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特寫】電影魔王列傳!湯米李瓊斯:如何做個難搞又無禮的討厭鬼,然後讓大家喜歡你?

90 年代,監製彼得麥奎格史考特 (Peter Macgregor-Scott) 在思考《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的選角時,想起了湯米李瓊斯 (Tommy Lee Jones)……他想起自己監製《絕命追殺令》(The Fugitive) 時,在片場被瓊斯的演技震攝得不要不要的,感動的彼得稱讚瓊斯:

「你的演技可以拿到奧斯卡!」

而瓊斯面對出錢老闆的讚美,他的回答是:

「幹你X!」(Fuck You!)

《絕命追殺令》湯米李瓊斯。

《絕命追殺令》。

彼得麥奎格史考特很明顯地比瓊斯會做人,他沒有當場翻臉叫瓊斯滾出《絕命追殺令》片場(儘管他可以這樣做)。幾個月後,他仍然選擇瓊斯成為了《蝙蝠俠 3》的雙面人。當被問起他對瓊斯的看法時,彼得只說了

「(瓊斯)人很好,但真的很難搞。」

依我看來,彼得才真的人很好,而彼得(與整個好萊塢)說得沒錯,湯米李瓊斯真的很難搞。

《蝙蝠俠 3》湯米李瓊斯。

《蝙蝠俠 3》。

湯米李瓊斯難搞,不是因為他走紅之後的大頭症,最麻煩的是,他還沒紅時就已經很難搞。這可能是因為他的媽媽是一位警官、他的爸爸是一位油田工人、加上他還是哈佛畢業的。嚴格的家教與最高學府的陶冶,讓瓊斯變成了一位不向任何人低頭的硬漢:別忘了,他在就讀哈佛大學時打美式足球,是 1968 年的校隊成員,還參加了常春藤聯盟校際美足賽歷史上最偉大的比賽,代表哈佛與耶魯大學一較高下,而他在球隊第一年,就被撞斷三根肋骨。他精於騎馬,但他曾經被馬「過肩摔」——馬兒緊急煞車,讓瓊斯飛越馬頂重摔在地,在他被送到醫院時,他說

「我沒有受傷,只是筋骨有點酸痛。」

湯米李瓊斯曾是哈佛美式足球隊隊員。

哈佛美式足球隊 61 號。

擁有美式足球鍛鍊的體格與一張笑容有點詭異的臉龐,湯米李瓊斯當然是壞蛋,在影集《霹靂嬌娃》值得紀念的前導集,瓊斯作為男主角登場,而兩位臥底女主角為了接近他,假扮成瓊斯失聯已久的高中女友——被凱特傑克森與賈桂琳史密斯投懷送抱,這真是瓊斯百世修來的福氣。而儘管他在劇中是個天真的好人,但是當他在劇中露出笑容,不知為何,看起來總是有一種包藏禍心的邪惡感……不是那種「他眼神好邪好魅」的邪,而是「他等等一定會背叛我們」的邪。

影集《霹靂嬌娃》湯米李瓊斯。

影集《霹靂嬌娃》:再強調一次,他演好人。

外型限制,瓊斯不幸只能迫良為邪,他在好萊塢的前十年基本上可有可無,儘管他主演了《礦工的女兒》(Coal Miner’s Daughter) 這樣的名片,也演過恐怖大導約翰卡本特 (John Carpenter) 編劇的幾部電影。 他演過劇情片、文藝片、愛情片、恐怖片、戰爭片、動作片、驚悚片、喜劇片,紮實地踏遍了一個好萊塢演員所能嘗試的各種領域。終於,好萊塢在 90 年代初期找到了瓊斯最完美的定位:他在《閃靈殺手》裡飾演變態典獄長、在《炸彈追殺令》裡飾演愛爾蘭炸彈客、在《誰殺了甘迺迪》裡是涉嫌共謀謀殺總統的商人——使壞的瓊斯,比起深情款款的瓊斯更有魅力。

