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題】你可能不知道的「怪物宅神」吉勒摩戴托羅小祕密 (二):金牙硬漢、霸氣大導與影壇國寶如何為他兩肋插刀?

14. 兩肋插刀的卡麥隆

吉勒摩戴托羅(左)和詹姆斯卡麥隆(右)。

對深信自給自足主義的科幻大導詹姆斯卡麥隆 (James Cameron) 而言,同樣自行設計電影概念與美術的戴托羅,是一位同道中人暨忘年之交。而卡麥隆對小學弟的諸多幫助,可以看出這位「好萊塢第一理工男」的俠義心腸。

他差點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痛毆當時好萊塢最有權力的大老哈維溫斯坦 (Harvey Weinstein),只因為溫斯坦在監製戴托羅的第一部好萊塢電影《祕密客》(Mimic) 時,完全不尊重這位好萊塢新導演。

吉勒摩戴托羅(右)和詹姆斯卡麥隆(左)。

「我的美國拍片初體驗,差一點就成為我的最後一次體驗,因為這次經驗是與溫斯坦影業和米拉麥克斯合作。」

戴托羅今年十月接受訪問,又談起那段不堪回憶,

「我告訴你,真心不騙,對 90 年代後期的我來說,世界上有兩件事最恐怖,第一是我爸被綁架,第二就是跟溫斯坦工作。我知道哪件事都很恐怖,但是綁架還說得過去,至少我知道歹徒想要的是什麼。」

溫斯坦很惡劣,眾所皆知,感恩數十年後的 #MeToo 風潮,終於用性騷擾這條罪狀把他拉下台。但是,另一方面,戴托羅提到的「老爸被綁架」,其實也很恐怖。吉勒摩戴托羅的父親費德里柯遭到綁架,綁匪要求 50 萬美金的贖金。戴托羅知道這些墨西哥綁匪是出於經濟問題才會下手,但是,他自己也有嚴重的經濟問題:戴托羅為了站穩在好萊塢的第一步,在《祕密客》裡自掏腰包投入了全身財產,他已經沒有 50 萬美金可以救老爸了。

《祕密客》劇照。

《祕密客》。

綁匪也等不及這位新導演四處籌錢,一直提高贖金金額——但這也無法讓戴托羅真的更快弄到錢。最終,卡麥隆大哥出手,他提供戴托羅 1 百萬美金——綁匪已經將贖金提高到了當初的兩倍。還好有這 1 百萬,費德里柯平安返家。這起事件令戴托羅對墨西哥完全失望,這裡是他的家鄉,但他無法再相信自己的家人在故鄉能永遠安全,戴托羅全家因此搬離了墨西哥。

吉勒摩戴托羅與家人。

費德里柯戴托羅後來在 2018 年去世。

事實上好像永遠都能靠電影票房賺到盆滿缽滿的卡麥隆,當時也正處於財務低水位狀態——他當時努力製作的《鐵達尼號》,是當時影史耗資最鉅(2 億美金)的電影。福斯影業已經投了許多錢下去,而卡麥隆自己也同時投入了許多研發成本,包括了優化動態捕捉技術等等的開發資金等。但是,他仍然二話不說,出手幫了這位認識不久的宅道中人,霸道總裁卡麥隆的霸氣與義氣,果然非同小可。

卡麥隆當時也被質疑是否真有能力控制這麼大的預算。

卡麥隆當時也被質疑是否真有能力控制這麼大的預算。

 

15. 完全賦權的阿莫多瓦

戴托羅與阿莫多瓦。

戴托羅與阿莫多瓦。

《祕密客》製作過程的痛苦、成品的不完美、加上上映後票房慘淡,戴托羅恨不得了結自己在好萊塢的職涯。他下一部電影《惡魔的脊椎》(The Devil’s Backbone),是一部西班牙與墨西哥合拍電影,離開了好萊塢之後,戴托羅這次要面對的,是國際知名的西班牙國寶導演佩卓阿莫多瓦 (Pedro Almodovar)。但是,這次《惡魔的脊椎》的體驗卻與《祕密客》完全不同。

《惡魔的脊椎》劇照。

《惡魔的脊椎》。

阿莫多瓦沒有用自己輝煌的導演經歷來壓制這位小弟,相反地,他給予戴托羅極大的創作自由,這是戴托羅從來沒有的拍片經驗。《惡魔的脊椎》是一部非常西班牙的電影,也更加貼近戴托羅本人。但是,《惡魔的脊椎》的成功有一半也來自阿莫多瓦。戴托羅在這部電影裡取得的寶貴經驗,除了拍好一部電影之外,他也學到了阿莫多瓦的製片風格。

吉勒摩戴托羅於《水底情深》片場。

往後戴托羅大量複製這個經驗,找尋世界各地有才華的年輕導演,帶領他們進入好萊塢的窄門,這可以說是阿莫多瓦帶給世界的另一個禮物。

接下來是戴托羅生平最後悔放手的十部電影!(後話待續)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