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背後】《俠盜王子羅賓漢》30 週年紀念:這一次,壞蛋拯救了羅賓漢與整部電影

30 年前,全美年度票房第二名的電影,在這個夏天上映了。30 年來, 1991 年的票房巨片,像是《魔鬼終結者 2:審判日》或是《美女與野獸》 等等,至今仍然為人津津樂道。反過來,這部《俠盜王子羅賓漢》似乎就沒有那麼令人懷念,這也許是因為它在海外的評價並不怎麼好的緣故。不過,今天我們要來談的是另一件事:我們來談談艾倫瑞克曼,還有他飾演的怪異邪惡郡長,如何拯救了這部電影。

《俠盜王子羅賓漢》劇照。

《俠盜王子羅賓漢》。

 

有凱文科斯納帥氣爆射,《俠盜王子羅賓漢》為何需要拯救?

如果我把《俠盜王子羅賓漢》放進「我們喜愛的大爛片」專題裡,很多網友也許一秒就要氣噗噗,

「《俠盜王子羅賓漢》怎麼會是爛片!」

所以我們得來看看爛番茄的評分,就能知道《俠盜王子羅賓漢》為什麼能被稱為「評價兩極」:它的新鮮度 (Tomatometer) 僅有 51%,但是觀眾評分卻高達 72%。這意味著,《俠盜王子羅賓漢》是一部被影評媒體批評、而觀眾很喜歡它的電影。那麼,為什麼《俠盜王子羅賓漢》會讓觀眾產生這樣的落差呢?

《俠盜王子羅賓漢》劇照。

《俠盜王子羅賓漢》真男人不看爆炸。

對台灣觀眾來說,我們感受不到《俠盜王子羅賓漢》的最大缺點:口音。

作為英國鄉野傳說的經典人物,羅賓漢想當然耳有一口純到不行的英國腔。問題是,1991 年那時的美國天王巨星凱文科斯納,在演出羅賓漢這位每個英國人都熟悉喜愛、堪稱英國小偷之光的傳奇人物時,竟然完全捨棄了英國口音。這就像找一位 ABC 演員,操著美國腔國語來演廖添丁一樣詭異。

某種程度上,這部好萊塢電影似乎擺明了要消費英國市場,而且不怕所有人知道,這當然讓許多人為之不滿。而凱文科斯納一貫的大明星架子,讓人更覺得他是毫無忌憚地在偷懶──他大剌剌地用美國腔從頭演到尾。

《俠盜王子羅賓漢》劇照。

《俠盜王子羅賓漢》凱文科斯納。

事實上,「英國腔」是個被極度省略的說法,就好像說海口腔與台南腔通通都一樣──這絕對會掀起一場血流成河戰爭。羅賓漢講的其實是英格蘭北部的約克郡腔,對許多約克郡人來說,約克腔與「高大上」的倫敦腔有「明顯」的不同,怎麼可以統稱為英國腔,更何況羅賓漢是約克郡土生土長的在地好青年,是少數非倫敦人、卻能成為全世界流行文化象徵的「鄉下人」,當然約克郡人不想因此被倫敦吃了羅賓漢的豆腐……然後更誇張的凱文科斯納來了,他甚至連演都不演,連模仿一下倫敦腔把「book」念成「播客」都懶。

《俠盜王子羅賓漢》凱文科斯納。

凱文科斯納。

這不是咱們台胞能攪和的口音戰爭,所以《俠盜王子羅賓漢》對台灣觀眾來說,立刻就少了一份天生厭惡。

許多海外影評批評它的劇情老套如通俗劇、狗血又譁眾取寵,這些批評都不能算錯,只是一來,1991 年全球觀眾都愛死了科斯納──那時他前一年自導自演的《與狼共舞》(Dances with Wolves),才獲得了 7 座奧斯卡、以及全球 4 億美金的破天荒佳績。即便在台灣,那時的咖啡廳都得擺張《與狼共舞》的海報才叫流行(那時還沒有「潮」或「in」這種稱讚語)。所以,當已經是全球偶像的科斯納,再次演一位風流英雄時,觀眾當然只能 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

