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露西》: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地鐵、工作、睡覺。這是寺島忍飾演的獨身OL節子每天的日常。《 喔!露西 》(Oh Lucy!) 的開頭震撼一幕,讓觀眾了解這樣機械式的每一天,能夠壓抑人們的情感至最低水平,終究無感。

 

《 喔!露西 》大綱:

住在東京的上班族節子(寺島忍 飾)每天過著一成不變的生活。某日她在姪女美花(忽那汐里 飾)的建議之下,報名了一堂非常特別的英文課,來自美國的英文老師約翰(喬許哈奈特 飾)帥氣又迷人,約翰號稱他教的是正統的「美式英語」,前所未見的獨創教材,不僅為她戴上金色的假髮,還為她取了英文名字:露西。說來神奇,只要戴上這頂假髮,那個熱情奔放的「露西」就會從節子的內心深處釋放出來。在約翰熱情的擁抱之下,露西深深迷戀上她的英文老師。約翰卻突然離職了,決心為愛走天涯的露西辭掉了工作,飛越了半個地球,來到南加州尋找約翰。語言不通的她,一路上鬧了許多笑話,節子能在這裡實現「露西」的美國夢嗎?

喔!露西 : 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老套劇情 卻充分展現演員水準

這似乎是耳熟能詳的老少戀 + 自我定位與自我突破 + 解放價值觀的故事。是的,《喔!露西》並未刻意在劇情套路上求變。但是這部戲的四個主要演員,全噴發了他們職業生涯中足以被認可的能量水準。甚至是包括曾經是好萊塢商業電影常客的喬許哈奈特,在這部日本電影中竟然能夠有一種久違的潔淨感--考慮到他的角色其實不太潔淨。

喔!露西 : 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這部戲當然是屬於露西的,儘管在為愛走天涯的一段,寺島忍的戲份,很明顯地分給了另一位許久沒有好舞台的演員南果步,但是整體來說,這整個故事都是「露西」的舞台。她是一位年紀稍長、單身、有抽菸習慣、臉上總無表情的上班族。她與這個世界有著隔閡,卻無縫地待在一個社會的角落裡運轉著人生。一次實為詐騙的英文課程改變了她的人生,讓她想要改變這一切,最終得到了幸福的結局--這是不可能的。

喔!露西 : 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柏林影后詮釋的脆弱與堅忍

這是《喔!露西》最美好的地方,它從來都不天真,甚至拍攝女主角的鏡頭也絲毫沒有留情,把她自絕於社會而社會也不給她好臉色的窘困拍得很真實。但是寺島忍這位明明出身貴族名門、精通各國語文的菁英演員,證明她的柏林影后獎座不是浪得虛名。她的死魚眼、皺紋與尷尬表情,會把觀眾的好感度降到最低。但在這些不耐與不堪中,奇妙的是觀眾卻無法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她在不討人喜歡的外表之下,有一種敢言的直率,而那偏偏是現代社會已經絕種很久的一種性格。

喔!露西 : 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當然,你得知道寺島忍私底下就是直率出了名--近乎白目的程度,舉個例子,當年她參加電視轉播第 87 屆奧斯卡金像獎的實況評論陣容,就在談到當年熱門候選作《鳥人》時,旅居法國的她已經看過這部電影,而她在直播現場,竟然大剌剌地暴雷《鳥人》的結局,而當時這部電影仍未在日本上映,網路上憤怒的鄉民瞬間燃起了一片火海。

這種白目的衝勁放在《喔!露西》之中是很暢快的,因為女主角節子跟我們一樣,都是生活中注定的失敗者,是被年紀、低薪與孤獨壓潰的失敗者。節子拋下日本奔向美國,並不是為了求了個公道,反倒像是朝向她心目中的新生活目標--多年來首度出現的新目標--橫衝直撞而去,即便頭破血流,也要有個答案。

喔!露西 : 一個擁抱就能在地獄多撐一陣子

 

陪伴勝過於答案

這是一部適合失敗者的電影,適合高壓力工作者、常常被媽媽問起為何還不結婚的人們、還有深陷孤獨中痛苦萬分的人。《喔!露西》不會告訴你任何脫離苦海的答案,那太過於美好了,這個生活地獄終究是我們也有份搭建的,也許我們曾經傷害了誰、曾經誤解了誰,讓那些自責與愧疚形成了地獄裡的一道牆,終使讓其他面牆也快速地依靠其上搭建起來。從這個面向,有些時候我們甚至不想被解救--因為我們還沒有原諒自己。

而動手拆牆幾乎是一件難如登天的事,也許我們需要的不是解救,而只是一句友善的問好、一個跨越所有障礙的用力擁抱,這瞬間的溫暖甚至什麼意義都沒有,沒有曖昧與尷尬,因為那些都已經看得太多…光是想像就令人沉重,我們只需要的是來自他人的短暫溫暖,因為那可以讓我們在地獄再撐個一陣子。

《喔!露西》將在台灣 9 月 7 日上映。

中文預告: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龍貓大王報導你未在意(但很有趣)的小新聞;過時(但很有趣)的昔日事物;失敗/被嘲笑/瘋狂奇怪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