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動畫電影《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 厭戰、反體制、恐怖主義的矛盾綜合體

潘光中

被視為「回歸鋼彈宇宙正史」的動畫大作,《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閃光のハサウェイ)三部曲的第一部,終於在六月中旬於日本上映,也很快地透過串流平台上架,供日本以外的粉絲觀賞。

本作劇情延續 33 年前的《機動戰士鋼彈:逆襲的夏亞》(機動戦士ガンダム 逆襲のシャア),主角哈薩威繼承了傳奇人物夏亞與阿姆羅兩人的意志,是新人類世代中相當重要的角色。他悲壯短暫的一生,成為所有熱愛鋼彈故事的次文化群體絕對不能錯過的重要篇章。

 

* 以下內容涉及劇情發展,請斟酌閱讀

 

忠實還原富野由悠季鋼彈世界,《閃光的哈薩威》線上放映

製作方「SUNRISE」不但是業界老牌,機械人動畫的產量與品質也名列前茅。近年在競爭者強敵環伺之下,積極引進混合 2D 手繪與 3D 電腦繪圖的製作技術,並藉由扶植重要技術人員或地方分布成立獨立工作室來擴大產能。《閃光的哈薩威》的作畫品質之精良,可以從以下兩支預告片窺見一二。

《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第一版預告:

《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第二版預告:

作為三部曲的序曲,《閃光的哈薩威》忠實還原了富野由悠季小說版的劇情,從哈薩威返回地球,與琪琪、肯尼斯結識,到發動恐襲作戰,與馬法提一黨匯合、取回座機 Ξ 鋼彈(Ξ,希臘字母第十四字,中文讀音:柯西)為止。一手創建鋼彈宇宙的富野,將自身參與「安保鬥爭」的經歷與感想,反覆投注在所經手的鋼彈故事裡,其中又以主張「暴力推翻體制」的夏亞、與力行「從體制內循序改革」的阿姆羅為兩大路線的代表。

這兩人在一年戰爭時期曾經為敵,之後為平定迪坦斯之亂而結為盟友,終於在「阿克西斯落下作戰」中必須生死相搏,最後雙雙化為宇宙中的閃光。夏亞的理想性與阿姆羅的熱切感,如今雙雙落到哈薩威的肩上,當他選擇藉「馬法提」之名,以恐攻手段阻止聯邦政府的宇宙殖民計畫,似乎也步上了注定成為另一道閃光的命運。

《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官方海報。

官方海報的構圖與文案,明白定義哈薩威承繼了夏亞與阿姆羅的未盡之志。

富野當初將這段故事定名為「閃光的哈薩威」,除了意喻他是那道照亮後繼者道路的光芒,也暗示他的生命將如閃光一般的稍縱即逝。這個高概念不斷在本片中的各個場面陸續呈現:無論是開場時半面向陽、半面陰暗的月球;或是中段逃避恐襲時當餘燼四射散落,從他眼中反射出的閃光;或是終局前他登上坐駕,腦海中閃回的跑馬燈……這些場面都把《閃光的哈薩威》準確的連結回《逆襲的夏亞》,也讓觀眾更理解哈薩威這個角色,為何有著超乎年齡的穩重和鬱結,也預鋪了他未來的悲劇收場。

《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美樹本晴彥為小說版繪製的哈薩威與琪琪原始人設。

美樹本晴彥為小說版繪製的哈薩威與琪琪原始人設。

 

期待機器人大戰?文重於武的命運序曲

如果你是對小說內容較陌生、期待有滿滿的巨大機體激烈戰鬥的新觀眾,得先提醒:本片僅有兩段大型戰鬥場面。其一是中段的達沃恐襲,雖然有多機混戰和王牌機體對決,不過大半場面都是穿插在哈薩威與琪琪的四竄奔逃之間;其二是結尾哈薩威登上柯西鋼彈,與連恩駕駛的潘娜洛普上演完成品與原型機的首次對陣,可這段戰鬥會在最高潮之際戛然而止,用以凸顯駕駛者和機體間都存在著高低差。

簡單講,本片的文戲多於武戲,意在鋪陳哈薩威與琪琪、肯尼斯之間的三角關係,同時也為下一次澳大利亞阿德萊德首腦會議熱身。

《機動戰士鋼彈:閃光的哈薩威》。

本作的主角機「Ξ鋼彈」僅在結尾匆匆露臉就打完收工。

哈薩威這時所處的宇宙曆 105 年,十年前夏亞與阿姆羅那場大戰所激起的改革火光已逐漸黯淡,在他和追隨者的眼中,迂腐僵化的地球聯邦政府行將就木。內心早想隨夏亞與阿姆羅而去的哈薩威,與其說他是改革者,不如說他更像是一名殉道者。他選擇將自己的生命和理念都化為一道閃光,試圖點亮全人類的未來。

哈薩威生性厭戰,卻必須掀起戰爭;打倒體制的後果,可能是樹立更威權的新體制,倡言帶給全人類幸福的手段,竟是將平民捲入無差別恐怖攻擊之中……富野將他塑造為夏亞與阿姆羅的綜合體,卻也給了他薛西弗斯式的徒勞宿命。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