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金馬奇幻影展】恐怖驚悚片總回顧:《異變者》《陰森》《大獵逃》《死了都要吸》《噩夢現形記》《破壞之日》

人狼屋

今年五月的疫情增溫,造成不少影展與活動延期或取消。在時間上僥倖擦身而過的國際紀錄片影展與金馬奇幻影展,意外成為上半年的幸運兒。這次金馬奇幻影展的重頭戲,無疑地是《科學怪人》與《科學怪人的新娘》的經典重溫。此外,影展仍有許多風味獨特、離經叛道的恐怖作品等待影迷尋寶。以下是今年的重點回顧——

 

《異變者》劇照。

就漫畫改編作品來說,《異變者》剪裁與梳理故事的功力,其實頗具火候。電影將每則事件的比重安排得宜,故事的節奏也控制的行雲流水。劇本保留了關鍵伏筆,並調整事件的順序,使劇情走向較為曲折,而非串連案件的流水帳。

不過經過這番精煉後,電影也被迫刪去許多心理側寫的細節,即使它成功重現作者筆下詭異晦澀的創傷幻象,未接觸原作的觀眾恐怕會對幻象背後的涵義一頭霧水。這讓書中角色間複雜的心理拉鋸戰,被處理的像速食版的驅魔儀式。

《異變者》劇照。

此外,電影版在濃縮劇情之餘,也淡化主角偏執與自我沉溺的一面,甚至以溫暖的原創結局,間接肯定了他在故事裡令人髮指的「治療」行為。山本英夫的主角一向有違反常理的思考模式與癲狂舉動,雖然令讀者不安,卻能讓他們與主角保持距離,以客觀的視角思考事情的對錯。清水崇的走味改編固然更好入口,但少了刺激味蕾的不協調口感,故事的餘韻也在大銀幕上默默地被稀釋殆盡了。

 

《陰森》劇照。

《陰森》是本次影展最精彩的作品之一。它操作恐怖氣氛的技巧可說相當老練,從密閉空間裡的猜忌,逐步升級至戶外的未知恐懼,讓觀眾在不知不覺間被拉進不安與焦慮的漩渦。

片中的計程車司機及女乘客被「收費員」困在森林,唯有獻上人命才能獲得赦免。兩人在它的挑撥與誘導下險些自相殘殺,不得不放下成見攜手合作。在逃生的過程中,種種折磨他們的不堪回憶及幻覺,也成了與「收費員」不相上下的恐怖敵人。

《陰森》劇照

除了恐怖片常見的創傷及贖罪等主題外,《陰森》也藉由男女主角對彼此的不信任,反映了社會未能根除性別暴力,以致於人人自危的現象。不過電影為了營造駭人的大逆轉,讓原先化敵為友的兩人,最後仍以你死我活的拼鬥了結,反而與劇本鼓勵雙方理性溝通的概念背道而馳。怪物「收費員」在片中僅有驚鴻一瞥,但它神秘的來歷與強大的力量令人印象深刻,頗有發展成系列電影的潛力。

 

《大獵逃》劇照。

本片就像現代版的恐怖童話,遭惡人追殺的女主角,藉由森林的神秘力量得以反擊,宛如女性透過與自然的緊密連結,讓自己的野性本能甦醒,而女主角伊娃 (Eva) 的名字有「生命」或「生命之母」的含意,與故事的核心主題可說不謀而合。

在荒野躲避殺人魔的劇情看似老套,但伊娃一連串光怪陸離的遭遇,以及殺人魔從陰狠狡詐到荒腔走板的反常行動,讓本片流露一種超脫現實的荒謬趣味。熟悉這類電影的觀眾不難猜到,片頭狼群救援女孩的鄉野傳說,既預言伊娃的命運,也揭示反派的下場。不過編導為了讓劇情呼應傳說內容,刻意安排許多瑣碎的突發事件,使原本單純的生死追逐變得像是繞圈子般的捉迷藏,少了一氣呵成的流暢感。

《大獵逃》劇照。

《大獵逃》以古今對照的方式提醒我們,即使遠離民間故事的封建時代,女性面臨的困境與挑戰依然存在。在伊娃面對死亡威脅之前,她早已飽受長期的職場霸凌、性別偏見,與社會的漠視。她在工地手刃惡徒的結局,就像用充滿生命力的野性,在一個虛有其表如樣品屋的世界裡,高聲奏出一首凶猛的戰歌。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