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靈異地點喝到茫!將躍上 Netflix 的漫改日劇《東京怪奇酒》魅力何在?

SCUD

對許多人來說,恐怖電影是一種「安全」的恐懼刺激,可以滿足自身的「感官需求」,並從中同時獲得恐懼和愉悅感。而談到「追求刺激」,漫畫家清野通可是以身試法的嘗試了,他藉由訪談身邊友人和投稿群眾的靈異故事,親自走訪靈異現場,但不僅僅是走訪勘查,他還將「在靈異現場小酌」作為一種必要儀式,這也成了他的漫畫作品《東京怪奇酒》誕生的原因。

《東京怪奇酒》漫畫。

《東京怪奇酒》。

《東京怪奇酒》的影集找來杉野遙亮主演,杉野遙亮出生於 1995 年,和現正當紅的松坂桃李菅田將暉處於同一事務所,參與不少漫改作品,前途備受看好。劇情中杉野遙亮飾演「自己」,他一直對恐怖事物敬而遠之,直到某天自己的廣播節目「杉野遥亮の今度は長ズボン」邀請到清野通,對方一直灌輸「怪奇酒」的絕妙體驗後,杉野遙亮因太過好奇而嘗試一次,從此陷進了「怪奇酒」的奇妙世界。

先提一下,《東京怪奇酒》的作者清野通本人,清野通過往在《少年 JUMP》以搞笑漫畫為主題的作品並不受關注,而眾人都喜歡的熱血王道故事,也並非清野通的專長,因此他曾有過一段失意的低潮期。不過,當他的創作回歸個人體驗式的隨筆風格,並推出代表作《東京都北區赤羽》後,開始受到小眾族群的歡迎。

2005 年漫畫改編為「偽紀錄片」《山田孝之的東京都北區赤羽》,鏡頭聚焦於山田孝之搬至赤羽區生活的瑣碎日常,並巧妙串起山田孝之這位真實人物與漫畫中角色的關係。打著山田孝之的名號,《山田孝之的東京赤羽茜》讓更多人認識了清野通。

話題回到《東京怪奇酒》,簡單來說,故事就是描繪作者的恐怖都市傳說體驗,不過當加入了「來去怪事現場喝一杯!」的元素,趣味性也大幅提升。對隨時處於高壓工作的日本人說,這種行為似乎滿足了「解放」壓抑的需求。清野通並不會在原作中加油添醋,因此漫畫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孤獨的美食家》一般貼近生活的感受,觀看的當下可以想像是,彷彿與友人參加完一場鬼故事之夜。

清野通在影集中與杉野遙亮提到,「怪奇酒」並非是跟妖魔鬼怪搏鬥,反倒是自己的奮鬥。而這句話烙在主角心中揮之不去,當他實際體驗「怪奇酒」時,才真正感受到這句話的重量,當身處當下的「恐懼感」與「喝酒後的微醺感」結合,成了一種無法言喻的快感,他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活著」。不過,影集並非恐懼取向,反倒有點港片的無厘頭與誇大。舉例來說,主角克服內心恐懼,坐在鬼屋前飲酒時,說到:

「比過往的酒更好喝,酒的後勁因寒冷而更敏感。黑暗中只剩味覺,卻感受到這種蔓延至全身的幸福感。」

而當時搭配的下酒菜是「手撕牛肉」,因為據傳那間鬼屋曾對犯人實施撕裂身體的酷刑。影集中不乏杉野遙亮自己嚇自己的腦補小劇場,和那些天馬行空的胡說八道,但這或許就是《東京怪奇酒》的最大魅力。

《東京怪奇酒》將於 8 月 1 日在 Netflix 上架。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