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影追追追】群鬼出籠:細看恐怖電影裡的「中元節」,與其多元開展的類型特色

人狼屋

在某個死寂的月圓之夜,有對美國夫妻在中國旅行時迷了路。他們向當地人求助時,發現居民都閉門不出,戶外放著大量的食物,且室內不斷吟誦詭異的經文。接著,他們被一群雙眼全黑的慘白怪物追殺,並得知自己被引誘到這裡的目的,是充當給鬼魂的活替身,因為當時正是農曆七月,中國將這個群鬼出籠獵捕人類的恐怖日子稱為「鬼月」或「中元節」。

觀看《厄夜叢林》導演艾瓜多桑契斯 (Eduardo Sánchez) 編導的偽記錄恐怖片《七月鬼門開》(Seventh Moon) 時,觀眾應該不難發現他對中元節(或盂蘭盆節)有嚴重的文化誤解。電影不但加油添醋地曲解普施與超渡亡魂的含意,也將與人類共存的鬼魂,拍的活像《深入絕地》(The Descent) 的地底怪物(而且也畏光)。不過除了此片以外,其他以鬼月為主題的恐怖作品,即使對鬼月習俗的詮釋不盡相同,至少都呈現出我們熟悉的民俗活動或禁忌。此外,它們在拍出陰陽兩界交融的陰森氛圍時,也不忘描寫生者與死者間鮮明的情感聯繫。

《鬼月殺機》。

扣除《七月鬼門開》,目前已知的西方中元節電影還有《鬼月殺機》(They Wait) 與《鬼月》(Ghost Month,又譯《鬼月禁忌》)。兩部作品皆以東西文化的碰撞為故事起點。《鬼月殺機》裡嫁入加拿大華裔家庭的潔米金 (Jaime King) 與《鬼月》裡替華人雇主幫傭的瑪琳娜瑞莎 (Marina Resa),在辛苦地熟悉各種鬼月習俗時,也為觀眾上了一堂速成民俗課。像「不要掃掉祭拜後的灰燼」或「晚上一個人不要隨便回頭」等耳熟能詳的告誡,都為劇本添加不少神秘感。而片中也適時地描繪燒紙錢拜拜,或將食品放在路邊供孤魂野鬼享用的日常景象。

在《鬼月殺機》飾演幕後黑手的鄭佩佩

此外,兩個故事皆牽扯到大宅埋藏的醜惡秘密,並藉由被害者(皆是年輕女性)在鬼月的顯靈與復仇,讓女主角揭發真相。《鬼月殺機》甚至出現陰陽眼、撿骨師及觀落陰等解謎元素,並提到了非法移工與走私熊膽等與華人相關的社會事件。大致而言,這幾部鬼月電影呈現的華人社群,都偏向高度封閉、排外與自我中心的形象。《鬼月》則透過華人雇主的弒夫事件,與美籍女傭的暴力男友這兩條故事線的對比,意有所指的訴說女性爭取自主時的艱辛及哀愁。

《鬼月》裡情同姊妹的兩位女主角,各自都有痛苦的黑暗回憶。

無獨有偶,新加坡導演唐永健的恐怖傑作《女傭》(The Maid) 也用類似的方式講述傳統華人家庭的人倫悲劇。替弟弟籌措醫藥費的女主角,從菲律賓前往新加坡幫傭,卻沒想到雇主打算將她變成鬼新娘,讓從陰間歸來的兒子得以成家。本片從外來者的視角,帶領觀眾一探當地的鬼月禁忌(如棺木不可掉落或著地,否則會引禍上身)與冥婚習俗。它拍出傳統與生活的密不可分,卻也點出被傳統價值觀給束縛的危險。為了家族顏面而殺人的雇主夫妻,反而比客死異鄉的厲鬼更恐怖。

《女傭》對恐怖元素的靈活運用,已到了信手捻來皆成章的程度,無論是中元節的夜晚街頭、老宅裡嘰嘎作響的衣櫃拉門、白天的樓梯間角落、新娘禮服的紅色頭蓋,甚至是戲臺下滾動的皮球,都可以把觀眾嚇到頭皮發麻。女主角觀賞野台戲時不慎坐在給往生者的第一排保留座,結果被鬼魂責備的橋段,在驚悚之餘,其實也彰顯了鬼月禁忌為人鬼雙方保留的互信與尊重。

《女傭》。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