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粉紅泡泡與華麗後製:從韓劇看韓國社會的寫實面,歷歷在目的場景正在真實上演中

凱倫

韓劇百用不膩的題材:貧富差距、升學競爭、校園霸凌…等等,雖然老套但都是事實,一幕幕都反映了南韓社會的真面目,從韓劇《Penthouse:上流戰爭》、《Sky Castle》、《寄生上流》、《梨泰院Class》等劇的劇情來看,南韓社會問題層出不窮,但韓劇能紅不是沒原因,抓出社會的痛點並引起大家共鳴,寫實又好看的同時也讓人省思生活。

校園霸凌

《學校2015》片段:

首先是幾乎在所有校園類別的韓劇中都能看到題材-校園霸凌,從近期韓劇《Penthouse2》裡的人物閔雪娥、裴羅娜、劉珍妮都遭到倒油漆、孤立、丟垃圾…等欺凌行為;《模範計程車》裡的學生因為被有意的推向馬路被迎面而來的車子撞上而導致腳部終身殘疾,甚至欺負到聾啞人士的家人,《學校2015》、《繼承者們》、《人性課外課》數不清的韓劇都有上演。

現實社會中,今年初開始韓星被接連不斷的爆出校園霸凌事件,包括:女團APRIL隊內霸凌、(G)I-DLE穗珍、趙炳圭、金志洙…等人,在2017年6月南韓SBS電視台報導,一名男同學遭到四名同班同學的施暴,被同學摀住被子拳打腳踢、把肥皂水當牛奶喝,受害男同學在去醫院後確診橫紋肌溶解症和創傷後遺症等。不單單是肢體動作,語言污辱、網路謾罵都是屬於霸凌行為,無論是校園或職場都應該杜絕事件的發生,受害者也可以適時尋求通路勇敢說出來。

可怕的升學競爭

韓劇《SKY Castle》演出為了孩子找了最好的老師,家長甚至下跪的畫面,誇張卻也寫實

韓劇《SKY Castle》演出為了孩子找了最好的老師,家長甚至下跪的畫面,誇張卻也寫實

在韓劇《Sky Castle》裡能看到其中的父母為了讓小孩升上韓國三大名校:SKY (S:首爾、K:高麗、Y:延世),不惜一切的為孩子找業界最好的老師、給予最好的補品、上不完的補習班、孩子只要成績不好就會受到父母的擺臉色甚至毆打,現實生活中亦是。據韓聯社報導,在去年疫情爆發期間,南韓仍有70%以上的補習班正式開課,顯示南韓社會對孩子們學習品質的要求,在所不惜也要補習;2018年更報導出南韓每每在大考成績公布後,會有一批「青少年自殺潮」。由此可見南韓升學壓力之大,父母相信學歷代表一切,有好的大學文憑才能有好的人生。

過度重視名利產生偏差價值觀

韓劇《SKY Castle》劇照

韓劇《SKY Castle》劇照

還記得前幾年南韓的一則新聞震驚全網,在南韓學校裡「羽絨衣的品牌決定學生在學校的地位」,為了融入同學為了好看為了比得上別人,學生要求父母買一件名牌長羽絨外套,父母努力賺錢就為了給孩子買一件價值上萬元的外套,這件事更讓南韓父母在韓國政府的論壇,要求政府立法禁止學生穿長版羽絨外套。南韓社會重視名與利的價值觀可說是從小就根深蒂固,在職場與學校都是,從各個方面彼此相互比較誰的最好最貴。在此也能看見另一個社會的現實面「貧富差距」。

嚴重的貧富差距

電影《寄生上流》反映了南韓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

電影《寄生上流》反映了南韓社會嚴重的貧富差距

韓劇《Penthouse》裡不是財閥出身、外科科長就是公司代表,和沒權沒勢的吳允熙與閔雪娥形成強烈對比;《寄生上流》有錢人住在高級別墅,沒錢的只能住在半地下室,下個大雨家就沒了、發霉的牆壁、偷鄰居的Wi-Fi、路邊消毒要開著窗戶當作幫自家消毒滅蟲,這部劇會得奧斯卡獎不是沒原因的,不只內容精實,也充分反映出南韓社會上極為嚴重的貧富差距,引起大多數人的共鳴,令人不勝唏噓。事實上,南韓的貧困率為 17.4%,僅次於美國的貧困率為 17.8%,南韓年輕人更諷刺的自嘲為「地獄朝鮮」。

前後輩文化,長幼有序

南韓社會「長幼有序」現象造就另一種社會壓力

南韓社會「長幼有序」現象無形間造就社會壓力

2016年韓劇《獨酒男女》在南韓掀起了軒然大波,該劇新人助理導演在拍攝期間身為忙內而常常遭受前輩指使和辱罵,在結束拍攝後自殺身亡,連續2個月以來每天只能休息2~3  個小時,高壓工時伴隨「長幼有序」壓力的現象再度成為討論話題。

韓國是一個風氣保守、重視階級的社會,常看韓劇的一定對這場景再熟悉不過:前輩對後輩說:「怎麼不說敬語了呢?」無論是開玩笑還是帶著語氣的說、晚輩畢恭畢敬長輩說的話都對都要做、喝酒時後輩要轉側身喝等等,禮儀和霸凌一線之隔,有些長輩會濫用自己的職權要求一切不合理的行為,前後輩文化所衍生的事件可說是每天都在韓國上演。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