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沉睡特務」電影很好看!(下):神秘的美國政府洗腦計畫「MK-Ultra」、酷寒戰士、與真實存在的沉睡特務們……

如果上述電影或遊戲讓你感覺太沉重,那麼《小鬼大間諜》(Spy Kids) 也許能讓你感覺好一點:這是一部製作之前、就決定完全以兒少觀眾作為主要客群、以兒童思維製作的電影。故事描述一對姐弟,發現他們平凡無奇的老爸老媽,其實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間諜。

《小鬼大間諜》電影劇照。

《小鬼大間諜》。

但當出任務的父母陷入危機,這對平凡姐弟也只能利用父母留下的裝備,成為速成小間諜。這個套路持續到今日仍有人買單——同個製片團隊製作的網飛電影《全民小英雄》(We Can Be Heroes),看起來就像《小鬼大間諜》的某部續集。

《廢柴特務》(American Ultra) 的「Ultra」擺明在諧仿「MK-Ultra」。

《廢柴特務》(American Ultra) 的「Ultra」擺明在諧仿「MK-Ultra」。

但沉睡特務真的只是好萊塢的夢囈嗎?並不是,2010 年 6 月,FBI 長達 10 年的監聽行動收網,一對隱身為美國中產家庭夫妻的俄羅斯沉睡特務遭到逮捕;而 2013 年,美國編劇喬魏斯伯格 (Joe Weisberg) 將此事件改編成了影集《冷戰諜夢》(The Americans)——魏斯伯格可是前任 CIA 人員。《冷戰諜夢》的故事背景設定在冷戰時期而非 2010 年,只因為一個簡單的理由。根據魏斯柏格表示

《冷戰諜夢》。

《冷戰諜夢》。

「把故事設定在現代不是個好點子……因為人們對這起俄羅斯諜報醜聞,還抱著震驚或質疑的情緒,這是因為,許多人並不認為俄羅斯仍然是美國的敵人,因此很明顯地,我們必須把時間調整回冷戰時期。」

被捕的其中一對俄羅斯沉睡特務「夫妻」:弗拉迪米爾古利耶夫與麗迪亞古利耶夫 (Vladimir and Lidiya Guryev)。

被捕的其中一對俄羅斯沉睡特務「夫妻」:弗拉迪米爾古利耶夫與麗迪亞古利耶夫 (Vladimir and Lidiya Guryev)。

但「鬼故事行動」(Operation Ghost Stories) 確實是 21 世紀發生的事: FBI 規劃了鬼故事行動,監聽這些在俄羅斯接受訓練、然後在美國落地生根的特務們,這些沉睡特務暗地裡竊取美國政府高層的資訊與學術發展,他們有一口流利的美國口音,甚至還有小孩。他們也通常會使用一些早逝人士的身份作為偽裝——這完全是《神鬼認證》的劇情。而在 FBI 於 2010 年 6 月收網逮捕的 10 位俄羅斯間諜之中,就有 4 對「夫妻」——你可以在《黑寡婦》裡看到相似狀況的娜塔莉「一家人」。

《黑寡婦》:和樂的一家人(並不是)。

《黑寡婦》:和樂的一家人(並不是)。

FBI 「鬼故事行動」的監控對象之一,安雅查普曼 (Anya Chapman) 的監視影片:

沉睡特務並不只是好萊塢或是冷戰時期的產物,這種深層臥底的特殊人士,仍然潛藏在許多大國的社會角落之中。當他們觀賞像是《黑寡婦》或是《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這樣的電影時,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絕命大反擊》儘管推出當時反應不佳,卻是有趣的沉睡特務電影。

《絕命大反擊》儘管推出當時反應不佳,卻是有趣的沉睡特務電影

反過來,你我身處的台灣社會中,有像是這樣的沉睡特務嗎?美國外交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 就曾在 2018 年指出,台灣內部有「渡海而來的中國沉睡特務與特種部隊,正祕密計畫暗殺總統、內閣與黨派要員」。

也許,未來還會有更多沉睡特務電影、而它們也將帶來更多的驚嚇……正如諾蘭形容《天能》(Tenet) 是一部「描述與時俱進的諜報世界」的電影,現實的沉睡特務也會與時俱進,即便冷戰已經遠去,大國之間的直接對立看來不再,但是沉睡特務可能仍在沉睡……就在你我的身邊,等候他們需要醒過來的那一刻。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