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推理神劇《東城奇案》:失蹤與兇殺的背後,是現代美國小鎮眾生群像

潘光中

是說,從點開《東城奇案》第一集開始,就一直有種「我是在看美版《新參者》嗎?」的錯覺。對,明明凱特溫絲蕾 (Kate Winslet) 飾演的「梅爾」和阿部寬的「加賀恭一郎」不但性別不同、個性不同、辦案方式不同,而且東城鎮的風土民情和日本橋也大相逕庭,但就是會不斷浮上這種感覺。後來漸漸理解,因為兩邊的故事都把大部分的篇幅放在建構人物間的關係互動、描述每個人各別的心理創傷,花在剖析案件來龍去脈和梳理線索的時間反而佔不到兩三成。正是因為這種以人情義理、眾生群像的瑣碎印象推砌成的故事,讓這套影集足以稱為正統派推理的經典。

《東城奇案》影集預告:

故事所在地東城鎮 (Easttown) 是真實存在的小鎮,位於美國賓州德拉瓦郡,正是編劇統籌布萊德英格爾斯比 (Brad Ingelsby) 成長的家鄉,他筆下的人物和環境都栩栩如生真的其來有自。劇情從一樁未破的失蹤案、以及新發生的殺人棄屍案進場,兩件案子的承辦人都是梅爾警探 (St. Mare),失蹤的女孩是她高中死黨的女兒,死亡的女孩則跟她另一位好友的家族友好,而牽扯出的所有關係人、嫌疑犯,全部都是她熟識的鄰里,人情關說和破案壓力加倍而來。而梅爾本身也有個人問題,包含她的心理狀態、孫子監護權、女兒就學問題……使她不得不求助於心理諮商。 

幾乎全程素顏的凱特,居然已經演出祖母級角色。

幾乎全程素顏的凱特,居然已經演出祖母級角色。

接下來的辦案過程相當緩步且曲折,而且稍微深入介紹就有爆雷風險,所以暫且到此為止,留給有興趣的人自行觀賞。這裡主要分析一下劇中看似不經意堆疊出來的小鎮日常――同性戀情、未成年母親、藥癮、自殘/自殺、出軌、偷竊、亂倫、宗教壓抑……似乎有點狗血,也很像某段時期很流行的傷痛文學。這些發生在賓州小鎮的眾生群像,其實一個拿捏不好,就會淪為獵奇圍觀的狗血劇,但編劇對掌握的極好,無論細節描摹或人物構建都恰到好處。當我們看完整個故事,一方面能理解這些人作出種種無奈無助的選擇,同時也會他們的決定感到惋惜。

蓋皮爾斯的演出相當收斂,存在感卻異常強大。

蓋皮爾斯的演出相當收斂,存在感卻異常強大。

作為全片的主視點人物,凱特溫絲蕾的演出沈穩而不張揚,多數時間都是裸妝上陣,演活了強硬、不知變通的梅爾。梅爾的特質讓她成為一名出色的警探,卻也將她的人際關係破壞得七零八落,梅爾幾乎無時無刻都帶著疲憊感的神情,更強調了人設特質。劇中唯二的兩名外來者:警探柯林(伊凡彼得斯/Evan Peters 飾)、兼任教師理查(蓋皮爾斯/Guy Pearce 飾),都和梅爾有發展曖昧關係,卻都沒有開花結果。整部戲所有演員都發揮得極好,看來會產生不少下屆艾美獎得主。

「快銀」伊凡這次是個拘謹警探,還有姊弟戀戲份。

「快銀」伊凡這次是個拘謹警探,還有姊弟戀戲份。

導演克雷格卓貝 (Craig Zobel) 這次採用了影像敘事風格顯得凝重緩慢,部分場景不免讓人聯想起小津安二郎是枝裕和的影像風格,聚焦在小範圍群體之間的人際羈絆,又不帶主觀的批判立場,搭配「強人設/弱情節」的劇本設定,很容易讓觀眾沉浸在故事的細節和餘韻裡。雖說《東城奇案》的源起是出自串流平台依據大數據演算、針對線上觀眾喜好訂製的商業消費品,完成品卻更像是一部饒富哲理的影像文學。

看完全劇之後會恍然大悟:原來關於真兇的解答,早在最初幾場戲當中就已經完整揭露,只是身為觀眾的我們還沒進入狀況,根本不知道線索就在那裡。除了堅強卡司炫技式的華麗競演,趨近正統推理的鋪陳手法,也是《東城故事》值得二刷三刷的原因。喜歡犯罪推理類戲劇的人,不妨安排時間一口氣刷完七集。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