《礦工的女兒》湯米李瓊斯。

《礦工的女兒》。

即便像《絕命追殺令》這樣的例子,瓊斯的角色是毋庸質疑的正派角色,但是電影一開始也給他討人厭的形象。他飾演的法警像是不鬆口的獵犬,總是能緊追在主角後一步,讓觀眾為哈里遜福特捏把冷汗。他甚至對屬下也沒有好臉色,無情任性地奴役他們,在他們失敗時冷嘲熱諷。但是,觀眾卻慢慢愛上他飾演的冷面法警,因為瓊斯在這部電影裡徹底實踐了「劇場版胖虎」美學——平常像個頤指氣使的惡霸,但他偶而會有真情流露的時刻,這一秒,觀眾像被罕見春陽解凍一般,愛上了他的高反差溫暖。

《絕命追殺令》湯米李瓊斯。

《絕命追殺令》。

瓊斯能夠成為令人印象深刻的銀幕魔王,來自這種快速切換的情緒落差。他在《魔鬼戰將》裡成功地嚐試了這種反差公式,他飾演的恐怖份子,是有能力規劃綁架整艘戰艦的高智商罪犯,但是瓊斯在《魔鬼戰將》裡大部份時候,都像個語無倫次的過動諧星(還穿得像皇后合唱團主唱一樣)。在軍方高層與他通話時,他一下像個孩子故作天真地耍笨,一下尖酸刻薄地嘲諷將軍們,一旁飾演共犯的蓋瑞布希 (Gary Busey) 笑了出來,而那可不是劇本要他笑的,他是被瓊斯的瘋癲演技逗笑的。

《魔鬼戰將》湯米李瓊斯。

《魔鬼戰將》。

瓊斯說:

「我不會乖乖地演一個壞蛋,我喜歡那些普通壞蛋缺乏的部份。」

這不是方法論演技、這也不是瓊斯的真實性格,事實上,瓊斯在哈佛念的不是戲劇系,他沒有上過任何一天的戲劇學校,瓊斯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正規的戲劇訓練,沒有待過任何幫派,他的生長環境甚至可以說是溫和平穩的。可是瓊斯從哈佛畢業的一週之內,他就找到了一個表演工作,從此就沒離開過攝影機前。

《炸彈追殺令》湯米李瓊斯。

《炸彈追殺令》。

所以,瓊斯的那些令人印象深刻的壞蛋角色,不是來自於戲劇理論,那麼,這種躁動不安的使壞動力到底是從何而來?很難不讓人想像,瓊斯私底下可能就是個壞傢伙。他厭惡所有的訪談,因此大部分記者採訪他時都會有惡夢般的體驗。有一次,紐約時報要對他做一個專訪,他挑在旅館裡採訪,剛開始感覺還不錯,突然有人敲了房門,瓊斯跳起來去開門,是個非常緊張的服務生。瓊斯大聲地問他,你要幹嘛!

《閃靈殺手》湯米李瓊斯。

《閃靈殺手》。

服務生拿著空氣芳香劑,囁嚅地說是來噴房間的(讓房間有好味道)。

「噴房間?噴房間?我們不用噴!」

瓊斯大聲地說著,好像他聽到有人說地球是平的一樣,語氣中充滿不可置信與憤怒。服務生速速退去,不過房間裡已經彷彿被噴霧過了,有了完全不同的氣氛——有一種冰冷刺鼻的味道,紐時記者們好像覺得自己也被罵了。對好萊塢明星最基本的讚美詞,通常都是「有禮貌」:不管你有沒有才華,你都是世間認定的「名人」,而對名人來說,有禮貌是給我們這種庶民最基礎的尊重。不過,瓊斯看來完全不懂「禮貌」兩字怎麼寫。

《誰殺了甘迺迪》湯米李瓊斯。

《誰殺了甘迺迪》。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