《俠盜王子羅賓漢》凱文科斯納(左)。

《俠盜王子羅賓漢》。

二來,《俠盜王子羅賓漢》即便擺明要賣科斯納的個人魅力,但他當時確實風華正茂、人又當紅,他大量的耍帥鏡頭也真的是帥出了新高度。

羅賓漢既然是使弓聖手,科斯納當然在這部電影裡要大爆射──這代表,攝影機會給科斯納大量的正面特寫,讓觀眾清清楚楚看見科斯納迷人的灰眼珠。有趣的是,羅賓漢射箭通常是要解決對手,所以難免會呲牙咧嘴,但是我們在科斯納的羅賓漢臉上,通常看不到因為激情而扭曲的醜臉……他射箭時表情永遠完美,好像在拍沙龍照一樣鎮定。

《俠盜王子羅賓漢》劇照。

《俠盜王子羅賓漢》:這種特寫會持續出現。

觀眾想要更多帥氣的科斯納、導演也是、科斯納本人更是,所以你可以注意一下……《俠盜王子羅賓漢》裡科斯納每次射箭,幾乎都要先拍一次他的臉,真正是先臉後箭、先講究帥氣、再講究準度。《俠盜王子羅賓漢》裡羅賓漢深愛的女主角,其實不是瑪麗安──而是觀眾。

羅賓漢與瑪麗安的感情戲,大概就是瓊瑤那種「一見傾心歡喜冤家」的俗爛程度,要說服觀眾他們真的會多年後再見就能一秒生死相許,實在難度太高。不過「先臉後箭」的這種運鏡安排,暴露了更明顯的意圖──女主角什麼的不重要啦!羅賓漢是我的啦!

《俠盜王子羅賓漢》劇照。

《俠盜王子羅賓漢》。

不過,除卻以上兩個科斯納因素,下面這個原因也許才是台灣觀眾喜愛《俠盜王子羅賓漢》的重點──當觀眾看著飛箭以主觀鏡頭 (Point-of-View shot, POV shot) 射向敵人時,彷彿自身也化為飛箭的一部分,獲得了極大的視覺刺激。

事實上,使用這種黏在飛行道具上的主觀鏡頭特效,在後來 1993 年的《狙擊手》(The Sniper) 裡被使用得更多,也同樣受到歡迎──這部作品絕對是最有娛樂效果的狙擊手電影之一。對觀眾來說,看到弓箭手拉弓射箭、然後對手中箭倒地,這種一箭一命的片段也太過省略了,他們更想享受飛箭在空中飛行的每一秒,享受它帶來死亡的倒數計時。

《俠盜王子羅賓漢》電影中以主觀鏡頭拍攝的飛箭畫面。

主觀鏡頭。

多年後,大導雷利史考特又拍了《羅賓漢》,可以明顯發現,史考特極力讓這個豪傑傳說更加寫實與黑暗。但是,他仍然忍不住用了一次(至少一次)《俠盜王子羅賓漢》愛用的主觀式鏡頭,沒辦法,聽著飛箭劃破空氣的飛行音、看著周遭景物快速倒退、還有獵物快速拉近到鏡頭面前的刺激感,實在讓人難以抗拒。

你可以說《俠盜王子羅賓漢》裡的科斯納太自戀、劇情太老哏、考據更不正確(羅賓漢一頭蓬鬆飛揚的金髮,彷彿像噴了一打美髮定型霧),但是,你要找出比它更刺激的射箭電影,也許不太容易。

《俠盜王子羅賓漢》凱文科斯納。

13 世紀要維持這髮型可不容易。

可是,當我們在細數《俠盜王子羅賓漢》的特色時,絕對不能忘記的還有一個人:由艾倫瑞克曼飾演的邪惡郡長。

《俠盜王子羅賓漢》艾倫瑞克曼。

明明是位玉樹臨風的郡長。

延伸閱讀

Copyright © 2021 TNL Media Group