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演完《哈利波特》後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幸福嗎:會說「少年得志大不幸」的人,多半少年不得志

能夠主演一部全球票房破億美金的電影,是許多演員的畢生願望,能主演 8 部全球票房超過 7 億美金的電影,是許多演員連作夢都不敢的奢望。而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Daniel Radcliffe) 演完《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 – Part 2) 時,才只有 22 歲。他的人生還那麼長,而今年 7 月23 日這天,才正是他的 32 歲生日。這 10 年裡,不再是哈利的丹尼爾幸福嗎?有人說他過氣,有人說他走歪,而你需要聽他自己說。

《哈利波特:神秘的魔法石》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

談錢太庸俗,而我們剛好很庸俗:我們需要先幫丹尼爾清點一下他的鈔票,數數他總共從《哈利波特》系列賺了多少錢。對華納影業來說,《哈利波特》是社史最偉大的一章。從 2001 年 11 月上映的《哈利波特:神祕的魔法石》(Harry Potter and the Sorcerer’s Stone) 開始,到 2011 年 7 月上映的《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總共 8 部的電影全球票房,是驚人的 22 億美金。而丹尼爾作為這 8 部電影的唯一男主角,自然賺得不少。

《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哈利波特:消失的密室》。

這位 11 歲就成為哈利波特的男孩,在這 10 年內,總共獲得了 9,560 萬美金的片酬。而在 2016 年的專訪裡,他表示自己還沒開始使用這筆天價薪水:

「我真的沒動半毛錢……我對這筆財富非常感恩,因為有錢就代表著你不須再操心飯碗了,這代表你擁有了寶貴的自由,這同時給了我完全的職涯自由……對那些關心我工作的朋友來說,我想給他們一些有趣的作品,比起為了賺錢而在我下半輩子演一堆爛片來得好。」

《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哈利波特:阿茲卡班的逃犯》。

有句俗話這樣說,「少年得志大不幸」,而看來沒有其他 11 歲的男孩能比丹尼爾稱得上得志,他在演出第一部還沒人確定 100% 成功的《哈利波特》電影時,片酬「只有」100 萬美金。而當他演完了所有《哈利波特》電影,有些人感覺他的「大不幸」時期要來了。丹尼爾立刻接演了一部哥德風恐怖電影《顫慄黑影》(The Woman in Black);再來是很有史蒂芬金風格的黑暗寓言風作品《魔角》(Horns);然後他在荒謬恐怖喜劇《屍控奇幻旅程》(Swiss Army Man) 裡,演一具幾乎比瑞士刀還好用的萬能屍體。

《屍控奇幻旅程》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左)。

《屍控奇幻旅程》。

這三部電影不是每部票房破億的《哈利波特》,除了距離《哈利波特》最近的《顫慄黑影》還沾了一點波特的光,賣出了全球 1.2 億美金的好成績,其他兩部獨立電影票房都未破千萬。這似乎代表著離開《哈利波特》的丹尼爾,註定一蹶不振。事實上,如果你讀了一些新聞,看過像「丹尼爾雷德克里夫說《哈利波特》害他成為酒鬼」這樣的新聞標題,肯定會加深丹尼爾少年得志大不幸的印象。可是,很可惜丹尼爾的人生,還真的沒那麼慘。

《顫慄黑影》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顫慄黑影》。

「《哈利波特》壓力過大!小哈利因此酗酒!」

這樣的報導,來自 2020 年 BBC 廣播電台的採訪,內容是貨真價實,丹尼爾確實因為擔憂離開《哈利波特》後的事業發展,而「越喝越多」,而且「這樣子持續好幾年」。但是,這件事其實發生在《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之前,這部電影(與背靠背拍攝的下一部電影)是整個系列的大結局,在丹尼爾演出這部電影時,他確實對未來感到迷惑。還好透過家人與朋友的協助——以及他自己的堅持,丹尼爾已經在 2010 年起拒絕酗酒至今。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丹尼爾雷德克里夫(左)。

《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

少年得志大不幸這句話沒有錯,但會說出這句話的人,多半沒有少年得志的機會,而像是丹尼爾這樣的得志少年,他有機會可以比別人更早決定自己會不會幸福。他獲得了一生無憂的財富,更重要的是,他甚至在 20 歲出頭,就克服了糾纏許多人一生的酗酒心魔。丹尼爾幾乎跟哈利波特一樣,年紀輕輕就走過了天堂與地獄。因此,現在的丹尼爾,得以擁抱更寶貴的幸福:自由。

《魔角》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魔角》。

「該死的,能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完成了你人生中的大事,我真的享受到如此不可思議的解放感……經濟上的問題,我從此不用再操心,所以接下來,我只要做讓自己開心的事就好。」

丹尼爾表示

《絕對統治》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絕對統治》。

所以,《魔角》、《絕對統治》(Imperium)、《玩命 Online:雙槍對決》(Guns Akimbo) 等等作品,不是證明丹尼爾「晚節不保」的電影,反而是他享受表演的證明。他可以將表演工作視為一個可以無限重玩的大型遊樂場,可以在裡頭飾演逐漸成為惡魔的復仇鬼、臥底白人種族主義的 FBI 探員、或甚至是證明雙槍比魔杖還好用的衰鬼。許多演員——特別是像丹尼爾這樣 30 歲上下的青壯演員,急著在自己保鮮期限之前,交出一部生涯代表作、讓觀眾認識他、確保他不會因為年過 40,而被快速歸類到「中年綠葉演員」的行列——正如亞倫艾克哈特 (Aaron Eckhart) 那樣悲情。

《玩命 Online:雙槍對決》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玩命 Online:雙槍對決》。

而丹尼爾不須再證明什麼,他有票房、有知名度、甚至很容易就會被做成迷因圖,他或許還差一座奧斯卡,但他可是因為音樂劇而入圍過葛萊美獎、還榮獲百老匯的觀眾票選最愛男演員,奧斯卡的含金量真的沒有那麼重。他不用害怕那些怪異到獵奇的角色,會令觀眾拋棄他,因此身無分文。

《鑰命監獄》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鑰命監獄》。

他最大的恐懼,是他離開表演之後將一無所有,這是十年前他酗酒的原因。我們知道他的財富不會因為幾滴酒精就消失,相反的,丹尼爾顧慮的是「表演」本身。這個孩子被鏡頭與片場餵養長大,如果他不再是個演員,他就如同被剪斷賴以維生的臍帶。而現在看來,丹尼爾克服了他的恐懼,他演電影、演影集、配音動畫、還要回到百老匯繼續演舞台劇,這些財富確實讓他有飯吃,但是能繼續在觀眾面前表演,才能讓他活著。

《出神入化 2》丹尼爾雷德克里夫。

《出神入化 2》。

所以,在可見的 10 年、20 年裡,我們可以期待丹尼爾繼續把自己「染黑」、「染黃」、「染髒」:他喜歡挑戰所有千奇百怪的角色,這並不是在突破哈利波特的角色,相反地,那只是因為丹尼爾還沒演過而已。他的人生與大部分好萊塢演員正好相反,他已經早早抵達終點,現在只是朝著大部分無法少年得志的傢伙的來時路前進。他下一部電影,要飾演打斷別人戀愛的邪惡大魔王,很意外嗎?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