良好,甚至會用欺騙或威脅的方式逼迫對方協助。除了《信不信由你》,1990 年的靈異愛情國片《七月鬼門開》也曾出現女鬼引誘感情受挫的女主角自殺,以獲得身體的驚悚劇情。不過這種人鬼一家親的安排,倒是呼應了中元節習俗的人道思想。當然,鬼月電影也有溫馨的作品,動畫《魔法阿媽》對中元普渡儀式的詳細介紹,以及對人鬼情誼的描繪,至今仍在國片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值得影迷再三回味。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