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界巨人與串流大哥的戰爭劃下句點?昔日重砲抨擊、今日擁抱串流,這是史匹柏 vs 網飛的結局

有句老話說,

「如果你不能死得像個英雄,就是活得夠久看著自己變成壞人。」

史蒂芬史匹柏沒有死、也沒有變成壞人,但是,在這兩年內,他卻在某件事的立場上有 180 度的超大轉變:21 日新聞報導,2 年前批評網飛 (Netflix) 電影沒有參加奧斯卡資格的史匹柏,他的製片公司安培林集團 (Amblin Partners) 已與網飛簽下多部電影的複數年約。是什麼讓史匹柏改變心意?我們需要看看這兩年來的史匹柏「拒N」歷史……說實話,這段歷史比近年史匹柏跟網飛自製的電影都要好看一點。

新好萊塢時期的偉大導演們。

一起與史匹柏在 70 年代新好萊塢時期 (New Hollywood) 打拼的戰友們、還有史匹柏賞識的年輕電影人們,例如馬丁史柯西斯 (Martin Scorsese) 與艾娃杜韋奈 (Ava DuVernay) 等等,都已經投向串流大哥 N 家的懷抱。事實上,不只是網飛,同樣經營串流平台的迪士尼以及亞馬遜,招兵買馬的動作也絲毫不遜於網飛。藝術導演或是主流商業導演轉投串流平台的新聞,如今甚至都稱不上新聞。一時間,好萊塢似乎又回到了 20 年代的大片廠時代:導演與特定電影公司簽下賣身契,成為專心只為這家公司拍電影的公務員。

新手電影導演雷伊賈尼亞克執導網飛即將上架的新三部曲電影《恐懼大街》。

回到 2018 年,我們已經介紹過史匹柏與網飛的恩怨,現在簡單前情提要一下:網飛在 2017 年以限量上映方式,讓自家電影《泥沼》(Mudbound) 在少量戲院上映。如此一來,《泥沼》就能獲得入圍奧斯卡的最基本資格。史匹柏痛批這種虛應行事的鑽漏洞方式:

「如果你的電影是以電視規格製作,那麼這部電影就是一部電視電影。如果這部電影品質不錯,那也不應該拿到奧斯卡,而應該拿到一座艾美獎。我不認同電影只是在幾間影院上映不到一週,這樣就能因此取得奧斯卡資格。」

《泥沼》。

過了一年,2019 年 2 月,史匹柏又再度公開表示相同的立場,這次他大開地圖砲,一次掃射所有串流平台:

「我希望所有人能夠繼續堅信,我們身為電影人所能做出最偉大的貢獻,就是提供觀眾在電影院觀賞電影的經驗,我是個堅定的信徒,相信電影院應該永遠存續下去……我愛電視、我愛它帶來的機會,如今電視圈有許多精彩的劇本、許多最棒的導演、許多最好的演員表現……但是這些都比不上到巨大黑暗的電影院去,與一群從來沒見過面的陌生人坐在一起,然後感受那獨特的體驗衝擊全身。那是我們真誠相信的事物。」

而就在這次演說的一週後,2019 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正式舉行,10 項入圍的大熱門電影《羅馬》(Roma),很有可能在這個晚上奪得多重大獎,而它正是網飛出品的電影、同樣經過限量上映(台灣也有上映)、同樣地採用了《泥沼》的入圍方式進入奧斯卡窄門,而且這次更加來勢洶洶,彷彿無視前一週好萊塢大佬史匹柏義正嚴辭的抗議。而有趣的是,《羅馬》當晚確實奪得了包括最佳導演與最佳攝影等三座獎項,但是它卻與最佳電影失之交臂。

《羅馬》。

那麼,哪部電影是 2019 年奧斯卡最佳電影呢?答案是《幸福綠皮書》(Green Book),一部由環球影業發行、夢工廠影業製作、《哈啦瑪莉》(There’s Something About Mary) 導演彼得法拉利 (Peter Farrelly) 執導、在美國上映 24 周、放映廳數最多為 2,648 間的電影。看起來,史匹柏的正論獲得了奧斯卡的肯定:一部依循傳統由大型片商與大型製片公司製作、並在院線公開放映的電影,擊敗了串流平台鑽漏洞、只在少數院線上映一週、大多數觀眾在公車上、馬桶上或床上看完的電影。

《幸福綠皮書》。

但是,敏感的你應該發現了《幸福綠皮書》的一個小問題:它是由夢工廠影業製作的電影,而史匹柏正是夢工廠的三位創辦人之一。事實上,《幸福綠皮書》的製片公司陣容裡,史匹柏自己的安培林集團也在其中。這代表著,史匹柏對網飛的嚴厲發言,不只是一位老電影人對現今好萊塢串流當道情勢的客觀分析而已,由《幸福綠皮書》與《羅馬》在奧斯卡重點獎項的競爭看來,史匹柏是「愛子心切」,深怕串流小輩在聲勢上壓過自家作品。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