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製不濫造的《絕命追殺令》:史上最偉大的影集改編電影、最不屑的男配角、還有那句 I don’t care

《絕命追殺令》(The Fugitive) 像是絕種的古代生物,它有著非常直覺的故事、非常清楚的角色關係,在當今的好萊塢已經少見。一位勇猛的警探,追捕一位殺妻疑犯,而疑犯聲稱殺害他妻子的是一名獨臂人,而他得在全國警網逮捕他之前,先找到該為他妻子之死負責的兇手。妳似乎能在每晚的好萊塢電影台,看到一部以上劇情類似《絕命追殺令》的電影。那個冷酷追兇的年代,已經遠離好萊塢很久很久了。

《絕命追殺令》。

 

回望 90 年代奇蹟式的《絕命追殺令》——

《絕命追殺令》的風格不但已難在今日見到,它還是一部充滿奇蹟的電影,這讓《絕命追殺令》在影史的地位更加崇高。首先,1993 年的電影版,改編自 60 年代大受歡迎的電視影集。差距 30 年的時光,讓當年喜愛電視影集的觀眾們,都已經老到快要失去上戲院的興趣了——《絕命追殺令》影集前幾季還是以黑白影像播映。但是話說回來,在沒有太多影集觀眾基本盤支持的情況下,《絕命追殺令》卻仍然小兵立大功:4 千 4 百萬美金的成本,創下了全球 3.6 億美金的票房成績,是當年度全球票房第三高的電影。

《絕命追殺令》。

而且,想想這其實是部影集改編電影——在所有改編電影裡,影集改編電影似乎很少有不被臭罵的例子:根據 60 年代英國特務影集《復仇者》(The Avengers) 改編的 1998 年同名電影,浪費了鄔瑪舒曼 (Uma Thurman) 包裹在皮衣下的修長美腿、與俊帥的雷夫范恩斯 (Ralph Fiennes) 紳士風範;改編自 60 年代喜劇影集《神仙家庭》(Bewitched) 的 2005 年同名電影,連妮可基嫚 (Nicole Kidman) 與威爾法洛 (Will Ferrell),都無法阻擋電影在美國本土慘賠 2 千萬美金的厄運。而《絕命追殺令》呢?不提成功的票房,它還是古往今來、第一部入圍奧斯卡最佳電影獎項的影集改編電影。

《絕命追殺令》影集。

《絕命追殺令》的誕生,必須感謝我們偉大的席格:導演安德魯戴維斯 (Andrew Davis) 執導了史蒂芬席格票房最好的電影《魔鬼戰將》(Under Siege),讓華納影業為之驚豔;同時,看過《魔鬼戰將》毛片的哈里遜福特 (Harrison Ford),也立刻同意演出這部電影。因此,曾執導席格出道作《熱血高手》的安德魯戴維斯,獲得了一個更上層樓的機會。

安德魯戴維斯(左)執導《魔鬼戰將》與湯米李瓊斯合作。

這 4 千 4 百萬美金的成本,以動作電影的水準不算太高。當年連湯姆克魯斯 (Tom Cruise) 主演的《軍官與魔鬼》(A Few Good Men),都要花上 4 千萬美金——《軍官與魔鬼》可沒有大場面的動作片段。扣除大牌明星哈里遜福特經濟實惠的 6 百萬片酬之後,導演安德魯戴維斯仍然僅用 2 千萬美金左右的成本,拍攝跳水壩與列車出軌等視覺上充滿刺激效果的片段——光是水壩一場戲就花了 2 百萬美金,還花了 6 萬塊做了哈里遜福特的假人替身(因為普通的假人禁不住摔下水壩的衝擊力)。

《絕命追殺令》。

不過,這並不只是這部 130 分鐘的懸疑動作電影,能夠讓妳緊張到最後一秒的原因。哈里遜福特與湯米李瓊斯 (Tommy Lee Jones) 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氛,才是真正的戲肉。特別是咄咄逼人的瓊斯,他鐵面無私的臭臉與冷酷的台詞,為他塑造了下半輩子的銀幕形象——其實他本人就是這副德性,不信你問問《蝙蝠俠 3》(Batman Forever) 的劇組。瓊斯很早就在好萊塢發展,主演過不少在台灣也耳熟能詳的電影,像是《怒月衝天》(Black Moon Rising) 或是《終極雷霆彈》(Rolling Thunder) 等等,但他就是不得觀眾緣,一直得等到他飾演《絕命追殺令》的法警一角為止。

《絕命追殺令》瓊斯。

不過,瓊斯能在《絕命追殺令》裡大顯身手,也許跟這部電影糟糕的劇本編寫過程有關。《絕命追殺令》劇本花了 5 年、前後 9 位編劇、撰寫超過 25 個版本,然後還是沒有完成。這其實是影集改編電影的原罪,《絕命追殺令》影集拍了四季,總共 120 集。這 120 集的精華該如何塞到 2 小時的電影裡?是個難以取捨的問題,還是一個對每位編劇來說定義都不同的問題——新編劇上任後往往將舊編劇的版本棄而不用。這 9 位編劇的努力完全沒有傳承累積,導致劇本無限輪迴地一直打掉重來,甚至連電影開拍了都尚未完成……湯米李瓊斯當時覺得,這部電影會毀了他的事業。

《絕命追殺令》瓊斯。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